[原创]海洋之狼、一、狙击手、1、特种部队司令部

1、特种部队司令部

黑乎乎的,没有一点光亮,周围是一片死寂和冰冷。

丛定国一身蛙人打扮,头戴安装夜视仪和水下对讲机的头盔式全面罩,身上穿着潜水服,后背背着沉重的氧气瓶和装备,脚下是一双脚蹼。他现在正在一艘小型柴电潜艇的鱼雷发射管里,等待着被发射到潜艇外面去。

丛定国是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大队的一名优秀士兵,一天前,他正在进行紧张的狙击手训练,突然接到命令,作为海王星突击队的先遣队,对南海的一个无人岛进行侦察。

小型潜艇在波涛深处潜行,迅速朝着国境边缘海域驶去。这一带海底地形极为复杂,海岸礁石壁立,大型舰船根本无法航行。尤其是水面经常有侵入我国的外国军舰和反潜飞机出没,他们这种侦察用的潜艇一旦被敌对国家发现,就会被敌对国家毫不留情地立即击沉。

美丽的南海,是一座巨大的资源宝库,它的石油地质储量在230亿到300亿吨,人称第二个波斯湾。人类在经过了几千年的艰苦挣扎之后,突然在上个世纪70年代涌现出了无数的百万富翁,人们的生活暴富起来,每个家庭都用上了各种家用电器,有了无数他们的祖先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奢侈品。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全世界都占有了中东的石油财富。

一个国家自己有了中东那么多的石油,这个国家的人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即使是最具想象力的经济学家和诗人也无法预言。

不只是这些,南海除了有富饶的油气矿产资源区,还有众多的洋底矿产,当前最引人注目的是深海奇珍——锰结核,锰结核中一些主要有用金属的含量,比它们在地壳中的平均含量高300倍。另外还有铀、钍、铌、铈、锗、镉、铍等微量元素,有了它们,就有了超级电脑,坚不可摧的坦克,称霸海洋的航母,可以纵横太空的宇宙战舰。

有了这些无价的财富,这样的国家会是一个怎样发达的强国,已经无法让人想象了。

但是,就是这些财富,吸引了无数的周边国家和远在大洋彼岸的国家和组织,他们使用各种公开和秘密的手段,鲸吞蚕食了无数的岛屿,疯狂掠夺着南海的资源。这些财富不但让这些国家的经济水平飞快发展,并且他们还用它购买大量军事装备,支持它们有能力向更深更远的南海进军。这真是以战养战的经典范例,很快他们就可以通过这种良性循环,取得大国军事地位了。

那些国家已经达到了有恃无恐的程度,经常对我国巡逻的军队采用各种手段进行攻击驱赶,更不要说那些渔民,被外国军警打死打伤是家常便饭。

象丛定国他们这样的侦察人员,对外边是不能公布自己的身份的,这是一个国家最起码的军事秘密,也正因为这点,敌对国家可以肆无忌惮地对他们发起攻击。所以,虽然他们这次又是进行一种以实战为标准的训练,但是,这并不能保证他们没有生命危险。也正因为如此,这种训练才是最能考验士兵的心理素质的好机会。

海军陆战队是海军中担负渡海登陆作战任务的兵种,它由陆战步兵、炮兵、装甲兵、工程兵和侦察通信等部队、分队组成,大家在电影里边通常看到的只是丛定国这种进行侦察和狙击暗杀的陆战队员,但是,在他们背后,还站着强大的地空导弹、水陆坦克、两栖装甲输送车、气垫船、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部队。这次丛定国他们的秘密潜入,就是由专门支援他们的潜艇部队支持的。

潜艇在不为公众所知却同样优秀的海军陆战队艇长沉着的指挥下,挑选了最不会被敌人发觉的危险航线,穿越了一片片海底魔沼,终于抵近无人岛,随后坐沉在海底。

片刻之后,丛定国他们依次钻进了艇首的鱼雷发射管。第一个是丛定国,他身后是他的班长,再后边是排长和一个军区比武冠军,这是两个作战小组的配置,而且是两个具有强大作战能力的小部队。

发射管后盖关上了。

一阵“哗哗”的注水声响起,丛定国他们突然从炎热的夏季一下子进入到了寒冷的冬天,海底水温让他们的体表温度陡然降了10度。

丛定国他们在黑暗冰冷的钢铁管道里边等待着,这是一段最难熬的时光,即使是他们这种最坚强的战士,也有因这种幽闭恐怖症而要发狂的感觉。

但是,这种等待是必需的,这是潜艇的艇长在用各种手段进行最后的观察,以确保他们的安全。

鱼雷发射管外面传来三声沉闷的敲击声,这是准备行动的信号。丛定国立刻绷紧神经,准备被弹出的那一刹那。

鱼雷发射管的前盖被打开了,随着一阵轻轻的“噗噗”声,丛定国他们承受着巨大的水压,依次滑出发射管,向无人岛潜去。在巨大的水压下面,人的行动就象慢动作电影,又象是宇航员在太空行走,动作缓慢怪异。耳边响起沉闷悠长的“呼噜”声,仿佛是从遥远的深渊里边传来的呼唤。海洋的力量,把一切不属于它的力量阻挡和放大了,这有一切在陆地上不可思议的事情。

平时一眼见底,美丽如仙境的南海,此刻漆黑一团,没有人知道海底是潜伏着凶狠的鲨鱼还是可以把人融化成汁液吸干的大王乌贼,或者正有敌人的水雷或者是专门割断潜水员氧气管的反潜网在等待他们。

按照实战标准,他们挑选了敌人防守最薄弱的一处礁石林立的海滩登陆。在震天的海浪声中,丛定国的班长第一个跳上沙滩。他手里举着一支两栖冲锋枪。这种枪在陆上使用时,安装上普通弹夹,就可以直接使用,在水里,可以连续击中水里15米内的任何目标。

在确认安全之后,其他人出现了。排长的小组在海边看守装备,丛定国他们使用陆地单兵装备,迅速向小岛深处挺进。

走了一阵之后,班长笑着对丛定国说:“你发现没有,这次绝对不是训练,一定有一个惊人的秘密!”

几天后,印度尼西亚一座岛上的一个咖啡馆里。

这儿挤满了矮小、黑黑实实的中年壮男,在看着大厅正中。一个高大挺拔、皮肤雪白的青年男子正把一个青年女子摁倒在桌子上。

正在观看的人没有一个不瞪大眼睛死命地盯着看,有的人的裤子也已经鼓起多高,正在自己用手做着安慰运动。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也没有人从心里反对,因为,这个咖啡馆可不是个普通的光是吃面条和喝啤酒的地方,它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外号――特种部队司令部!

所谓特种部队司令部,不是指的这儿是军人的总部,而是指的这儿聚集的是从事另外一种特殊任务的人,这儿是佣兵和海盗的大本营,所有在旁边观看的人,全都是佣兵和海盗,他们是来这儿找工作的。

在这个圈子里边,有一个能够生存下去的法则,这儿的人可以任意挑选自己喜欢的女人,可以毫不客气地辱骂对手,这才是提高自己身份和地位的好办法。在这些人中间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随时露出雄狼一样的爪子和牙齿,随时准备撕碎任何敢于向自己表示敌意的人。谁能做到这些,谁就能得到大家的尊重,谁就能高高地站在人群上面,得到最好的工作和自己想要的一切。

但是,今天这个新来的做得可有点出了格,因为,他压在身下面的不是通常人们敢于调戏和占有的普通女人。这个女人外号冷玫瑰,是一枝只能观赏而不能摘下的带刺的名花,在她身后,是一个神秘的、神通广大的老头子。这是一个老套的故事,但它却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都发生在我们周围的生活里。

即使是这些佣兵和强盗,也没有一个人敢于冒犯这个女人,更不要说敢于挑战他身后那个男人的权威。

过去曾经有几个被冲动冲昏头脑的家伙,以为自己的身手不一般,只是对她说了几句下流话,结果不是被人打断了手脚,就是从此彻底消失。经过了几次这样的课程,就再也没有人愿意跟自己的脑袋过不去了。

今天这个新来的竟然敢做到这一步,周围的佣兵们一边为他担心即将到来的可怕的命运,一边抓紧看着这在他们梦里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的求之不得的好戏。

果然,高潮部分尚未出现,大门打开,从外边走进来了一小帮人。领头的一个一看到被摁到桌子上边的不是那些妓女,而是冷玫瑰,立刻大吼一声,跟他一起来的几个人马上向两边一分,朝那个男子扑了上来。

周围的看客“轰”地叫了一声,纷纷向两边闪开,咖啡馆中间空出了一个空场。人们预料的传统海盗经常喊叫的大卸八块的场面就要上演。

不料站在咖啡馆最中间桌子旁边的那个色狼已经是色令智昏,竟然对周围的火药味浑然不觉,仍然在用力抚摸身下的女人。

一个剃着光头,目露凶光的家伙大叫一声,照着青年男子的后脑就打来一拳。可是还没等他的拳头靠近,青年男子突然反手抓住他的胳膊,一个背口袋,把他从肩膀上扔了出去。

后边的几个家伙不由一愣,刚刚被扔出去的家伙功夫不弱,不料连一个照面也没走上,就被人扔出去了?

几个家伙大叫着,给自己壮着声势,冲了过来。一个家伙从旁边斜着一拳击向他的小腹,青年男子迅速一摆胳膊挡住对方拳头,同时身体略向左转,右手轻轻一抖,这个家伙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腾云驾雾一样飞了起来,落到旁边几个人身上,把他们全都砸倒了。

从旁边又跳出来一个人,他比较机灵,躲开了刚才砸过来的人,掏出一把蝴蝶刀就冲过来,刀光闪闪,风声霍霍,看得周围的人眼花缭乱,大家知道,跟着这个人来的这些手下的身手全都不错,通常根本没有人敢跟他们单挑,更不要敢向他们整个团伙挑衅。可是这个用刀的还没到身边,青年男子已经一个侧踹,把他从大门踢了出去。

转眼间刚进来的人已经倒下了一片,从旁边这才转过来一个人,他一直抱着膀子在旁边看着,根本不屑于和人合伙偷袭。看到其他人全都没了,他这才大模大样地走了过来,骤然扎开马步,“呼”的一声,用右拳打向青年男子的脸。

这确实是一个够等级的对手,一直在跟桌子上边的女子柔情蜜意的男子也迫得直起身。可是那个人的拳还没到,青年男子已经闪电般地锁扣住他的右腕,向下一拉,然后左腿越过他的胳膊,骑压在他肘关节上,咔嚓一声,他的关节断了。

冲过来的人倒得一个不剩,青年男子冷笑了一下,又要弯腰去亲桌子上的美女。可是他的下巴被一根手指粗的短棍支住了。一个声音冷冷地说道:“事情还没完呢!要碰她,先过我这一关。”

青年男子一抬头,在他面前站着三十多岁的壮汉,虽然也是五官端正,但是因为暴怒而面目扭曲,显得狰狞可怕。青年男子早就看到,他进门时候在腋下夹着那根短棍,现在,他已经把这根棍子象剑一样握在了手里,直指这个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低头问桌子上的美人:“他是你的男朋友?”

美人连头都不转一下,冷冷地说:“不是。”

青年男子冷笑着又问这个用棍子的汉子:“你是她的男朋友?”

汉子这次没有了底气:“不是。”

青年男子冷笑着说:“那就滚远点。”

汉子的脸不停痉挛,他吼叫道:“我说过了,要想碰她,先过我这一关!有本事赢了我的魔杖再说!”

青年男子冷笑着,起身后退了一步。桌子上的美女也站起身,把黑色的短裙拉平整,转身走到吧台后边,面无表情地看着。

汉子走了几步,给青年男子让开场地,让他准备好,他对自己的功夫很有信心,要和对方来一次公平的决斗。

青年男子潇洒地来到他的对面,轻轻活动了一下胳膊。

汉子抡起手里的棍子,挽了几个棍花,问:“在我弄死你之后,我得在你的墓碑上写什么名字好呢?”

青年男子朝旁边的冷玫瑰看了一眼说:“叫我沃尔夫吧!”

“嘿嘿,你叫狼啊?你这小子的眼睛一看就象只狼,这确实是干我们这行的好名字。不过,今天我要叫你变成死狼!”

话音未落,他的棍子已经带着风声“呜”的一下劈向了沃尔夫的头顶。

沃尔夫知道,这个汉子使用的这根短棍有名堂,它是菲律宾短棍术,菲律宾人自称为魔杖。就构造上而言,它只是一枝藤质短棍,运用起来杀伤力很强,用得好的人可以在数招之内就能使敌人重伤或死亡。它因李小龙的电影《死亡游戏》而名声大噪,很多国家的人都学习使用。

沃尔夫迅速将头部及上体向右侧闪躲,身体重心略向右移,棍子从他的左肩上滑了过去。

紧接着沃尔夫上体后仰,重心落于后脚,接着上体前倾,用左直拳还击。

那汉子伸手来抓沃尔夫的胳膊,同时一棍扫向沃尔夫的咽喉。

这棍子来得又快又疾,沃尔夫急忙一弯腰,用右手抓拿扣对方右腕,接着,用左手扣拿敌右肘关节穴位,双手在后拧转的同时,疾速发力向下一拽,那汉子惨叫一声,胳膊上的关节已经被沃尔夫卸掉了。

电光火石之间,双方已经交换了几个招术,旁边的人几乎没有看清,而胜负已经分出来了。

那个汉子抱着胳膊,疼得脸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看热闹的人发出一片惊呼,但是慑于那个汉子团伙的势力,又不敢叫好,只能低声叹服。

沃尔夫得意地看了旁边的人一眼,走向吧台。

冷玫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来这儿到底是要干什么?不是专门为了打架来的吧?”

“我来这儿是要找一份工作,谁是这儿的老板娘?”

旁边的人哈哈笑了起来,一个大胆的家伙说道:“你刚才把老板娘压到底下的时候怎么不先问问?”

沃尔夫看看冷玫瑰:“你就是老板娘?”

“没错!”

沃尔夫也有点尴尬,干咳了一声:“最近有什么任务?”

冷玫瑰一指他身后:“队长要找几个人弄条船。”

沃尔夫一回头,那个被他打伤的汉子已经由手下把胳膊给接了上去,从他的身后走了过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我要找几个人弄条船,船和货都要,你敢干吗?”

“你叫队长?”

“对,我原来在军队里边是队长,现在大伙都这么叫。怎么,敢来跟我干活吗?你不是只有欺负女人的能耐吧?”

“这有什么不敢的。”

队长问道:“你会干什么?”

“我――什么都会干。”

旁边的一个人插话说:“他是什么都会,他刚才的花样可多了。”

沃尔夫没答话,不过他没撒谎,作为曾经是海军陆战队两栖侦察大队的优秀的狙击手,几乎评选为全国超级战士的他,除了掌握海、陆、空、警多达上百件武器外,还掌握跳伞、爆破、潜水、攀登、滑雪、车舟驾驶、擒拿格斗、方位判断、地图识别等本领。此外,他还掌握侦察、捕俘、审俘、照相、录像等获取情报资料的手段以及用密码通信联络等多渠道传递情报的技能。至于通晓东南亚各国语言,编译电脑程序,也全都是他的拿手好戏。

队长看着他阴阴地冷笑着,又转身对旁边的人喊道:“还要四个人,谁愿意去?”

冷玫瑰冷冷地说:“四个不够吧?”

队长一愣:“怎么不够?”

冷玫瑰一指他的身后:“他们几个还能干活吗?”

队长回头一看,他的几个手下弯腰的弯腰,抱着胳膊的抱胳膊,刚刚被沃尔夫打断了胳膊和腿,确实不能出海了。

队长恨恨地骂道:“真他妈耽误事!”

他只好又喊道:“再来五个,谁去!”

旁边的佣兵们看着队长,回答得不是很踊跃。队长的活,给的钱比一般的高,但是,有的时候去了之后就可能……

队长看看没有人上前,就又说道:“这次的活很简单,人分成两拨,一拨去弄船,一拨在路上接船,然后把船交到买主手里,拿到钱以后,坐飞机回来。”

佣兵们互相瞧瞧,没有说话。队长又喊起来:“好了,弄船,谁去?”

这是在附近的活,大家又干过多次,认为比较安全,几个人举手了,沃尔夫想了一下,也举手说:“我去。”

队长说:“你还是跟我们去交船吧,完了我带你们上外国大酒店去玩玩。”

“用不着,我在这儿有喜欢的人了。”说着,他朝冷玫瑰笑了笑。

队长脸上掠过一层怒气,不过他朝这几个举手的人一看,不由一皱眉头。他只好又问:“你在船上干过吗?原来在什么船干活?都会干什么?”

“我原来在巴拿马船何塞亚号上,我什么都会。”

“船上的电台会用吗?自动导航仪会用吗?”

“美国货、日本货都会用。”

队长很不痛快,他看着其他人,喊道:“行了,你们几个跟我去交船,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们?”

他又朝一个脸上有一个从鼻梁骨斜到耳朵下边非常可怕的伤疤的人骂道:“伤疤脸加亚,你他妈又来干什么?你不是自己有一伙人吗?你老跑我这儿来干什么?你什么都不会,老出来捣什么乱?给我滚!”

那个脸上有伤疤的人有点害怕地说:“我们没什么活啊,全村的人都快饿死了,我自己出来找点活干混口饭吃呗!”

这个看上去非常凶猛,据说自己还掌管着一个海盗团伙的人,看来对队长非常害怕。虽然同样是狼,可是在一个狼群里边,头狼和狼崽子区别可大了。

沃尔夫插话说:“不就是一个抢船嘛,总得有人开船有人找东西啊?这种粗活还挑人?老这么故意刁难,难怪你发活没人来了。”

队长看了一眼沃尔夫,又看看那个有伤疤的人,冷笑起来:“你们两个倒对脾气啊!那能不能赚到钱,可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他对面前的人喊道:“老规矩,每个人先发300美元,事成之后再发500。今天晚上海边集合。”

他看着沃尔夫又笑了笑:“大家知道规矩吧?要是出事就自己负责,绝对不能连累雇主。”


本文内容于 2007-12-25 10:41:42 被幸运特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