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段智兴

段智兴,大理国皇帝,号称“南帝”,与东邪黄药师、西毒欧阳锋、北丐洪七公、中神通王重阳并称“天下五绝”,威震江湖。后因刘瑛一事看破红尘出家为僧,法号一灯。

大愚若愚

舍下大理国的百姓,自己跑去出家,实在是段皇爷所做第一大错事。虽然颂经念佛也能超度几个亡魂,但活人你还管不好呢,管那亡魂干什么。丘处机那段话说的极好,百姓难得有你这么个好皇帝,你还跑了。跑就跑吧,还带着四个徒弟一块儿跑,带着四个徒弟就四个徒弟吧,可也得看看这四个徒弟是干什么的啊。大丞相,大将军,水军都督,御林军总管,最高领导机构一下子就空荡荡的了。虽然说什么时候都不缺当官的,可这对大理国的政务也实在是个太大的打击了,多少年都难恢复过来吧。本来就有够弱小的西南小过,就这个一步步的挂掉了。

虽然说就算段皇爷一直在位,兢兢业业地率领大理群臣群民富国强兵,也未必逃的过被蒙古人灭国的命运,但尽心尽力尽量地维护自己的国家,难道不是一国之主的天职吗。

大愚若智

段皇爷身居大理国至高之位,又是一代宗师,只不过对感情这种事实在是经验不够,能力欠缺。刘妃和周伯通之事,最重责任在刘妃,其次天真不懂事的周伯通,然后段皇爷本身也难辞其咎。已经错了一步了,将刘妃交给周伯通,错上加错,实在不智。这样一来,谁的日子都不好过。不过话又说回来,无论如何,这世间也确实有无法完美解决的事情。处在当时当地,那样的人物关系,段皇爷的架子,也实在难拿,面子,也实在难挂。不管是怎样的手段,当时当事,都无法令各方都满意,摔破了的镜子,永无法复原成原状的。

这男女之事,本来就是天地间第一位难缠难解之事。更何况段皇爷那种位置上的人,还有其他人之间复杂的关系。亲情、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爱情,没有。再说,刘妃与段皇爷之间,是爱情么,甚至与周伯通之间,是爱情么。都值得怀疑,无法确定。

大智若智

洪七公正自错愕,忽然身旁灰影一闪,一灯大师身子已移到了崖边,他本来盘膝而坐,这时仍然盘膝坐着,左臂伸出,揽住裘千仞双脚,硬生生将他拉了回来。说道:“善哉,善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既已痛悔前非,重新为人尚自不迟。”裘千仞放声大哭,向一灯跪倒,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大和尚有大智慧。对待裘千仞这种人,洪七公有洪七公的方式,一灯大师有一灯大师的立场。洪七公的做法,金庸是赞同、欣赏的,不过他好象认为这种方式治标不治本,这里的裘千仞(神雕之中的变化不再讨论范围),后来的谢逊、萧远山、慕容博,都是相似的处理方式。对于为恶之人,不管是不是出于本心或者是什么目的什么立场,总之从肉体上消灭逐渐成为一种次级的方式,而更倾向于感化,从根本上将之引入正途。

大智若愚


佛家讲究度己度人,古有佛祖舍身饲虎,割肉饲鹰,今有一灯大师昂首挺胸,请瑛姑杀己以报子仇,并且不准徒弟日后报复。这时候的一灯大师已经悟透了一个浅显而又至关重要的道理:冤冤相报何时了。话说说容易,事做起来就难上加难了。一灯武功盖世,更知生命可贵,现无畏无惧将之拱手送人,实在是难得。瑛姑心中之仇,本该用大佛法大慈悲来化解。况且当年段皇爷之过,是见死不救、放不下心结而救不及时,这又何尝不是当年的段皇爷心中之痛呢。

悟透了,勘破了,方得解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