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王守成和山鹞子、肖铁伏在枯草丛里,犹如潜伏的猛虎,纹丝不动。

望着灰蔡顶子屯,王守成暗暗佩服:“老肖不愧是带过兵的人,选的这个目标太好了。咱们人马少,难以分兵阻援,灰蔡顶子北面的大泥河,就是咱们天然的阻援屏障。打起来,鬼子听到了讯息,援兵要渡河而来。等鬼子的援兵到了,咱们已经把灰蔡顶子拿下来了。”

山鹞子竖起大拇指,赞叹着:“共产党的游击队,真是藏龙卧虎啊。初时俺就拿不定主意,要是在苇河县内打,麻烦就来了,小鬼子准保会报复咱们。咱们跑到珠河打一下,鬼子就想不到是咱们干的了。现今看肖队长选的这个部落,选得实在是太好了,西、北都有河,南有山,鬼子的援兵要渡河增援,咱们打完了却可以从容进山。好,选得好啊。”

看看天色黑下来,王守成低声说:“大掌柜的,你率领手下的弟兄,从东面进攻,我率领游击队从南面打。”肖铁问:“北面呢?”王守成说:“留着让灰蔡顶子里的伪军逃跑。”

肖铁恍然而悟,游击队虽然和山鹞子的山林队联合起来,但还不足以将防守灰蔡顶子的伪军围而聚歼,网开一面,有了逃命的生路,灰蔡顶子的伪军就不会顽抗到底了。

山鹞子问:“啥时候动手?后半夜吗?”王守成简短有力地说:“立即进攻。”山鹞子眨了眨眼睛,难以置信。要知道守卫灰蔡顶子的伪军少则二三百人,多则四五百人,以百八十人的兵力堂而皇之攻打几百人的集团部落,无异于以卵击石。王守成却笑了笑:“抗日就是一个字‘打’!人少力薄,咱们就给他来个麻杆打狼,两头害怕。”

王守成枪声一响,游击队员立即如猛虎下山,呐喊着扑向灰蔡顶子。

可是当灰蔡顶子里的伪军阻击的机枪声刺耳地响起来,子弹拖着微弱的暗红色光线,尖啸着横竖乱飞,苇河游击队的队员们纷纷抱头撅腚趴到了地上。参加游击队的人几个月前还抡镐挖煤、持锯伐树、握锄铲草,虽有满腔的杀敌热情,但真的到了枪林弹雨的战场上,子弹“飕飕”尖啸着横飞,就忍不住心里恐惧,手脚哆嗦,忘了王守成、肖铁教过的战术要领。

王守成扬起盒子枪,厉声大喝:“娘的,怕死的就学乌龟趴着,有卵子的就跟着我冲锋杀敌!”

王守成的话让趴在地上的游击队员热血涌到了头顶,既然参加了游击队,就没有几个是怕死的。游击队员们“嗷”的一声从地上蹿起来,端着枪就往前冲。

守卫灰蔡顶子屯的伪军大队长没想到天色刚黑,就遭到了攻击。

听着密如爆豆般的枪声,守卫灰蔡顶子的伪军大队长心里害怕到了极点,难免判断:“妈拉个巴子的,如此大张旗鼓地进攻,只有抗联的主力敢干。难道……难道是赵尚志打回来了?”想到彪悍凶猛的赵尚志,这位伪军大队长就有了种灭顶之灾降临的感觉,心里害怕,腿肚子转筋,由不得身旁几名亲随的掇撺,收拾细软,撒丫子先跑了。

山鹞子的山林队首先破围而入,王守成率领的苇河游击队接着攻入南门。

守卫灰蔡顶子的伪军没了大队长,人人保命要紧,扔下手里的枪,或逃或降。

王守成与山鹞子在屯子里见面后,指挥游击队员和山林队员,打开仓库,收缴伪军囤积的粮食、棉衣。灰蔡顶子屯的老百姓听说抗联的队伍打进来了,纷纷走出家门,举着松油子火把,帮着游击队员装运粮食、衣物。

一位花白胡子的老者拉住王守成的手,抹着眼泪,激动地说:“你们可来了。鬼子把俺们祸害惨了,俺们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抗联队伍回来呀。”王守成握着老者的手,大声说:“乡亲们,我们是抗联的队伍,自今往后,我们就要与东洋鬼子血战到底,不会再离开自己的父老兄弟。”老百姓欢声雷动,当即就有二三十名青年人要求参加游击队,王守成来者不拒。

王守成告别了灰蔡顶子屯依依不舍的老百姓,让在攻打灰蔡顶子中负伤的肖铁率领新参加游击队的队员和山鹞子的山林队员,携带着缴获的枪支弹药、粮食、衣物撤进山里,自己率领二十名游击队员在后掩护。

王守成率领着二十名游击队员进山后,走了一段山路,后面的游击队员跑过来报告:“大队长,伪军跟上来了。”

王守成停下脚步,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地形。游击队已经攀上的山峰陡峭挺拔,满山都是大大小小光秃秃的石头砬子,石砬子的缝隙间生长着稀稀落落的几株松树和荆棘、蒿草。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正是设伏阻击的好地方。

王守成当即命令二十名游击队员埋伏在山坡上,以逸待劳,等着伪军追过来。

太阳升到了林梢时,二百余名伪军转过山坳,出现在王守成等人的视线之内。十几名伪军斜戴着帽子,端着汉阳造,缩头缩脑地走在前面。

王守成微微抬起头,望见松松侉侉的伪军长队后面,跟着十几名日本兵。这十几名日本兵昂首挺胸,精神抖擞,手里端着三八大盖,三八大盖上的刺刀在晨光里明晃晃的。这十几名日本兵气势汹汹,不像是进山追击游击队,倒有几分要将前面的伪军压赴刑场的模样。

王守成低声命令:“放过前面的狗子,打后面那几只畜牲!”

等到伪军顺着山沟走过去,十几名日本兵端着三八大盖走到山坡下,王守成大喝一声:“打!”抬手就是一枪,打倒了一名日本兵。

日本兵听到山上枪响,迅速卧倒,开枪还击。

日军少尉小队长藤田峻大声喝命伪军营长张欠九向山坡上游击队的阵地组织冲锋。张欠九挥舞着手里的驳壳枪,大声吆喝:“弟兄们,给我冲,冲上去皇军重重有赏!”张欠九心里只想:“妈拉个巴子的,替日本人打仗,赏钱就应该由日本人出。”

伪军端着枪,弯着腰,顺着山坡慢慢爬向游击队的阻击阵地。

苇河游击队的队员虽然经历了灰蔡顶子战斗,不再听到枪声就哆嗦,但这些人毕竟扔掉镐头、铁锯、锄头不过三两个月,杀敌之心虽迫,枪法却委实不济。

倒是十香瞄准一名伪军,手指扣动扳机,猎枪喷出一团火焰,伪军的肩膀上炸出了一个血窟窿。这名伪军爹呀娘啊的嘶声惨叫,握着皮开肉绽的肩膀,滚下山坡。

王守成大声赞许:“十香,打得好!”十香不以为意,微笑着说:“好的还在后头呢。”

在十香眼里,打伪军与跟着郭老爹进山打狐狸野兔没太大区别,甚至比打狐狸野兔还容易些,因为这些往山坡上爬的伪军笨手笨脚,真没有狐狸野兔聪明机灵。

伪军虽然折损了几人,但还是看出来游击队员的枪法毫无准头,悬到嗓子眼的心都放到了肚子里,“嗷嗷”喊叫着冲上山坡。

王守成眼见伪军冲得近了,大喝一声,拔出腰间的柴刀,跃过几块大石砬子,迎住几名冲过来的伪军。王守成手中的砍柴刀上下翻飞,左砍右劈,气势如虹。

游击队员看着大队长冲进敌群,不甘落后,抡起大刀长矛汉阳造,高声呐喊,冲下山坡。游击队员们枪法不济,白刃拼杀的本事却还是很济的。

一时间,山坡上短兵相接,游击队员喊声震耳,杀气腾空,伪军士兵血肉横飞,魂飞魄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