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一章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2/


六月份,地处长江中下游的地区,天气并不炎热。在杞县管辖区域的偏僻乡镇,三天来大雨连绵不断。只在晌午时候,大雨才歇息下来,天色阴沉得令人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乡长魏征心事重重。独自打着一把小雨伞向小山丘上的学堂走去。该镇的小学堂就像别的偏僻地区乡镇的简易小学堂一个样,十分简陋,仅仅是一排低矮破旧的土囵房,晒谷场边竖立的一根旗杆上悬挂着一面国旗,让人自然地联想是一所学校。不然的话,远远地看起来就像被舍弃的农舍,一条泥泞的小路弯曲地盘坡而上,魏征绕过淤积的泥坑时,差一点滑倒。

站在坑洼不平的操场上,静静聆听一阵朗朗的读书声,自我评价当选乡长以来的工作成绩,顿时,神态呆滞,太多的事情如洪水般地涌上心头,感到有一点心有余力而力不足。这主要在于该镇的财政收支十分贫乏。

可以说,当选乡长之后,肩负的重任使他彻夜不能眠。脑海里一直在考虑众多能使父老乡亲脱贫致富的思路,虽然已确定了几个目标,可是许多的前沿工作还没有落实下来,从而推迟实施的步伐。

山坡下传来呼唤声音,乡党委书记小高踏着泥泞的小路上坡来,在经过先前差一点使他跌倒的地方竟摔倒下去,很快就从泥坑中爬起来,来到乡长的面前。

“县委及军分区的同志在乡政府等着你,要我立即唤你回去。”

“他们来了多久?”

“刚到一会儿。”

“这鬼天气,”魏征仰望天空一眼,“如果能留一点雨水在急需的时候落下,那该多好呀。”近似自言自语,看来今天就要动身了。

昨天下午接到县里打来的电话,县委领导转达了军分区的意思,要他离开小镇一段时间,没有说明是什么事情。本来早就要动身到县里去,由于小镇不通公共汽车,仅有一条土路与距离在四十华里的县城相通,而且这几天大雨下个不停,本来就不坚实的路基竟被洪水冲塌了几处地方,所以还没有启程。

乡党委书记不了解实情,露出担忧的神色。很想从对方的神态里得到一点信息。昨天很晚的时候,县委的同志冒着大雨来到小镇,与乡长密谈一阵,善于察言观色的书记从上级领导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利于乡长的因素存在。

他毫无头绪地问道,“你是调离工作岗位吗?”

“不会的,小高!”

“可是——。”不知去问一个什么样的究竟。

魏征摇摇头,用神态去告诉别为此事操心。

事实上他也不清楚。昨天来人捎来一份军分区转来的密函,密函实际上是战友刘国贵少校写来的一封信。在信中也没有充分地说明是一件何样的事情,只说需要从特种部队退役的战士,事情有可能很艰巨,但是可以得到六十万元的报酬。

这是始料不及的事情,同时,还有一件令他格外高兴的事,那就一位战友将得到彻底的解脱,因为他也成了这件不知是何事的合适人选。暗暗为战友资墨感到喜悦,思忖着战友会不会因此摆脱不利的处境。

资墨要比他小四岁,市里人,在一家合资企业里工作。然而正因为这种工作环境,竟让他遭受到不幸的遭遇。

前些日子,战友从狱中打来电话,告知目前的处境,从语气可以听得出来战友万分地悲伤,彻底被一位深爱过的女人给坑害。想到这里,魏征不由地长叹起来。

“我认为商量好的计划,”魏征沉思着说,“特别是在党政联席会议上通过的议案应该付诸实施。”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乡里的一些事项要交待一番。

乡党委书记很遗憾地说,“的确是个有效的计划,”遥望远处的山峦,一切都在浓雾笼罩之中,在地平线的天际,一束强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投射到大地上来,那里一定是雨过天晴。“只是我们面临缺乏资金的问题,负责任地说,我们根本就没有资金。”

“的确是个问题。”

书记继续苦涩地说:“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魏征环视阴沉天空下乡镇的地理概貌。整个乡镇可以说到处处都是荒山秃岭,一条泥泞,勉强被称之为公路的土路蜿蜒于山丘中通往县城。

又一次投入到将得的六十万元的思绪里,冥想中如何使用这笔钱。有了这笔钱,乡镇的工作职能将得以更好地发挥,坎坷不平的公路可以修整,小学校可以翻新,在荒山上可以有限地栽种经济果树林,乡镇计划的企业工程可以启动,哪怕先弄一个,也行,那可是整个乡镇脱贫致富的希望。

“如果有一笔有限的资金呢?”他对书记说。

“有限资金?有限资金是多少呢?”

“比如有六十万呢!”

“我将把它投入到最能起带动作用的项目上去。”

“我俩的想法总是不谋而合。”

“真的有这笔资金吗?”

镇乡党委书记认为魏征是在虚幻。前段时间,为了能够找到修整小学校的资金,多次去县城的有关部门,一切都是枉费心机。六十万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谁来投资呢?贫瘠又偏僻的乡镇根本没有吸纳投资的基础。

“会有的。”他回答。

“那就太好啦!”书记说。

“我可能要出去一到两个月的时间。”

“今天就启程吗?”

魏征点点头:“是的!”

回到乡政府,院内停着一辆满是黄泥的吉普车,每个轮胎的外侧都留有行走泥地打滑的明显印记,还冒着热气。

走进那间简陋的乡长办公室,昨天就到达乡镇来的县级领导替他接待了来客。

两名来客身着军服。其中一位他认识是省里征兵办的领导,另一位年轻的神态严肃的军人从未见过。友好地朝他们伸出手,与他们一一相握。

县领导首先打开话题,话里带有强烈的催促意思:“今天还得赶到省城里去,”微笑地将头转向军分区的同志,“还得到省城看守所去办一点事,对吧!”

军分区的同志点点头。

魏征心中乐开花,那一定是去接战友资墨。想象着现在处在极差环境中的战友,一件事!是的!人生只要一件事情就能整个改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