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咖啡馆里的留声机放着英国音乐,如果没有一群穿军装的海军,这应该是个多么美好的下午,小街道上行人步伐沉稳像是没有战争似的,空中也没有战斗机的影子,没人认为会出事,但是英国粗糙笨重的雷达早已探测到百十里外的轰炸机,在敌机没临空的时候防空警报声已经响起,街道上的人连天空都不看就各自往防空掩体里跑,也不在建筑物旁边干站着。

出于十几年来征战的经验,张学义脑子飞快的转着,他知道日军已经丢了野人山如果英美联军再发动两栖登陆战那缅甸不用一年就可以拿下,所以日军肯定恐惧英国的海上力量,轰炸机群必定要拿军港里的舰队出气,张学义马上站起来,他出来时候也没戴帽子,飞一般的跑出咖啡馆,钱瑞张顺不猜他脑袋里想啥,也知道他要干什么。

张学义大步分奔跑到港口里,他想到脖子上有个哨子,就使劲吹了几声,鱼雷艇上的英国水兵看实习艇长跑了过来就大声问:“空袭开始了,所有人员都要进防空洞,艇长你跑回艇长干什么?”

“立即起动马达,把艇开到码头外边,离开驱逐舰,尤其是那些大型的货船(其实是民船改的登陆舰),离开高炮远点免得被误伤。”张学义其实想的多余,港口没那么危险,快艇上的军士立即执行命令,张学义跳到甲板上亲自给前甲板的高射机枪,子弹链一挂上机枪就完成战斗准备,张学义玩机枪的历史太长拉,他根本不需要副射手帮忙,几个小点出现在空中,值班士官大声指着黑点喊:“第一批三架,双发轰炸机,应该是日本海航飞机,机枪指向目标。”

后甲板上枪炮军士亲自操作机枪指向来袭目标,教练艇长吉姆用望远镜看着飞机,日本海混飞机有灰白色暗绿色,陆军飞机也是暗绿色的多,不看敌机的型号根本不知道是那个军种的,一般日本陆军航空兵喜欢摧毁海岸炮以及高射炮,海军的岸基轰炸机会用炸弹收拾港口里的军舰,现在第一波的飞机肯定不是针对舰艇的,正是出航的好时间,虽然没有舰队指挥部的批准但是离港规避轰炸的自由还是有的。

鱼雷艇的烟囱冒着烟,艇尾拖出一道水线离开码头,轰炸机的轰鸣声越来越近,已经打开弹仓里是一组高爆炸弹,双发中岛百式陆军轰炸机用高爆弹给海军鱼雷机和轰炸机开路,高炮手清晰的看到明灰绿色的机身就知道这是陆军轰炸机,他们对地面目标轰炸精度更高一些,也比海军更擅长对付高射炮。

“开炮,开炮。”海军防空炮阵地上军官摇着旗子,一排排大口径高炮和一群群的机关炮连续喷出火光,炮口的烟笼罩了防空部队的阵地,天空中炮弹炸出一排排的小黑点,鬼子的轰炸机在弹片群中快速的掠过,一架中岛轰炸机拉着淡淡的黑烟开始返航,地面上高爆弹炸出几条火龙,高炮被爆炸的火光笼罩住,钱瑞看着奋战的英军炮手有点惊讶,传说英国人怕死看来也不是全是呀,圆圈型的沙袋围着大口径高炮,爆炸的冲击波把沙袋推倒一些戴着尿盆型的钢盔的炮手倒在地上,可高炮并没停止对返航轰炸机的猎杀。

小口径高炮群始终没停止开火,领航的一架中岛轰炸机机尾被导弹削掉许多个碎片,领航机努力保持高度可离海面越来越近,张学义一看机会来了,击落他算共同击落也比摸白板要强许多,初次到英军里混不露一手怎么站住脚呢?自己还开过双发轰炸机呢,这东西要操作失灵比牛都笨,高射机枪指向轰炸机,“去你妈的,跟我玩。”枪声伴随着喊声,密集的机枪子弹打向低空飞过的轰炸机,子弹连续命中发动机,一台发动机着着火冒着黑烟,正在轰炸机企图离开高射武器的有效射程,几架美英航空兵的P-51追了上去把两架中岛轰炸机打的凌空爆炸,张学义顺利的用机枪打下一架来,快艇上所有的水兵都欢呼起来。

就在战斗机忙着四处攻击鬼子轰炸机群的时候日本海军的几架俯冲轰炸机扑向港口内的英国军舰,几架鱼雷机近近的贴着海面飞行,这就要对军港里的高价值目标下手,来助战的战斗机都四下追赶其他中岛轰炸机,中岛百式轰炸机可是鬼子轰炸机里自卫火力最强悍的,英美战斗机也难以对付这些空中刺猬。


“鱼雷机,有鱼雷机,立即规避。”

英国军舰乱成一团,许多鱼雷艇等小型军舰都离开港口躲避轰炸,只有大型战舰独自应付鱼雷机,驱逐舰紧急离开泊位开到海面上,一百多毫米的高平两用炮拼命开火应对成群的俯冲轰炸机。

“天那他们向我们冲过来了。”

水兵的叫喊声中D4Y彗星型俯冲轰炸机高速扑向港口内的舰队,五百多公斤的炸弹从天而降,几发炸弹落在港口内掀起巨大的水柱子,巨大的爆炸声把离爆炸点很近的水兵耳朵都震聋了。

张学义亲自击落一架飞机之后感觉很满意,把机枪交给枪炮兵操作,快艇在港口内来回徘徊着抵挡鬼子的轰炸机群,疯狂的驾驶员几乎要撞到军舰的桅杆之上,英军驱逐舰上的高射炮在舰载火控雷达的引导下连连命中空中的敌机,鬼子一看不太好对付就放弃俯冲轰炸,把高度拉起来草草的扔掉炸弹急忙离开。

“狠狠打那些畜生,击落他们。”张学义继续站在甲板上指挥高射机枪射击,此时枪管已经打红,空弹壳落满甲板,一架低空转弯的鱼雷机遭到机枪的集火射击掉进海里爆炸,全艇的官兵都欢呼起来,连吉姆都对这个学员心存佩服,看来中国军队经验比英军丰富,他第一个指挥艇离开码头具有先见之明,他对敌情判断的十分准确。

“你对鬼子太了解了。”吉姆说完看着海岸上的火光,这就是战斗,不出击打鬼子就是被鬼子打,看来积极出击还是有必要的。

“他妈的,老子不出海他每天来骚扰,看来必须跟他们干上一次,否则他们没完没了我们可倒霉了,整天憋在港里等人家炸。”张学义摸了摸脑袋,不知道谁给他头上戴上了钢盔,他把钢盔摘下来扔到一边去,“回去继续喝茶,他妈的,总是训练待命又训练又待命,真没意思。”


一台轿车停在咖啡馆外边,蒙巴顿走进咖啡馆里来到张学义面前,“你好将军阁下,我正好来此视察就听说你又创造了歼敌记录,我想不用等帝国给你颁发的勋章了,我这里正好有首相丘吉尔送的雪茄,我就先留给你抽,回头我跟首相说一声他会送你更多的,我知道对你来说勋章已经没有太实际的意义,另外我满足你的要求,晚上你可以出海袭击敌军运输线,由驱逐舰拖带你们前往封锁线,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感谢司令官阁下的支持,我保证完成任务,我这就回去准备,您等着听好消息吧,谢谢首相阁下的烟。”张学义拿起烟就往军港里走。

快艇支队已经接到出海作战的命令,成箱的子弹搬到快艇上,艇内开始加注燃料,鱼雷被装进发射管里,这次可是满载实弹要出发了,驱逐舰已经提前完成准备,打着信号灯通知快艇可以离开码头,快艇一艘接一艘的离开基地,然后用钢绳连接在一起,驱逐舰开足马力拉着一长串快艇离开基地。

午夜出航并不是很顺利的,显然附近的日本潜伏特工看懂的驱逐舰上的灯光信号,也截获了无线电里的命令,鱼雷快艇刚刚拴成一串被拖着走几架日本轰炸机就抵达港口,领航的轰炸机围着港口乱转,一个又一个的照明弹扔了出来,把海面上的快艇照的十分清楚,后边的轰炸机连续扔出许多枚半穿甲弹,海面上爆炸声不断驱逐舰上熄灭了灯光,高射炮开始招架敌机,港口内探照灯连也点起灯照向空中,高炮阵地几乎跟驱逐舰同时开火,鬼子怎么也不理解防空警戒雷达的作用,以为利用黑夜就能得手。

快艇甲板上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水兵,天太黑所以指挥官没给快艇下达作战命令,只有驱逐舰拼命招架,只是鬼子惧怕高炮火力所以也不敢靠近,胡乱扔了一堆炸弹逃走了。

吉姆看着坠落的轰炸机,“我们已经暴露,这次出海看来不会很顺利,他们能这么快的来阻挡我们出港就一定会派人埋伏在海面上猎杀我们。”

“猎人和厉害的猎物都明白跟对手见面有危险,可还是会见面的,他们都相信自己的本事大,我就不信小鬼子有多厉害,别看我跟海军打交道少,其实他们跟陆军是一个德行,打胜不打败,胜了没完没了的狂妄,败了要么拼命瞎打要么就自杀。”张学义对出师不利并不感觉到失望,反正仗没打完,不怕没机会收拾小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