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75 遍地进攻(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吴大运第一个攻击了那耶斯中队的哨所。

陈荣却是连连摇头:“逞匹夫之勇!何足道哉?”

他的小组三个人,便抗着机枪,沿着封锁线的悬崖跑起来。

一会儿一梭子子弹,一会儿一梭子子弹,直打得一路上敢于现出身子来的美军在封锁线上站岗的士兵,死的死,伤的伤。那伤也大约是很难活过来的伤,因为中的是一梭子弹,而不是一颗。打着胸,胸烂了!打着腹,腹部烂了!打着腿,腿烂了...,想想这陈荣是机关枪的徒弟,只怕,打着的也都是要害部位.

美军的直升机到是要来报复一气,可叹,这陈荣根本就没停下来。在丛林里忽东忽西,忽快忽慢。

吴大运气得只一枪把一个美军的了望哨,打得从岗楼上栽下来。

立刻美军的两个狙击手都盯上了他。

“哒!”“哒哒!”

幸亏他头低得快,一颗子弹擦着头皮刮过去,他嗅到了头发烧焦的味道。

接着,他的身旁遮挡他的草丛,被子弹刮了一层去。

吴大运忙把头压得更低,嘴里却充满了欢喜:“哈哈,有得玩了!”

他伸出手指,左右摇晃,同组的两个战友忙向两边闪开,各自准备着狙击位置。

在丛林里,只要眼睛亮,找狙击阵地也真是太好找了。

不一会儿,两个战士都发回了准备妥当的信号。

吴大运把身子压得更低,慢慢地把身子从来的阵地退下来。

进入一个相邻的掩体,望出去。

早听说过欧美军队早在一战就开始培养狙击手,所以,狙击水平很高。但是,因为平常很少这样长久对峙,所以,几乎很少交过手。

吴大运舔舔嘴唇,放眼望过去。

敌人的狙击手是在一片村庄的树林里。这片树林是一个广大的面积,几乎把整个村庄全部遮掩起来。所以,敌人也非常好选择阵地。

这会儿,敌人显然也转移了狙击阵地。也耐心地保持着沉默。

阳光不断地随风在树林上摇晃,吴大运冷笑一声,慢慢地退入了树林里。

谁若认为咬卵匠只会咬卵认死理,那绝对是错误的!咬卵匠只所以咬卵,就是他喜欢思考,而思考中难免有所得,别人往往就认为他标新立异!他又认为自己有理,这大约就是真理有时候是掌握在少数善于思考和实践的人手里。但别人不理解啦,四川人看你争论得额上青筋暴暴,就骂你了:“你那样子,莫非要咬我卵来!”,于是,这类人就得个诨号“咬卵匠”。

所以,这吴大运自然也学了几套,只见他不一刻,便拖了一蓬树枝出来。

只见他把树枝在每一个掩体里都放上一枝,然后大声道:“大家每到一个掩体,就举黑个树枝。其余两人对目标进行射击!现在,从我开始!”

吴大运把身体藏好了,这才把树枝小心地顶上去。

“啪,啪!”

美军狙击手也等急了,连开两枪。

“啪啪!”几乎在他冒出头的同时,吴大运战友的两支枪也响了。

“哒哒哒哒!”敌人的机枪对着两个战友横扫过来。

一个战友退得稍慢,左耳朵被打掉了。

吴大运严厉地骂道:“开枪和闪避,必须同时完成!不然,就滚出特别游击队去!”

“是!”

两个战士轻而坚定地答道。


黄道日的混混队伍可是出够了风头,尽管他们每一组都只有几个人,但他们总是在游击队的骚开始不久,就赶到了。

而且,一赶到,就是红不说白不说,向着游击队一阵猛攻。

这样,游击队不断地通过各种手段攻击美军和南越军队。

黄道日也不停地攻击游击队。

游击队越干越兴奋,此起彼伏,一直不停止!

黄道日手下的混混们,可是干得筋疲力尽了。只是凯阅却是被他们搞兴奋了,拍着桌子叫:“有黄道日,我就可以随时保持进攻状态!这封锁线的精神英雄,就是黄道日!”

老虎的车子就是在这个时候,开足马力闯到了会佛村。他把油门踏到了极值,因为,刚才公羊子在路上从美军医生口中得知,还有一个护士躲起来了,没上车。

黄道日这时后正躺在会佛村那地主村长张大年的木楼顶上晒太阳,老远见了那车,人已然从那木楼上飘然而下。

直看得那财主躲进屋里,大气也不敢出。

他可不敢惹这个混混头儿。

自从他进入这个村子,就吃他喝他还要拿他的钱,现在只差没要他老婆和女儿了。

所以,他是见了黄道日就怕!

黄道日却跟了进来,大声地喝道:“哈哈,看到我学会躲啦?”

那地主才要说话,黄道日抬手就是个大嘴巴!

直打得那地主钻入了床下。

黄道日摇着头:“来呀!跟我在这里守着!我不信你就一辈子躲在床下。”

安顿了这地主村长,他这才迎出来。

突听得直升机铺天盖地地朝会佛村来了。

老虎从车里伸出头,指住黄道日:“美军已经发现了!我这里开车直闯封锁线,你可带人紧追上来!给我挡住美军!”

说完,救护车不停,继续向前向会山右峰而来。

这直升机突然就下来了,机关炮追随而至。

“嗵嗵嗵嗵”

竹楼被打倒了。

救护车在高耸的竹楼里川梭着。

一时直升机从天空齐齐向下包抄过来。

黄道日就是在这个时候,大喝一声,带着人追了上去。

直升机一时吃了一惊,不知为什么后面会冒出一群穿美军服装的士兵来,疯狂地几乎与车子连在了一起。顿时让所有的直升机都不好下手了。

那救护车一奔出会佛村,就把警报开了起来。

因为耶斯没有归队,这副中队长正在惊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电话响了:“快,把那救护车拦住!救护车被共军劫持了!”

副中队长吃了一惊,大声叫道:“快,快!把车子堵住!”

美军刚一开枪,就出了事。

那黄道日的混混们竟然已追过了救护车,大呼小叫着。

美军收枪不住,一下子把混混们撩倒了几个。

黄道日大喝一声:“日你先人,竟敢打我?”

带了人竟冲美军就扑来了。

谁若没见过黄道日,那么他的混混队伍也一定是听说过,他的混混们开始打游击队那冲锋的狠劲,也一定见识过。

这副中队长忙叫停下,那些美国兵也忙住了手。

因为,那些一直在封锁线上耀武扬威的混混们全部过来了。

那个还敢开枪,这些混混只怕要他的命。

老虎的救护车可是一直没有减速,这时继续向山上冲去。

黄道日一下子把美军的阵地占领了,扭头就大叫起来:“抓住他们!”

混混的子弹一轱脑儿向救护车泼去。

直打得树叶沙沙掉,河水沙沙响!

混混们的人也和子弹一样,不要命地扑了上去。

直把那天空正要射击的直升机也吓得把机关炮抬了起来。

“哒哒哒哒!”

车子已钻入丛林里。

混混们却被打了回来。

有的掉入河里,有的摔在岩下。

混混就是混混,他们又连滚带爬地上去了。

凯阅看得生气:“叫耶斯中队冲上去接应!把黄道日的军队全部救下来!不然,军法从事!”

副中队长只得带人冲上去,把已经被打得鼻脬眼肿,一个个几乎都带了伤的混混们往回拖!

黄道日坚决不干:“招呼直升机,我们一定要找到救护车!”

凯阅听了副中队长的汇报,亲自给黄道日通话。

黄道日还是那句话:“越共已经往丛林里跑!他怕了!直升机过来,我要追到救护车!”

凯阅说:“好!无线通话器现在归你使用!耶斯中队由你指挥,我马上带直升机来!”

凯阅立刻就带着直升机中队朝着黄道日的位置扑来了。

那副中队长冷笑着看着黄道日。

可是这黄道日是混混,你不任命他管事,他还天下事都要插上一脚。这会儿得了凯阅的将令,立刻就吼了起来:“全体都有,一起向前冲!”

这是混混打架。还真不是什么将令,那副中队长听得心里有气,慢腾腾地迟迟动不起来。

黄道日突然一下子跳起来,象疯狗咬人一样把那副中队长,压在身下,举拳就是一顿饱揍。

打够了站起来,再次吼道:“全体都有,向前冲!”

直升机到了,黄道日不断地指挥着飞机,东炸一下,西炸一下。

队伍就在直升机轰炸的引领下,翻过了一座山。

无论是美军还是混混都累得在地上爬了。

而这时,丛林更密了。

“哇!”混混们全体叫了起来!

因为他们在山凹里找到了救护车,虽然里面已人去车空。

也就是说,他们的任务彻底地胜利完成啦!


老虎把枪在地上放好,然后调整自己的呼吸,直到呼吸完全调整到最佳状态,然后才伏了下去。

瞄准了,黄道日也停了下来,没有要动的迹象。

然后,他扣动了枪机。

“啪!”一颗子弹准确地把黄道日的帽子打飞了。

立刻,美军的直升机再一次环绕着黄道日,进行轰炸!

黄帱日和他指挥的部队,开着救护车退了出去。

老虎开心地摇晃着身子,一步步地朝营地走去。

那里,对黎英的手术,正在紧张地进行着。

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大手术。

也就是伤口的缝合,还有大量失血的救治。

但是因为拖了时间,黎英已经处于深度昏迷。

说紧张也是确实的。

战友紧张的是美国鬼子的医生会不会真心地救治黎英。

而美国鬼子医生也紧张,因为他们不敢想象手术失败,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

最紧张的还是老虎,老虎从来不选择逃避,但,这次除外。

他努力让自己微笑,努力想象着他认为最美好的东西。

他要等到战友们来抓住他的手:“老虎,黎队长醒过来了!”

他默默地一个人在丛林里走着,甚至眼睛也闭着,把自己带入那种美好的想象中。

而这时,除了字外面对敌人封锁线实施骚扰战的战斗小组,其余特别游击队的战士,全部聚集在,为黎英做手术的帐篷前。

大家都握着枪,大家都不说话,目光都一动不动地聚集在帐篷里面。尽管他们的目光不可能穿透帐篷。

整个营地都静悄悄的,只有手术器具碰撞出,听起来敲打心坎的声音。


封锁线上,一如既往地热闹。

下午的太阳已经变白了。

第一拨进行游击战的八个战斗小组的攻击时间,八个小时已经快要到了。

所以,各个战斗小组,都正在较最后一把劲!

孟郎和周勇也各自带着一个小组,一组游动,一组从河谷袭击敌人的封锁阵地。

孟郎和周勇较上劲,是因为孟郎希望和周勇换一换。由他来攻击敌人的河谷阵地。

周勇顿时笑起来:“这是上级安排的任务,别挑肥拣瘦的!是金子那里都发光的!”

孟郎顿时叫了起来:“这么说,你是金子了哦?”

周勇就笑得更欢:“是不是金子战场上见啦!”

孟郎扭头就走。

两人就算是较上了劲。

这会儿,孟郎已经打出心得来了。

他把那丛林的石头也做成了武器,从山林里,把那只要打得伤打得死人的:子弹、手榴弹、石头等等,不间断地点着那封锁线上的敌人头上揍。

他的理论很简单:“那狗日敌人要封锁我们,他就是死的!他无论如何要守在那里!你只管揍他,再揍他还得守!我们就是活的,在这长长的封锁线上,在这纵深的丛林里,我们左右前后进退自如。我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打了就跑,反正不要你狗日抓住尾巴!”

他同组的两个战友也都是老战士,都是杀敌杀出过成绩的。

到这会儿,三人活活就三支相互掩护的军队。

把整个封锁线不断地搅动着。

周勇咬着牙,瞪着眼:“把我们的脑子动起来!负伤要被孟郎笑的,打不痛敌人也是要被孟郎笑的!”

两个战友顿时吼起来:“你只管说,我们省得起!”

周勇这才道:“我们现在从河里下去,把我们的手榴弹全部塞在桥头地堡的下面,然后,把弦用绳子统一捆在一起,回来后我们一起拉!”他再次瞪起怪眼,把两个战友盯住:“这是白天,不被敌人发现是我们最要注意的!”

说完,他带头,三人潜入了水里。

整个特别游击队的潜水都是跟那水蛇学的,虽大多学的点皮毛,但是,带上气管在水里潜水,一个个是都会的。

这会儿三人潜入秋天清澈的河水里,踩着河床,一步高一步低,静悄悄地朝美国鬼子建在桥头的地堡摸来。

这桥其实是一个乡村桥,那地堡就靠着桥,把整个进山的路堵得死死的。所以他的底座也有一半悬着,是用山里大树支撑着。

这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地堡里的美国鬼子只把枪对准桥面,人就昏昏欲睡。

被这周勇的冷枪打怕了,美军也学乖了。只是在地堡里,那怕睡觉打扑鼾,你又怎么奈何得了我呢?

所以,三人到了桥下,从水里冒出来,很顺利地就把手榴弹栓好了。

也是三人运气不好,三人本是按部就班地潜水回到了丛林。正要拉手榴弹。

而周勇正在吹:“跟美国鬼子干!第一是勇敢,第二是智力!这是他们赶不上的!”

可是,他话音未落。

突然,美军的巡逻直升机刚刚发现了他们,一下子就扑下来,开了火。

三人都是在美国鬼子的枪林弹雨中吓大的,所以,只一闪身。

那负责拉弦的战士甚至一点也没理他,猛地就是一拉绳子。

却拉了个空,人仰天倒在地上,再看:“噫?”

手中是一节断绳子,绳子被鬼子的直升机炸断了。

周勇冷哼一声,再一次栽入了河里。

眼看要交班了,孟郎也过来了。

见这情景,扬声就大喊:“兄弟!交接班了啊!”

听得喊,周勇更快地向下游而去。

孟郎不由得恨恨地骂声:“老子下次都不想比了!”一面回头:“把大家的枪全部给我对准桥头的碉堡,不准一个美国鬼子逃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