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打劫了!

铁血高山年间

北风呼呼的刮,在这寒冷的冬,夜幕渐渐笼罩了大地,北疆的一个无名小镇的一座小酒楼里烛光闪闪,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干……!”

“小黯!你……你算不算个男……男子汉,拿个小……小酒盅干嘛呢你!”

小镇的一家酒楼里,五个身影围坐在一张小桌旁,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盛满酒水的大碗,眼睛望着坐在对面的一人,用手指着那人,满嘴酒气的喝道。

对面那名被呼为小黯的人忽的被这一喝,两眼扫过眼前的四人,岔岔地将手中的小酒盅放在桌面上,拿起桌面上的另一个大碗,仰头咕嘟咕嘟地一饮而下。

啪~将碗摔在了地下

“咋?……这算不算!”小黯脸色阴沉的望着刚才喝骂他的人吼到。

“嘿嘿……这就对了嘛,来来……大家干……”刚才喝骂小黯的人招呼着其他的四人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即将桌面上的空碗添满。

“哥几个,我……我说,咱们五……五匪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徒有一个名号,咱们…呃!……还是咱们自封的,呃!……咱们也没有啥出名的事迹啊!哥们几个呃……说是不!”另一个喝得满面通红,打着酒嗝的人此时对着大家喷着酒气。

其余四人一听这话,均点头附和,回头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脸上均浮现出邪恶的笑容,五人均回头朝四周瞧瞧,发现这嘈杂的酒楼内没有人注意他们的存在,酒也不喝了,用手醮着碗里的酒水,在桌面上比划着……

——

“就这么定了,嘿嘿,小黯,你先去探探风。”

“为什么是我?”

“嘿嘿~当然是你了,要不然让色鹰去啊,瞧他那色眯眯的眼睛,别人一看他就知道不是个善物。”坐在小黯右手侧的一人看着小黯阴阴的笑说道,抬头瞄瞄坐在对面的色鹰。

“你找打啊!骚铁,那下回去抢宜红院就让你去,嘿嘿……装个花花公子保管好使……嘿嘿”小黯左手边的坐着的被称为色鹰的男子抬手佯装要动手。

另外两人赶紧按住色鹰,眼睛朝四周望着,看有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

“太行,红缨枪你俩松手,我又不是真要打,按这么紧干嘛!”色鹰被两人立时被按在酒桌上面动弹不得,脸贴着桌面朝突然按着他的两人吼到。

被呼为太行,红缨枪的两人看着色鹰,确定真的不会动手,方将色鹰松开。

“咱们是准备干大事的人了,应该注意点影响,被人注意到可就不好了,知道吗?小黯,赶紧去探探去。”

“好吧,那我先去看看,等会回来告诉你们情况。”说罢小黯起身下楼。

原来这正是此镇上的五个小混混,五人一起在这小镇上长大,也没有家,几人就是靠东一家西一家的过着日子,镇上人心善良,看着这几个小家伙可怜,也都不时的给这几个小家伙一些吃的,转眼过去十多年,五小也长大了,但是仍然跟以前一样,没有一个学好的,每天在镇上都是靠着骗一些外来的人员过活,还好这镇上来来往往的人多,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这五小怎么过活下去。

时间长了,这五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本名叫啥了,反正都是以别号相称,领头的是残阳,其余四人分别是小黯,太行,骚铁和红樱枪,五人以“五匪”自称。

“残阳,这里人太多了,不好下手吧,你看。”去不大会的小黯回来对着坐在桌边的喝得满面通红的人说道。

此时在坐的四人也打探着酒楼的情况,发现情况还正好小黯说的一样,入夜了,小镇上的一些酒夫子均聚在了这酒楼天南海北的胡侃乱侃着。

“哈!怕什么~不就这些人嘛,有何可俱的,以前咱们是受过他们的恩惠,但现在呢?他们把咱们当成什么看了?嗯?把咱们当成瘟神,见着都躲得远远的,呸,老子今天就这么干了,干一票就离开这鬼地方,这江湖这么大,何处没有咱们容身之地!”残阳带着酒气,看着众人突然一拍桌子望着大家说道。

还没有坐下的小黯一听残阳这样说,两眼不可思议的望着残阳,其余四人也同小黯的表情一样,顿时场面陷入寂静,都在想着残阳刚才的话。

“TNND,对,咱们怕啥啊,咱们可是五匪!什么是五匪,大家知道不?就是干土匪的活,打家劫舍,强抢民女,杀人越货……这才是我们要干的活!”色鹰突然骂说道,同时瞧瞧眼前的四人,“干吧!”

“没家伙怎么干啊?”小黯看着大家都下定了决心,突然想到目前大家都是两手空空的在这里喝酒,对着大家说道。

“就凭咱几个,还要带什么家伙啊,准备行动!”残阳冲着大家说道。

五人起身往楼下走去,来到门口掌柜的柜台前。

“哎~五位是结帐?”此时店小二迎面赶了过来冲着五位问道。

“滚一边去!NND,老子喝酒还结帐?”色鹰一脚把店小二踢得往地上滚。

顿时惊动了正在喝酒的酒客,都站了起来望向柜台,众人脸上均显出不可思意的表情,几人还在小声的议论着。

“呵呵~几位大爷,大人有大量,你们在这里都已经欠下不少酒钱了,别跟小二为难了吧?”

站在柜台内掌柜的一看这五人一下楼,心里面都合计着,也没有真想着要找五人要酒钱,谁知小二上前这么一问就遭打了,赶紧走出柜台来打圆场。

“什么?掌柜的,算了,咱们五匪是就这样算了的人吗?刚才踢小二的一脚,把我的脚都扭了,你看这帐怎么算吧。”色鹰顿时冲着掌柜的喝道,同时将踢小二的那只脚抬起来给掌柜的看看,脸上装着痛苦的表情。

“这……这……这怎么说得过去”掌柜的看着色鹰,一听明白了这五人是故意过来找茬的,赶紧朝小二使了个眼色后露出难为的表情。

“哼,怎么说得过去?掌柜的,你不是不知道杀人赔命,欠债还钱这个道理吧?伤了人就得赔钱,除掉咱们欠的酒钱,另外赔50两银子给咱兄弟看脚去!”骚铁冲着掌柜的说道。

“哪位客官到咱小店伤了脚啊”

一个声音从五人的身后传来。

五人一听立时不乐意了,面带怒色的回头寻找说话的人,做好准备先上去撂倒这个不长眼睛的人。

却见一人带着四个虎彪大汉往柜台这边走了过来,领头的却是一个小个子,手里端着一个小茶壶,不时的往八字撇的小胡子下面的口中送去,小三角眼睛透着寒光的盯着五人。

五匪一看这架式,也不认识这几人是谁,以前在镇上也从来没有见过,一时谁也没敢动。

“NND,是老子,怎么着,来赔钱的啊!”色鹰壮着胆子打破了几人的沉漠,冲着小八字胡吼道。

“嘿嘿~好说好说,是这位兄弟啊,十分的对不住了,鄙人在这里赔不是了。”小八字胡冲着色鹰一拱手,“伤着您真的对不住,药费我们赔,可是掌柜的这里没有几两银子,就几个臭铜钱,走,跟我去取钱去。”说罢小八字胡乐呵呵地冲着五人点了点头,带着四人走出了酒楼的大门。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摸不透这小八字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时立在那里,谁也没有跟着出去。

“残阳,怎么办?”此时小黯开口了。

“走,怕个啥,还没有咱五匪怕过的事呢?”色鹰和骚铁同时出声说道。

残阳冲着四人点点头,带头往已走出酒楼外的小八字胡跟去。

等五人走出酒楼,酒楼里的酒客均赶到酒楼的窗前向外望去,楼上喝酒的酒客也站在二楼的窗下向下望着几人的身影。酒楼的前挂着的两个大红灯笼足已将当街的情况照得清清楚楚。掌柜的赶经吩咐小二把大门关上,也走到窗前向外望去。

刚走出酒楼的五人一看这架式,噔时心里面一颤,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暂时也没有发生什么事,照旧朝当街走去,看到小八子胡带着四人走到了街中心立在那里,朝五人望着,小八字胡仍旧是笑眯眯地端着小茶壶不时的往嘴里送着。

酒楼上窗前的酒客看着五人有几个摇摇头,叹了口气。

待五人走到小八字胡的人前面站定后,小八字胡将手中的茶壶口冲着五人点了一下,立时,还没有等五人明白过来,即被小八字胡带来的四个虎彪大汉围住,一顿拳打脚踢,五人哪是这四人的对手啊,平时也没有练过,就是靠的胡乱的招数,哪遇见过这样的场面,更别说是遇上过练家子的了,就这样,不一大会的功夫,五人均头破血流的倒在了街面上,只有哼哼的力气了。

“停!”小八字胡此时将围着四人的虎彪大汉喝住,四人立即停手,散开围在五人躺着的地方。

小八字胡慢慢地走到五人面前,嘿嘿地细声说道:“朋友也不见着招子走,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抬头看看,来这里来惹事。”

五人中只有红樱枪身体强壮一些,还有抬头的力气,“小二嫂酒楼……”喃喃地看着酒楼的牌匾说道。

五人此时躺在地上一听红樱枪说出酒楼的名字,心里顿时凉了,都后悔自己酒喝多了,别家酒楼不去,偏偏选了这家酒楼,这不是找死嘛。

“嘿嘿~谁的脚还疼?”小八字胡瞧着躺着的五人问道。

“我看你们是找死,敢来这里来闹事,也不瞧瞧这里是谁家的地盘,咱驴家二嫂的酒店,我看你们是吃了豹子胆了,今儿个只是个教训,再有下回,要了你们的小命!”小八字胡突然脸色一变,狠狠地冲五人说罢,带着四人推开酒楼的门走了进去。

寒风继续的吹着,五人躺在地上,被这寒风一吹,不由的缩了缩身子……

本文内容于 2007-12-2 16:59:27 被流逝风之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