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64/




“老班长来了!!”这是杨林今天听见的唯一的好消息,心中原本的丝丝恐惧和惊慌顿时瞬间化为乌有。 轻松的摆脱了潘兴等人后,杨林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老班长所在的旅馆。


何力强,男,身高172,体重60公斤, 原属军侦察连,特长射击,最好成绩十发100环。


虽然老班长在杨林的心目中的一直是无法超越的的对象,并且在未见的这段日子里他不断的想象着对方的样子,可是当杨林终于见到久违的老班长后,心中却忽然涌出一丝莫名的苦楚。


虽然仅仅几年的时间,班长老何已经彻底变了个样子,原本沉默结实的他,此刻却早早驼了背,黝黑的面庞上,道道细细的皱纹悄悄的点缀其中。


见到杨林到来,老何腼腆的一笑,然后立刻大开房门将他让了进来,在经过短暂的沉默后,杨林忽然一把将老何抱住。


“嘿嘿,你小子,什么时候也整这煽情式儿了呢?”腼腆的向外推了推杨林后,老何忽然笑着开口道。


“呵呵, 摸摸你身上有烟没?”听到老何善意的嘲笑,杨林立刻作势上下摸索道,原本在部队中,老何根本就是大家的公用烟袋。


“去,去,去,还烟呢, 早戒了。”听到杨林的话,老何生疏的做了几个以前在部队常做的驱赶动作后,拉着杨林坐了下来。


“这几年您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和部队的战友联系?”嗜烟如命的老班长竟然戒烟了,这顿时让杨林吃了一惊,在坐下后,他立刻打听起老何的近况。


“没啥,没啥,小子上学, 需要钱,而且抽烟对身体不好不是?唉,原本以为分到国营单位会好点,可惜领导无能,弄的单位破产拍卖,我也因此下岗了。”听到杨林的询问,老何脸上原本的笑意渐渐淡去,在看了他一眼后,闷声回答道。


虽然老何的声调平静,但是杨林仍然能从其中听到一丝压抑着的愤怒,可是让他感到无奈的是,自己却丝毫帮不上什么忙。


“孩子和嫂子都好吗?”无奈的转移了话题,杨林再次询问道。


“恩, 你嫂子身体差了点,不过还过的去,孩子倒是不错,学习也好,就是……唉,不说了,对了,小杨子,你找我来到底想干什么啊?”似乎发觉自己有点唠叨,老何在简单介绍了几句后,抬头向杨林问道。


“恩,没啥,想让你帮我打工,嘿嘿。”杨林说到这里,拉开手包从里面拿出此前从潘兴手中抢来的几叠人民币,工整的放在茶几上。


“不是坏事吧?”看到杨林如此出格的举动,老何立刻担心的问道。


“哈哈哈哈, 你想哪去了?我干坏事还赶找你吗, 那和自投罗网有什么区别?”杨林听到老何的询问,立刻笑着反问道。


“那你莫非拣到狗头金了?怎么出手这么大方?”听到杨林的话,老何立刻接口道。


“事情是这样的……。”听到老何的询问,杨林索性不在卖关子,而是一五一十的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老何。


“你是说,下一步你要去缅甸?”听到杨林的叙述,老何连忙追问道。


“是的, 在国内咱不能干出格的事,但是我估计人家也不会那么轻松的让我知道他们的内幕,所以只有去缅甸,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他们弄到缅甸去。我要做一枚紧紧咬住那个李东轩的子弹,不管他身后还有什么势力,只要让我贴上边,最少也让他扒层皮,不过这事还是要老班长你来帮忙啊,我这颗狙击子弹,必须要你这把好枪来发射。”杨林拍了拍老何的肩膀,果断的说道。


“行,只要不是犯法的事,你说的算,咱虽然脱了军装,但是也不能让这些小兔崽子太逍遥喽。”老何默默的思考了一会,终于沉声支持道。



李东轩并没有派人继续跟踪杨林,至少在他看来,现在还没必要,杨林的死活其实一直捏在他的手里,如果真的威胁到自己,他可以随时将之杀掉。


这次的事情出的实在很蹊跷,四爷这条线原本一直运做的好好的,可是忽然间就这么断了,他曾经为此事和边洲的大哥联系过,可惜,大哥那边也没有任何头绪,并且他保证,不是公安局插的手。


李东轩在来之前,也曾经考虑过杨林是内线,但是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这个杨林显然根本不是警察,而且也和此前干掉的那几名内线有着完全不同的气质,更何况大哥那边也信誓旦旦的保证,边洲公安并没有派遣卧底的事情,这最终让李东轩解除了对杨林的怀疑。


如果一切都不可能的话,那么唯一出岔的地方就只有缅甸那边,而这也是李东轩目前认为的最大可能,只有缅甸那边出了状况,并且通过外交方面向边洲公安透露了这次的交易,四爷才会莫名其妙的倒了。


而杨林的货款交易记录以及他所说的两名四爷手下的事,也侧面证明了缅甸那边出问题的可能性,所以现在在李东轩看来,无论如何要进行一次缅甸之旅。


“问题是派谁去呢?怎么去呢?”看着窗外优美的景色,李东轩不断的思索着。



杨林自然不知道,此刻有人和他思考着相同的问题,现在的他正在匆忙的准备着一些事,瞎子的电话再次被打通,不过这次却和毒品没有任何关系。


“喂,瞎子吗?我是你杨爷,咋?你以为不找你你就没事拉?告诉你,只要钱一天没要回来,咱俩的事情就没完,对了,你认识卖铁(真枪)的不?什么?别跟我装蒜,我买铁,你让我买狗(狗,日本,香港仿真枪,威力较大,如同狗咬)?你当我买你儿子玩的玩具哪?少罗嗦,完事给你一分(一成佣金),但是事先说好了,蔓子,非子(枪,子弹)我全要。对,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其实就是在防备潘兴他哥俩,前几天的阵仗你也看见了,万一他们一高兴对我下手,我连死都不知道咋死的?什么?你保证?你当我是傻逼呀?在人家面前你连狗都不配,你拿什么保证, 好了,不说了,二天内我去你那里拿劳动保护(泛指武器),要是有岔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连懵带吓的对瞎子一顿吼,杨林最终放下了电话,通过瞎子买枪在他看来是没办法的事,边洲这里他并不熟,认识的掮客里,也只有瞎子有这样的能量。


至于向他透露自己的意图,则是杨林故意下的套,买来枪后,必须要确保瞎子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李东轩,而对于瞎子来说,杨林和李东轩的要求他都不会拒绝,所以假若李东轩等人真的与杨林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瞎子作为卖枪者和告密者自然会第一个受到怀疑,原因很简单,在所谓的黑社会里,义气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杨林则在寻找着把李东轩等人弄到缅甸的借口,而就在他为之搅尽脑汁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而打电话的人,则是他准备算计的目标——李东轩。


“杨老板,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你损失的那批货已经在缅甸准备好了,不过由于四爷的缘故,所以暂时不能只能要您亲自去那边提了,不过我保证,过关的事情放在我身上。”电话那边,李东轩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温和,而听到他这番话后,杨林原本郁结的心思,终于彻底敞开。


“李老板,你这么说就有点过不去了,我付的是真金白银,可是到现在货没到手,钱也没到手,本来寻思你李老板是个仗义人儿,可是你现在又说这话,要知道当初跟四爷都定好了规矩,交易地点必须在国内,否则一分钱也拿不到。”虽然心里很高兴,但是杨林仍然在电话里抱怨道。


“杨老板,我当然知道你的难处,但是现在是非常时刻,我们再讲那些繁文缛节有什么用呢?您的货现在已经在缅甸备好,其实并不是要您一个人当马仔背回来,我们只需要您去那里交割一下,以后的事情都由我们来做。”听到杨林的回答,李东轩这边连忙解释道。


“要无去?行啊,不过你得陪我去,江湖险恶啊,想你李老板的把兄弟说倒就倒了,我杨林没墙没地没靠山的,万一也倒了连个送饭的都没有。”对方终于说出了自己迫切要求的事情,杨林立刻变本加厉道。


“我?呵呵, 我是正经生意人,不会做其他事情的,不过杨老板放心,这里我担保,如果货真有什么问题回到国内,我照数双倍返还你货款,至于杨老板所担心的问题呢,也是对的,所以我会让小乖老弟陪您去,您看怎么样?”听到杨林的担忧,李东轩立刻抛出早已准备好的条件诱惑道。


妈的,没鱼拿虾凑。听到对方的话,杨林在心中咒骂道,显然对方是根本不可能为了这么点货暴露的,所以杨林自然也不抱太大希望,在故意沉吟了一会后,他终于装做很犹豫的样子答应了下来:“好,好吧,一切就按你李老板的意思办,谁让我信您了呢。”


当双方为着一个目的而努力的时候,很自然就会达成协议,所以在经过短暂的商讨后,杨林最终和李东轩商定出境的时间。


班长老何对于两人的谈话内容并不很感兴趣,杨林给他的那笔钱在经过数次推脱后,最终被老何收下,在杨林与李东轩相互扯皮的时候,老何则默默的在一旁准备着即将出境的事情。


时间在两人的默默准备中很快的过去,当杨林如愿的从瞎子那里拿回了武器后,老何原本的沉默也在同时被打破。


“AK-74式5.45mm突击步枪,前苏联的公版设计,初速710米/秒,射速600发/分,有效射程300米,弹匣容量30发,枪长699毫米,枪重4.3千克,哈哈,枪托还是民主德国制造的钢制枪托,呵呵,这枪比我的岁数还大啊,幸好膛线还完好。”看着手中的武器,老何立刻利索的推,拉,瞄,射,手法熟练的让人吃惊。


“老班长,你有几成把握?”看着老何端起武器瞄向外面不断飞动的小鸟,杨林不放心的问道。


“200米外四成,但是你和他靠的千万别太近。”啪的一下将折叠枪托合上后,老何严肃的说道。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