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鹰号”引起的纠纷

“小鹰号”引起的纠纷


英国《金融时报》季米特里•斯瓦斯托普洛(Demetri Sevastopulo)华盛顿、汤姆•米切尔(Tom Mitchell)香港报道

2007年11月30日 星期五



国近期两次拒绝美国军舰停靠香港,令人们对这两个大国未来军事关系提出新的疑问。2001年,一架美国海军侦察机与一架中国战斗机相撞,两国军事关系陷入低谷。自那之后,双方关系一直在稳步改善。


尽管美国“小鹰号”(Kitty Hawk)水兵家人已先期抵港,准备共度感恩节,但中国上周拒绝了“小鹰号”在此期间停靠香港。中国政府于次日改变了这一决定,但为时已晚,“小鹰号”当时已返航,驶回位于日本的母港。


此前数日,中国拒绝批准两艘(美国)扫雷舰在香港靠岸躲避风暴。负责美国亚洲军事行动的美国太平洋总部司令海军上将蒂莫西•基廷(Timothy Keating)本周表示,此事比“小鹰号”事件更令人感到不安。



美国负责处理此事的一位高级政府官员称,中国并未就其决定做出解释。加之目前美国仍在等待中国就去年进行的一项反卫星试验进行解释,这些事件引发了人们对于中方决策系统的一些疑问。


此前有专家猜测,中国可能是对美国近期宣布准备售台导弹防御升级系统感到愤怒,或是对“小鹰号”监控中国海军一次大规模演习进行报复。


这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反卫星试验的事情似乎让中国外交部措手不及。”


这位官员暗示,(“小鹰号”事件上的)迅速转变意味着,胡锦涛主席并未事先许可这一决定。


非盈利机构CNA公司的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冯德威(David Finkelstein)认为,中国的行动“再次有力表明,北京一些有权做这些决定的人,不一定理解此类行动的含义。如此事态无助于增强人们的信心。”


冯德威表示:“这再一次突显,我们对中国这些政策协调程序的运作情况所知甚少。”


他还对中国为何毫无必要地疏远一些美国军方官员提出质疑。这些人在维持积极的对华关系方面的态度一向最为开明,其中包括新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今年早些时候访华的海军上将麦克•穆伦(Mike Mullen),基廷上将,以及新任海军作战部长盖瑞•罗海德(Gary Roughead)上将。


已退休的前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丹尼斯•布莱尔上将(Dennis Blair)称,中国的举动也许反映了军方高层领导权的更迭。他表示,新的班子开始时通常容易 “走强硬路线”,不过他表示,这将损害正在改善中的两国海军关系。

布莱尔上将补充称,虽然可以认为中国此举的部分原因是美国军舰对其海军演习进行了监视,但这并不足以解释事情的全部。这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中国事先完全清楚“小鹰号”的行进路线,如果觉得不放心,原本可以重新调整海军演习日程。


不过,并非所有分析人士都担心会有长期的后遗症。美国海军军事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中国海军问题专家莱尔•哥德斯泰恩(Lyle Goldstein)就认为不会出现负面的反响。他认为,中国方面或许低估了感恩节对于美国水兵及其家人的重要性。美国海军军事学院下周将主办一次中美海军合作方面的会议。


译者/李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