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得我在前面的文字里有过这样一段描写:“北京现在的胡同和电视里看到的不大一样了,蹬车的师傅说这些才是北京最老的胡同,我却看不到什么美,相反却是脏和乱,但也正是这样,反而将胡同的过去现在给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别有一番滋味。门前的一些雕刻和石墩依稀彰显出以往的风华岁月,而槐花落了屋子一顶。师傅说圆的石墩代表了这是武官,方的是文官,接着是乾隆的格格、李莲英等府邸,坐在车上听着看着这些,又是一阵怅然,北京,故事太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而真实让我兀然惊喜的,是在一个胡同转角的地方,迎面一个板车相错我们需要倒车让路的时候,背后那间屋子房门忽然打开,出来一个女子,蓬松的头发难以掩饰她的绰约姿容,仿佛三十年代的大上海女子,不经意就修剪了岁月、休克了时光。一条蛋白色碎花中衣,短到大腿上部,使得两条粉腿更肉感地暴露于阳光之下,那么丰腴、洁白、修长。一双拖鞋伴着惺忪的睡眼,让这个七月也随之朦胧起来。一条细链子下面是一条我叫不出名字的松毛小狗,小狗边上是那双纤巧的脚,右脚背上纹了一只大大的黑色蝎子,在温柔温润的肤色里张扬着尾巴。我就这么呆呆的坐在车上纽着头看,而她的眼里只有那条小狗,满是眷恋温柔。这一刻,我真想自己就是那条小狗,毫不犹豫的希望。我想,我真没有白来,也是在这里我终于看见了老北京。想起一些在胡同门口坐在椅子上晒太阳的安然大气的老太太,曾经不也是如这个女子一样,将青春韶华无意绽放在槐花铺满的弄堂,而那一地的落英,就是胡同一年又一年的故事。在车要起步的恍惚之中我才想起了手里的相机,举起的一刻,电却完全在故宫给用完了。看着那个女子的背影,看看手里的相机,我突然明白了生活里的一些残缺,之所以造就成的美丽。这个女子,很多年后我会模糊了她的眉目,但她却始终会长久地占据我的心灵,伴随她的,还有那只黑色的蝎子。这不是爱,而是灵魂里独舞的刻骨,因为陌生和距离,却偏是直抵了最软的心。有人说: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我终于相信。因为那个人,就是你心的影子。如果有北京的朋友看到此文,而又恰好认识她,请帮我转告,这年七月槐花满树的北京,胡同的一扇门外,我遇见了张爱玲。”,三天后,我又去了那个胡同。


鬼都知道我是去找那个影子。可是我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没有找到。其实我不是真想找那个右脚背上纹着黑色大蝎子的女人,我只想在她曾经出现的地方拍几张照片。当然,如果在我拍摄的时候刚好她又牵条小狗出门,那会更好。但是我是不会和她说话的,边找边走我边胡思乱想着,通身是汗。

我没有记错三轮车师傅引我进入胡同的第一个路口,那是北大最早的前身,

一个小四合院,现在门前坐着却是些个迟暮老人,木然看着天天都来观瞻的人群。顺着胡同一路深入,就是找不到当初错车时候转角的位置,那个女子的面目已经模糊,但那个位置印象深刻,因为我曾经那么用劲地在黄包车上扭过头看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是个多情种,很多年前就知道了,只是一直不承认。如果你对着一片美丽的风景你会感动得心痛的话,你就一定是个多情的人。于是在胡同一个豁然开朗的交界处,看见了这样一树槐花。

我的心又开始痛了起来。多情总是和无情相伴的,情深处,其实与我与你何干?电光石火当中,留下些个风一吹就散的心情,将青春置于时空当中悄然一叹,何其徒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还在继续,为多情寻找着坚定不拔的借口。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去,脚步在一分一分的丈量,丈量这胡同里曾经的光阴。我看见一个屋顶上结满了柿子,屋顶很破旧,柿子却很青葱,如那个女子。其实,找到了又如何,但正因为我找不到,所以才一定要问个何如,这就叫跟自己过不去。过不去,就会有记忆,过去了,就会忘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看见了清朝武官门前的圆形石敦,在风雨的侵蚀里沉默寡言,还有门上的木雕石刻,形成了所谓工艺三绝。绝得干脆,绝得断然,将往事绝情在门前的槐树下。槐树静静,风也轻轻。而门前忽然声响,出来个提着尿桶的居民,原来的深宅大院,换成今个儿平凡人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继续前行,我看见了文官门前的方形石墩,残缺着往事,简陋破旧的深屋,曾经是灯火辉煌的不夜。或对酒当歌,或挑灯夜读,依稀声朗朗,从寒院深处传到了弄堂,绕过我的肩膀,疲倦成一地槐花。

当然,依然有鲜光的大户,将历史重新演绎,将胡同歌舞升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找不到那个女子,却找到了这个胖娃。别总是说什么老北京,这个孩子,在这个胡同,就是典型的小北京,那眉那目,那胳膊那腿,不是个天生的北京爷们又是什么?只不过,锦绸换作了布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开始迷失了方向,一个又一个胡同,重叠交错,依然没有她的影子。我开始怀疑,那个女子,是不是我七月里的一场梦。终于第四次走到了胡同的出口,没了方向。用最后残留的一分不甘,问道于错肩将入胡同的老人:“大爷,您知道李莲英的府邸在哪吗?”老人看我一眼,以手指指,原是另一个方向。才想起那天的黄包车,在胡同与大街之间,带我穿过了无数的小弄、长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穿过另一个街道,一阵狂喜,希望总是在你最失望的时候来临,关键是你有没有这样的耐性,执著而坚持。我终于看见,就是这里:南瓜花冲我开心地笑了。那天,你就站在这里。我走到黄包车停靠的位置,回头看你,那阳光下伏着一只尾巴张扬的蝎子,黑色的。我已经找到了你,又何必去敲响你紧闭的门。哪年宫廷的燕子,于今天飞进了寻常的百姓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七月之末,我将心事打了个结,在八月之初,我把它解开了。而这一切于你,不过是胡同里槐花下落之时、一个梦里微笑的转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