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一卷 战狼在野 第36章 黛娜小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泛突圣战组织集中所有残余力量发动的惊天动地的恐怖袭击,以一个记者身亡的极小代价圆满地拉下帷幕。

此役,警方生擒泛突组织四人,其中一人还是泛突组织的首脑。击毙十七人,其中梁爽一人就击毙十二人,神秘的东方婉儿击毙三人。而生擒的四个人当中,有三个是被梁爽击伤,暂时丧失战斗力的。

共和国再一次用铁的事实向世界人民自豪的宣布:有钢铁战士在站岗放哨,东方巨龙没有恐怖组织和分裂组织的容身之地。

挨打是特警必经的训练项目,梁爽受的那些拳脚只是外伤,他才不愿意住院,但录完简单的口供后,他被方上校硬塞进武警总医院做检查,检查有没有受内伤。一些名人贵族也送进武警总医院,接受心里医生的辅导。

夜深了,战友们依依不舍地离开病房。雪鹰走在最后面,盯着梁爽好一会儿,幽幽地叹口气,才冷冷地说:“别把自己的命不当命。”

说完,一身戎装的雪鹰飘然而出。

雪鹰的语气虽然冷,但浓浓的关怀之情,梁爽怎能听不出?

梁爽咀嚼着雪鹰的话,不知道想到什么,痴了,呆了。

病房刹那间沉寂起来,伴随梁爽的是一盏孤灯和耀眼的雪白,还有浓浓的消毒水味道,梁爽最怕的味道。

梁爽蒙头大睡,迷蒙间,病房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一个人悄悄地摸进来。

看似沉睡的梁爽呼吸骤然停顿一下,眼皮动一下,棉被也轻轻动一下,但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异动了。

每一个喋血战士的第六感都非常灵敏,即使在熟睡中能准确地察觉外来的威胁。

所以刚从前线下来的战士回驻地时是不准带枪,也不准马上回家,因为他们不适应和平的环境。战士们要呆在部队经过一段适应期,一段心里辅导期才能融入正常的社会。

梁爽早就过了这种心里磨合期,心里已经非常成熟,按理说深夜有人潜进房间,应该惊醒才是,为什么他没有反应?

难道就因为这里是武警医院就把警惕性忘掉了?

只看见进房间之人的背影,此人身材窈窕,一袭雪白的病号衣服,飘逸的长发披肩,随着她的脚步移动,秀发如黑色的波浪般起伏。

这个白衣女人的脚步很轻,很轻,如狸猫走动般轻。

她的右手赫然拿着柄精光闪亮的水果刀,刀刃锋利,削水果肯定很快捷,相信要割断一个人的脖子也不会是太困难的事。

小手晶莹圆滑,指若嫩葱,怎么看也不像是抓刀的手啊。

杀死杨厅长的就是女杀手,难道这个女人就是女杀手?

难道女杀手竟能潜进保卫森严的武警总医院来刺杀梁爽?

不过,以那个女杀手的能耐,潜进医院确实不算是艰巨的任务。

那个女人站在梁爽的床前,呆呆地望着梁爽,右手在胸前不住地动。

看似沉睡中的梁爽没有睁开眼睛,却突然开口说话:“黛娜小姐,这么晚了,孤身前来不害怕?”

黛娜吓了一跳,双手一松,手中的事物掉到地上,发出“哐啷”和“咚”的声音。

水果刀跌在地上,还有一个削了一半皮的苹果在地上滚动。

黛娜双手捧胸,娇躯乱颤,虚弱的身体如同秋天里摇摇欲坠的枯叶,一副受惊莫名的娇俏样子。

梁爽睁开眼,坐起来,满脸歉意地说:“黛娜小姐,对不起,没有吓坏吧?”

黛娜用小手拍拍胸部,吐吐丁香小舌,又猛然缩回小嘴里,像灵蛇吐信般灵活,样子可爱而调皮,一点儿也不像统帅千万员工的新总裁。

她用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梁爽,一脸奇怪地问:“你没有睁开眼睛,怎能知道是我来了?”

梁爽嘿嘿一笑,露出有点坏坏的、无赖式的笑容,道:“呵呵,我这个人对女人的体香特敏感,今晚,哦,是昨晚我抱你这么久,你这么特殊的气味,我怎能忘怀呢?”

面对不是同僚漂亮女孩,梁爽公子哥儿式调侃的语气又故态复萌。

梁爽说了,才醒悟对方才是第一次和自己打交道,这么说话,有失军人的身份。

身份就是无形的约束力,约束不同身份的人说和做符合各自身份的话和事。

梁爽暗骂自己一声,偷眼望去,只见黛娜没有生气,只是苍白的脸升腾起两朵红云,低下头,病态之中加上羞涩,甚是可爱。

黛娜呆呆地出了一会儿神,眉梢不展,似有闲愁。她柔柔地说:“梁大哥,你说话真逗,怪有意思的。”

梁爽悬着的心才回到心脏该落脚的位置,告诫自己别嬉皮笑脸地说话,于是他的脸严肃起来。

黛娜抬起头,望了望梁爽,呆了呆,用小手掩住小嘴,“扑哧”地浅浅笑一下,说:“梁大哥,你绷着脸干什么?不会是生气我打搅你的清梦吧?”

梁爽的脸不能继续绷着了,顺着她的话说:“你怎样赔偿我的清梦?”

这句话可有点不妥当,暧昧和调笑的成分也太重了。

黛娜的琼首垂得更低,连脖子也红了。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梁爽气得狠狠拧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他“哎呦”一声。

黛娜马上抬起头,关切地问:“梁大哥,怎么啦?”

“拍蚊子。”

“扑哧”,黛娜又掩嘴窃笑,嗔道:“现在怎会有蚊子?又开始胡说八道。都怪你,苹果掉到地上了,我为你重新削苹果吧。”

“黛娜小姐,我不想折寿,你还是让我长寿点吧?”

黛娜摸不着头脑,一脸怪异地望着梁爽,迷惑不解地说:“削苹果和折寿有什么关系?”

“国内第二富豪女为我削苹果的消息传出去,我走到街上还不被追求你的男士打死?这还不算折寿?”

“扑哧”,黛娜又笑了,但马上峨眉微皱,眼神似喜似悲,似怒似欢。

她幽幽地说:“我是出身豪门,但这不是我能选择和左右的。”

黛娜的声音轻轻的,软软的,柔柔的,越说声音越低,两滴清泪溢出眼眶。

靠,怪不得红楼梦中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嗯,除了雪鹰,好像刚认识的东万婉儿也不算)。

想起东方婉儿,梁爽才猛然想起还没有问方上校婉儿现在究竟怎样了,方上校从来没有见过她,为什么放心把击杀泛突圣战组织20号队员的重担交给她呢?

还有,婉儿这么一个女孩子,枪法为什么这么准?为什么对军事手语这么熟识?这绝不是临阵磨枪,活学活用的。看她的身手敏捷矫健,功夫很精湛,肯定自小就参加过残酷的训练。

东万婉儿究竟是一个什么人呢?

梁爽现在回想起婉儿的一举一动,发觉婉儿处处透露神秘,时时折射诡异,给他有高深莫测之感。

梁爽猛然想起他穿着泛突组织服装在下楼梯无意中撞倒婉儿,和婉儿搂在一起时婉儿的眼神。

他猛然醒悟当时婉儿的眼神寒冷彻骨,杀气冲天,如果他不是叫一声婉儿,否则,现在他可能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想到这儿,梁爽不寒而栗。

(今晚8点30分,我铁血社区-讨论区等着大家的光临——狂龙留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