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支持术前签字


最近关于北京朝阳医院京西分院孕妇的事情在网络上讨论的很多,本来好像没什么事,原先网友观点和舆论都是站在医院或者说是制度这一方,与俺观点接近,所以俺也就没什么说的,最近看到有其他论调,俺就也来说说。


正如标题,俺是支持术前签字的。个人理解现代社会的确立是建立在产权明晰的基础上的,现代社会的一切社会行为都牵扯到产权的归属问题,由产权的归属问题延伸到其他权利。为了合法合理的获得产权或出让产权就必须有知情权,而术前签字就是知情权所必须的。没有了这个以知情权为基础的术前签字医生凭什么给患者做手术?凭医生是专业人士?这么说专业人士可以代替非专业人士作主了?以此类推在经济领域、司法领域都可以这样了?


有人说这个事情事关两条人命,在患者家属明显做出不合理的决定下,医生有权利代替患者和患者家属作决定,此类事情不能推而广之。法条是保护大多数人的,为一个特例而修改法条是极其危险的,在专业人士的鼓噪下很难说以后就没有人以“人性”为由作出伤害他人权益的事情。既然特例不能推而广之,法律律条就不能开这个漏洞。


说个俺的亲历。俺老婆生病,去医院开刀,因俺几天照顾她没有休息,俺老丈人非要俺回家休息,俺拗不过只好回家休息。上午动的手术,下午俺估计手术早就该结束了,拿了一些东西就回到了病房。医生正在作术后的检查,俺老丈人不在病房,医生就跟俺说:你父亲是不是糊涂了?俺赶忙问怎么了。原来医生在手术中途找俺,想问是否同意切除俺老婆的一个器官,说很不好,可能以后还会复发。说俺老丈人没一点犹豫签字同意医生的手术意见。俺当时听得数九寒天汗都下来了,赶忙问是否切除了。医生说她在手术台上想了想,考虑到俺老婆还比较年轻,最终没有切除,而是化了几个小时慢慢剥离病变组织。还嘱咐俺以后要督促俺老婆多进行运动,加强体质。俺千恩万谢的送走了主刀医生,等俺老婆清醒后再把医生的话给她说说,俺老婆也很生气呢,说怎么不考虑她可能的想法,再怎么说也应该打电话叫醒俺,听听俺的意见啊,老爸怎么就乱作主,幸亏医生比较负责,那天你买点东西谢谢人家。


现在就说说假如没有术前签名。假如没有术前签字,医生就可以在没有满足俺的知情权的情况下,以为了防止以后可能的复发为理由,将发病器官切除,这样的手术谁会同意?其实从后来医生的表述来看,医生可以花很大的功夫慢慢剥离病变组织,以后只要加强锻炼就可以比较好的控制病情的反复。但假如没有术前签名,医生完全可以在术后以专业人士的身份将医疗结果强加给病人和病人家属,在这时医生很可能隐瞒了通过细致治疗及术后锻炼来控制病情复发的信息。在没有患者或患者家属签名同意的情况下,医生凭什么就可以替俺老婆作主,俺老婆的权利在什么地方表现了?医生其实只需将病情彻底的告知俺或俺老婆,俺和俺老婆自己会分析风险问题,在这里俺和俺老婆都愿意承担病情复发的风险,这就是知情权的胜利。


这个还是比较一般的情况,俺们是否可以假设,在没有术前签字的情况下,医生也可能将患者好的器官切除,然后在术后以不切除就必将影响到患者的生命为理由来糊弄患者和患者家属。因医生是专业人士俺们就必须相信,而其实医生可能只是怕麻烦,也可能将好的器官拿去换钱也说不定。而知情权的确立就可以比较好的控制这种情况的发生,假如俺不信这家医院,可以换一家继续俺的知情权。术前签字从法律上就保护了患者的知情权。


在回到上面说的关于患者及患者家属的决定是否合理的问题。医院是否有资格认定患者及患者家属的决定是不合理的?我们知道医院只是看病的地方,也就是说医院只有对患者身体病症作出判断的权利,医院也有提供治疗方案的义务,他没有代替患者选择是否治疗或选择治疗方案的权利,也就没有判断患者及患者家属的决定是否合理的权利。法律上若支持医院有判断患者及患者家属决定是否合理的权利,在现在的道德环境下,最起码我就不能肯定医院是否没有私心,最起码我就不能肯定医院的判断是否合理。


欧美等发达国家也是要求患者及患者家属术前签字的,虽然也有美国的医院对患者强制治疗的案例,但那是在经过法院判决的情况下强制治疗的。没有法院的授权,美国的医生也是不可以代替患者或患者家属做决定的。也就是说,虽然美国的医生也是专业人士,但美国医院的医生也是没有认定患者或患者家属的决定是否合理的权利。在美国患者及患者家属与医院的权利是平等的,医院要违反患者或患者家属的意愿,进行强制治疗是必须要得到法院的授权的。我们不能以美好的意愿替代法律的尊严,否则我完全可以因救助贫困人口这一美好的意愿去抢劫。立法的原则不仅应该保证目的的合理性也要保证手段的合理性。从这来看术前签字的制度是合理的,这个制度约束了医院以专业性对患者形成的不公平性。虽然有美国法院临时剥夺患者权利的案例,但美国法院并没有认定术前签字是非法的,美国法院也是支持术前签字的制度的。


就新闻报道来看京西分院作出了正确诊断,提供了最忧治疗方案,承诺了免费治疗,确认了患者及患者家属不进行手术治疗的意愿(报道说患者刚入院时神智清楚,明确表达了不手术治疗的意愿),通过110确认了患者与患者家属的亲属关系并认定患者家属有完全的行为能力,询问了上级机关的意见,唯独没有想到向法院申请对病患的临时监护权。对京西分院和他的上级机关来说,他们只有严格遵守法律的义务,没有以美好意愿为由违反法律的权利,对他们严格遵守法律的行为不应该指责,反而应该赞扬。对他们没有想到向法院申请对病患的临时监护权的问题,只能表示遗憾了。就案例本身来说,对这个遗憾的批评很多都是马后炮。按习惯思维,医院看到患者家属比较贫困,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患者家属可能是怕高昂的医疗费的问题而拒绝治疗,等医院大概确认患者家属不是因为医疗费的问题而拒绝治疗后,考虑到患者与患者家属的利害关系,自然想到这个肖志军是否是患者家属的问题,只好请110确认他们的关系,等确认关系后只能想到这家伙是不是疯了,等把这一切做完了,时间其实可能就不够了,要知道孕妇入院治疗到死亡总共也就3个小时。


当然,我们的医院以后也应该学习美国医院的做法,在患者明显作出不合理的决定时应该向法院申请对病患的临时监护权。为保证收治医院的判断的合理性,法院也应该能快速召集到最少其他两家医院的医生共同判断。虽然俺建议医院应该向美国医院学习,但对于术前签字的制度来说不反对,这样才能从根本上保证患者的知情权,也就从根本上保证患者的利益。


一个感叹是:幸亏有一个孕妇是记者,这个孕妇记者参与了劝说肖志军的行动,并几乎看到了全部过程,要不然我们可能又要指责医院了。轻一点的指责这是医疗事故,重一点的指责医院道德败坏。假如没有这个记者在场谁相信医院减免了患者李丽云全部的医疗费用?假如没有这个记者在场谁相信医院做出了正确诊断?假如没有这个记者在场谁相信医院决定手术不是为了多收医疗费?假如没有这个记者在场谁相信这次悲剧竟然是患者家属不明原因的拒绝手术造成的?假如没有这个记者在场谁相信李丽云死后肖志军“是医院谋杀了利丽云”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假如没有这个记者在场谁相信医院?谁相信其后肯定会来的调查及调查结果?这个假如下有太多的不相信。没有这个记者在场我们很多人是根本不管医院的解释是多么合理,也不管医院的证据是多么的合法,我们只知道去指责,我们只知道去同情,很多情况下,我们的指责是盲目的,我们的同情是廉价的。看来医院以后要设立一个科室,专门负责与媒体的联系,以后只要可能发生医患矛盾时,医院应该在第一时间向媒体爆料,请媒体派人来现场,或媒体直接派驻一个记者常住医院算了。不过到那时我们可能又要怀疑媒体是否与医院勾结了。我们很多人看问题不看证据(对证据的质疑俺支持,俺不支持抛开证据盲目的指责),只关心所谓的人情。不关心过程,只关心结果。医院解除病痛是应该的,治疗失败就是医疗事故,或者就是医院道德败坏,却忘了所有手术都是有风险的。古话说药医不死病就说的是医疗手段其实有局限性,医疗手段其实有风险性。当然,这一段算是题外话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