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联合报》4月19日社论】题:青年悲歌:起薪不如十年前

劳委会最近公布社会新鲜人起薪统计,宣称涨幅创下近三年“新高”。但如果想听实话,大学毕业生起薪2.6万元台币,其实比十年前台湾的大学毕业生平均起薪还低。“新高”的数字魔术,掩盖不住台湾社会在时光隧道中“倒退十年”的真相。

十年前,大专毕业生初进职场,轻易就能领得3万月薪。如今,年轻人不仅工作机会变少,薪水还不增反减。若把每年2%的物价上涨率计算进去,大学毕业生薪资实已不到十年前的80%。简单地说,新世代年轻人面临的是一个“家道中落”的台湾,闪亮的台湾经济奇迹已成明日黄花。

如果台湾看不到自己的倒退,就请看看左邻右舍。日本大学毕业生平均起薪约5.5万元台币,香港、新加坡和南韩都超过4万元;台湾不只敬陪末座,而且远远落后。一抬头,我们看到的只是人家冲刺扬起的尘埃。

高等教育投资培植的人才,无法从就业市场获得相称的回馈,追根究底,是台湾在市场需求和人才供应两端都出了问题。台湾的大学教育十年来极尽开放、快速扩充,大学录取率超过90%,人才供给端的膨胀远超乎计划。此时,如果台湾经济发展也能保持等速成长,即足以吸收这些人力。可惜我们这一阶段的经济陷人本土迷思,锁国僵化,压抑了企业开拓的雄心,也浇熄了经济成长的火力。人才供应端的加温,遇到市场需求端的熄火,结果是导致了高等教育成果的十年贬值,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恐怕还未到谷底。

台湾十年的停顿与失落,是一次又一次错估形势、一次又一次政策失误所造成。从李登辉的“戒急用忍”到陈水扁的积极管理”,若只视为两代主政者对两岸政策的保守思维,未免过于轻忽其为害之深重;可怕的是,十年来全球经济快速整合,台湾却独抱冷战时期的对峙心态,自外于全球化潮流。主政者自以为能以“独”抗“统”,其实是以“本土化”排斥了“国际化”。试问:台湾的大学毕业生被贬低的工作价值,难道不是在我们忽略的国际竞争中失却的吗?

这些年轻人应该要问;是谁窃取了他们的愿景?撇开人力培植与经济发展的失衡不谈,仅看近几年执政者的自私与浮夸,为讨好特定对象的预算一编数百亿,建设经费一掷百亿,主政者面对财政赤字累累,从来脸不红气不喘。这些,不都是在透支下一代的未来?

12年前许信良提出“新兴民族”概念时,即使不同意其主张的人,也不能否认台湾正处于一片向荣好景。但曾几何时,台湾不仅失去了昔日的荣光,失去了蒸蒸日上的动力,还呈现十年衰退的老态。今昔对照,台湾容颜和气势的变化,从“台湾钱,淹脚目”到“大学生没出路”,能不让人心酸?

事实上,这十年,台湾若能保持平均百分之四到五的经济增长,我们大学毕业生也可以和港新韩一样拿到4万月薪。可惜,这么低调的要求,也被大话连篇的主政者给毁灭了。台湾家道中落,却只换得统治者变成大富大贵,年轻世代面对自己的艰难人生,要问谁讨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