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二十四节 热血警察

远远的仍有枪声传来,空气中滚动着浓烈的硝烟和血腥的混合味道,地上则是几十俱日军尸体。这些尸体,散布四处,从大院的中央开始,一直到街上。不少尸体都是头朝外的,北后中枪。看得出他们是在逃跑的时候被击毙的。

六分局剩余的十多个警察,直到现在还无法相信,他们活下来了,而凶残的鬼子,则一个不剩的死光了。

这个巨变在不到一分钟之内就完成了。

而带来这个巨变,仅仅是一辆车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伤员。

“你们是哪一部份的?是少帅派来支援我们的吗?”有个警察问,他见这三个人,有二个是穿着东北军的军装,作警卫员装备,故有此一问。

两位“军装”,都没有答话,而是将目光投到了那个伤员上。这个伤员虽浑身是血,但那个粗大的胳膊,孕藏着无穷的力量。那如灯的眼神,让人不知不觉的要臣服。

卫华吼道:“日本鬼子,杀我同胞,占我国土,横行霸道,是个男人的就跟我走!打鬼子去!”

六分局的人,无疑是整个东北警察队伍中,最有血性的人。听卫华一吼,心中的那团火就被点燃了。嗷嗷叫着,要跟着去。有的收拾武器弹药,有的高举了刺刀。

警察局中,那些当官的,看到卫华穿着病号服,显然是直接从医院里出来的,连军装都没有穿。不知他是什么人,但从卫华的排场(福特轿车、两警卫员)上猜测,卫华应该是东北军的高官。在这一片混乱的时候,有这么一个高官,不顾少帅的命令,带着兄弟们抗战。这等于有了主心骨。再者,这人刚救了大伙一命,无论于公于私,都应该无条件的服从卫华的命令。

卫华上车,丁二踩动油门,急打方向盘,从警局大院里倒车出去。

警察门见卫华一马当先,匆匆收拾东西,装上警车。这辆警车,其实就是一辆吉普,虽然被日军的掷弹筒炸得面目全非,还能开动,也算一个奇迹。

轿车开出大门,卫华叫丁二停车,指着鬼子的机枪小组的沙袋掩体道:“扛二袋,放在车前盖板上,又对后面的警车道,那儿有二挺机枪,带上。”

警局不是军队,火力很弱,这二挺机枪对于他们来说,等于是捡到宝了。欣喜的搬到车上。

吉普车小,装不了多少人。连司机在内,仅六个人。超载了二人。为了发挥机枪的火力,超载的二人,不得不下车步行。这二人,看到卫华将沙袋置于车前,当掩体,有样学样,顺手也抬了二个沙袋放在警车上。这样,就构成了二辆土制“装甲车”。

哪里有枪声,就说明那儿有战斗,有战斗的地方,就有热血的中国警察。卫华催促着丁二,直奔最近的枪声所在地。

这二辆土制的“装甲车”虽然很难看,但上面的四挺轻机枪,威力不容小视。此时的日军坦克还没有驶进沈阳城。四处出动,到处屠杀的大多数为鬼子的在乡军人(退伍兵),他们火力很弱,几乎没有重武器,再加上措手不及,往往一个照面就被扫倒在地。

一路奔驰,一路解救,从上午战至下午,救下了数以千计的警察。这些警察有的是被打散了的,有的是被鬼子俘虏了的,有的是在等死的,猛的发现有“高官”来救他们了。十分感激,没等卫华号召,他们就主动跟上了。

由于卫华是乘车,他们跟不上,就征集街上的车辆。然后,像卫华那样,装沙袋架机枪。变成“装甲车”。这些“装甲”,五花八门,有的是卡车,有的吉普车,有的是客车,甚至还有脚踏车。

土制“装甲车”队伍越来越大,等到商埠地北市场,十间房公安分局警察第三公安分局时。“装甲”车队,已经有了三十二台车,数百名警察。

在“装甲车”队,来之前的二十分钟,三百多名鬼子,闯入商埠地北市场。派人爬上电杆,割电线。十间房公安分局警察上前制止。日军开枪射杀。中国警察还击。这三百多鬼子,在联队部的直接指挥下,包围了第三公安分局。命令缴械。这个分局的警察,眼看着敌众我寡,而少帅又命令不许抵抗。只好投降。(史实。)

日军冲进去正在缴械时,忽然听到外面枪声大作,接着在外围警戒的鬼子,纷纷退回院中,依靠高高的院墙进行还击。

联队长提着指挥刀,往外面看,吓得脸色都白了,外面来了好多车,好多警察啊。光轻重机枪就有二十多挺。猛烈的火力,压得日军连头都抬不起来。

这时,有人外面喊话:“里面的兄弟,我们是三局的刘能啊,自己人,打鬼子啊!”

那些正在缴械投降的警察,听到援兵到了,呐喊了一声,端着枪冲向鬼子。已缴了枪的,则赤手空拳的扑上去。架在房顶上的鬼子机枪响了,中国警察一片片的倒下。

听到里面有动静,卫华喊道:“杀啊!”

数百警察纷纷跳下车,在机枪的掩护下,向警局大院猛攻。

鬼子可就苦了,腹背受敌,防得了后面,防不住外面。没多久就被中国警察汹涌的浪潮吞没了。

一位佩戴着中校军衔的分局局长,捡起鬼子的联队长指挥刀,走到卫华的车前,道:“长官,这是一把佐官刀!是我们胜利的象征,你留作纪念吧。”

“不用了。”卫华拖着虚弱的身体,从车内挤出来,晃了晃手中的刀道:“这是一把将官刀,曾经属于日军第二师团,师团长多门二郎中将。我有它做纪念足够了!”

局长惊得下巴都掉了,这位长官好神勇啊,竟是刺杀那位多门中将的英雄。骇道:“长官,您属于哪个部份,我怎么从没有见过您?”

东北军有数千军官,局长不可能个个见过。但卫华的形体太特殊了,太强壮了,是那种一见就不可能被忘掉的人。局长不禁要怀疑起卫华的身份来。

卫华吐掉一口血,笑道:“我不是你的长官!也不是张少帅手下的兵。”

“那你是?”

“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我叫卫华。保卫的卫,中华的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