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丝绸,织花技术的历史

历史事实 收藏 1 607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2_2_13476_6513476.jpg[/img] 中国丝绸的历史   专家们根据考古学的发现推测,在距今五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时期中期,中国便开始了养蚕、取丝、织绸了。到了商代,丝绸生产已经初具规模,具有较高的工艺水平,有了复杂的织机和织造手艺。   在西周及春秋战国时期,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能生产丝绸,丝绸的花色品种也丰富起来,主要分为绢、绮、锦三大类。锦的出现是中国丝绸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它把蚕丝优秀性能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丝绸的历史

专家们根据考古学的发现推测,在距今五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时期中期,中国便开始了养蚕、取丝、织绸了。到了商代,丝绸生产已经初具规模,具有较高的工艺水平,有了复杂的织机和织造手艺。


在西周及春秋战国时期,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能生产丝绸,丝绸的花色品种也丰富起来,主要分为绢、绮、锦三大类。锦的出现是中国丝绸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它把蚕丝优秀性能和美术结合起来,丝绸不仅是高贵的衣料,而且是艺术品,大大提高了丝绸产品的文化内涵和历史价值,影响是很深远的。到了秦汉时期,丝织业不但得到了大发展,而且随着汉代中国对外的大规模扩展影响,丝绸的贸易和输出达到空前繁荣的地步。贸易的推动使得中原和边疆、中国和东西邻邦的经济、文化交流进一步发展,从而形成了著名的“丝绸之路”。这条路从古长安出发,经甘肃、新疆一直西去,经过中亚、西亚,最终抵达欧洲。


三国、两晋、南北朝的长期战乱,造成对黄河流域经济的严重破坏,到了隋代,中国蚕桑丝绸业的重心已经转移到了长江流域。


唐朝是丝绸生产的鼎盛时期,无论产量、质量和品种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丝绸的生产组织分为宫廷手工业、农村副业和独立手工业三种,规模较前代大大扩充了。同时,丝绸的对外贸易也得到巨大的发展,不但“丝绸之路”的通道增加到了三条,而且贸易的频繁程度也空前高涨。丝绸的生产和贸易为唐代的繁荣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宋元时期,随着蚕桑技术的进步,中国丝绸有过短暂的辉煌。不但丝绸的花色品种有明显的增加,特别是出现了宋锦、丝和饰金织物三种有特色的新品种,而且对蚕桑生产技术的总结和推广也取得了很大的突破。


明清两代,由于资本主义的萌芽与发展,丝绸的生产与贸易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丝绸生产的商品化趋势日渐明显,丝绸的海外贸易发展迅速。但是,封建制度对生产力的阻碍也十分突出,中国丝绸业在苛捐杂税和洋稠倾销的双重打击下,陷入了十分可悲的境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丝绸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从1980年到1990年的十年间,中国生丝产量从3.6万吨上升到5.7万吨,增长了1.58倍;丝织物的产量增长了2倍多;丝织品消费量也从4亿米增长到了12.2亿米,增长了约3倍;出口的生丝占世界生丝贸易量的80%以上,绸缎也要占50%上下。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又争得了在世界丝绸市场上的主导地位,丝绸业成为国家的创汇支柱产业。


1)丝绸织花技术的发明


到了商朝(约前16世纪——约前11世纪),我国的蚕桑生产和丝织手工业有了进一步发展,并受到统治者的重视。考古工作者在商朝贵族的墓葬中,常常发现玉蚕和金蚕。商朝铜器的装饰花纹中,也有蚕的形象。商朝的甲骨文中还有蚕、桑、丝、帛等字。

丝织品不仅成为统治者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而且还成为他们死后的殉葬品。考古工作者在洛阳等地商朝贵族的墓葬中,就曾发现了不少腐烂的丝织遗痕。在河南安阳还发现了商朝一个埋葬马车的车马坑。马车是当时大贵族的殉葬品之一,一般埋在坟墓的前面。这些殉葬的马车上面,覆盖着朱红色的布帛,由于年代久远,布帛已经腐烂,但它留在土中的残迹,还看得十分清楚。

随着丝绸生产规模的日益扩大,生产技术也有了进步,发明了织花技术。这对人类的物质文化,是一个巨大的贡献。织花的丝绸也是在河南安阳一个商朝贵族的墓葬中发现的。这块织着回形几何花纹的绢子,包在一个铜钺〔yuè月〕上面。这种铜钺是死者生前用来作礼器的,死后用织花绢子包起来放入墓内作殉葬品,后来绢子腐烂,就在铜钺上留下了花绢腐蚀的残痕。

此外,在故宫博物院,还保存着一把商代遗存下来的玉戈,这把玉戈也残留着几种丝织品的残迹。其中有一处保留着清晰的雷纹绮的残痕。

在奴隶社会,奴隶主过着奢华的生活,而创造丝绸的劳动大众,却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劳动人民被当作会说话的工具,可以随便杀戮或出卖,据周代(约前11世纪—前770年)舀鼎的铭文记载,用一束丝一匹马,就可以交换五个奴隶,说明奴隶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统治是非常残酷的。


2)精细的分工


商周时期,我国已经有了官府专营的丝织手工业,它和民间的丝织业同时发展着。官府为了便于管理手工业生产,设置了号称“百工”的各级官吏。在丝绸生产方面,周朝政府设立了“典丝”官,专门负责丝织品的质量检验以及原料储存和发放等事务。另外还设立了“筐人”和“■〔huāng荒〕人”,负责煮练丝帛;设立了“染人”,负责丝帛及其他纺织品的染色;设立了“画”和“缋”〔huì绘,就是画花纹〕,负责丝帛和其他纺织品的画花绣花等装饰加工;设立了“典妇功”,管理纺织生产。因为当时从事纺织生产的,主要是妇女,所以把纺织劳动称为“妇功”。

那时候,王室四时八节的礼服和各种仪仗旌〔jīng京〕旗,帷幕巾布等等的织造,也都有专官管理。这些东西大都用丝绸来制作,足见周朝官府工场的丝绸生产,规模是相当可观的。丝绸生产的专业分工,也是很细致的。

当时,除了官府专营的丝织业之外,民营的丝织业也十分发达。政府设有“载师”官,负责管理民间的丝织业生产。我国西周到春秋时期(前770—前476年)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里,就有不少诗篇描绘了妇女们养蚕织帛的劳动情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织锦”的出现


“织锦”是一种多彩织花的高级丝织品,这种华贵的丝织品在西周已经出现了。《诗经》里,就有不少地方提到“锦”的名称,例如:

萋兮斐兮,

成是贝锦。

角枕粲兮,

锦衾烂兮。

锦衣狐裘。

衣锦褧〔jiǒng冏,麻衣〕衣,

裳锦褧裳。

彩绸亮啊花线明啊,

织成贝纹锦。

《小雅·巷伯》

漂亮的牛角枕啊,

闪光的花锦被。

《唐风·葛生》

锦衣狐皮袍子。

《秦风·终南》

锦衣外面罩麻衣,

锦裳外面罩麻裳。

《郑风·丰》

《诗经》里有“锦”字的诗句还很多,我们不能一一引述,仅从上面所引的一些诗句里,就可知道锦的用途已经很广泛,人们用它来做上衣、下裳和被面等。

1975年考古工作者在陕西省宝鸡茹家庄发掘了两座西周奴隶主贵族的墓葬,出土了的文物中有一些玉蚕和丝织品的印痕。丝织品的印痕有些附在铜器上,有的附在尸骨下面淤积的泥土中。这些丝织品有的是三、四层堆叠着,可见在埋进去的时候,数量是相当多的。编者曾对这些丝织品的标本进行分析,认定品种有绢,经锦,和用“辫子股”针法绣成图案的刺绣,绣针针脚整齐,技术很纯熟,朱红色的地子和石黄色的绣线,色彩至今仍鲜丽如新。经锦是用两组以上的不同色的经丝,直接在织机上织出花纹,以一色作地纹,另一色作花纹。经锦的出现,标志着我国丝绸织花技术的重大发展。这种经锦在辽宁省朝阳县西周墓和山东省临缁东周墓出土的丝织品中,也曾经发现过。


(4)丝织生产遍九州


春秋、战国(前475—前221年)时代,人们开始使用铁制工具进行生产,社会生产力大为提高,丝织品的生产也更加普遍。据史书记载,当时九州中的大部分州,如兖、青、徐、扬、荆、豫等州,都能够生产丝织品了。其中,兖州蚕桑很盛,出产“织文”——一种织着彩色花纹的丝织品。青州出产檿〔yǎn演〕丝(野蚕丝)。徐州产玄纤、缟〔gǎo稿〕,玄纤是黑色的细绸子,缟是一种未经染色的薄绸。《战国策》里有这样一句话:“强弩(有臂的弓)之末,力不能入鲁(今山东)缟”。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强弩虽然能够射穿坚硬的铠甲,但是到了力将尽的时候,就连很薄的鲁缟也射不透了。扬州出产织贝,织贝大概就是贝锦一类的东西,花纹和花贝壳上的条纹很相似,所以称为“织贝”或“贝锦”。荆州出产玄、纁〔xūn勋〕、玑组,玄是黑色,纁是用茜〔qiàn欠〕草多次浸染而成的红色;玑组就是穿珠子用的丝带。豫州出产纤、纩〔kuàng矿〕,纤是细绸子,纩是丝绵。

丝织品生产日益扩大,它的用途也越来越多。诸侯朝见天子以及诸侯间互相拜访、集会结盟等重大政治活动,必须用丝绸和美玉等物作为礼品。比如,当时作为礼品的六种美玉当中,璧玉必须配上帛,琮玉必须配上锦。《战国策》记载说:楚庄王有爱马,用锦给它做衣服。

诸侯们死后,丝织品是很重要的殉葬物,甚至棺材的内壁都要用丝绸装裱。在长沙战国时代楚墓中发现的殉葬品中,就有织花丝带(皮包上的带子),彩画加绣的丝绵被,两色提花的织锦,各色花绮、绢、纱罗、刺绣等丝织品。棺木四面内壁上裱糊着绣有精美的龙凤花纹的丝绸。棺木上面覆盖着帛画。1958年在长沙左家塘第44号战国楚墓出土的丝绸,品种更为突出,光说经锦就有六种不同的花色,花纹多数是几何纹,其中有一件褐地色小方格花纹的锦,经丝密度达每厘米140根,纬丝密度每厘米60根,每个小方格宽不过0.2厘米,小方格中心还嵌织着凸出的中心花。那是专门用一组特殊的“挂经”织成的,这组“挂经”只是在织中心花时同纬丝交织,在其余的地方它是浮挂在织锦的背面的,所以称为“特殊挂经”。这种“挂经”同纬丝交织的次数比普通的经丝少得多,它所承受的张力比普通的经丝也就少得多,如果不把“挂经”和普通经丝分别卷在两个送经速度不同的经轴上,织物表面就不能保持平整。由此可见,我国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使用多经轴的织机了。此外还有一件在深棕色地上织对龙对凤,并且加朱红地几何纹条子的经锦。这件经锦的花纹采用了自然形的形象,这在织造技术上也是重大的发展(因为过去只织制形象规则的几何纹),而且朱红色的彩条是专门采用牵“彩条经线”的办法织出来的,这就为后来汉代的“多色彩条经锦”技术,奠定了基础。

1982年1月,考古工作者又在湖北江陵城西北21公里处发掘了一座公元前三世纪左右的战国楚墓马山一号墓,这座墓是一棺一椁的小型土坑墓,但棺内放满了丝织品,有六条宽46、长179—190厘米的锦绣丝衾(被子),和尸体上包裹的十余件用各种丝织品制作的衣著,品种有绢、纱、罗、锦、绣、绦等。锦的花纹多是自然形的风格,其中有一件是由龙、凤、神兽及舞蹈人等七种题材组成的。刺绣的针法仍为辫子股绣法,但针工规整。有一件绣罗单衣,用红、黑、金黄等色丝线绣出两面对称的龙、凤、虎纹。虎身用红黑两色绣出交错的斑条,正反两面花纹都非常清晰,龙凤和虎的形象威武雄壮,有蟠跃奔腾的气势。

我国春秋战国时期的丝织品,已经开始向国外交流,因此在国外也有所发现,例如在苏联南西伯利亚的巴泽雷克古代游牧民族的贵族墓葬中,也发现了来自我国春秋时期的丝绸鞍褥面,上面绣着精美的凤鸟穿花纹样。

此外,丝绸还是一种很重要的商品。春秋战国时期一些资力十分雄厚的大商人中,有不少是做丝绸买卖的。例如战国时候的大商人白圭〔guī规〕,就是靠做丝绸、粮食等生意发家致富的。

在丝绸贸易的刺激下,生产技术先进、土地肥沃的齐、鲁地区,迅速发展成为当时我国丝绸生产的中心地区。这一带桑麻遍地,妇女们不仅会刺绣美丽的花纹,还能够织出很精致的丝绸。因此,人们誉称齐国“冠带衣履天下”。“齐纨鲁缟”是当时极负盛名的丝绸品种。


(5)丝绸品种花样繁多

随着丝绸生产技术的不断提高,春秋战国时期的丝绸品种也进一步多样化了。当时一些文献材料上提到的丝织品的名称就有帛、缦、绨、素、缟、纨、纱、縠、绉、纂、组、绮、绣、罗等十余种。这里还没有把前面已经说过的高级传统品种贝锦、织贝、织文……计算在内。可见我国古代丝织品种是多么丰富多彩。

帛、缦、绨都是没有花纹的普通丝织品,绨的质地较厚。缟、纨、纱、罗、都是细薄的丝织品。其中纱、罗的组织比一般的丝绸复杂,它的经丝是互相缠绕纠织的,表面有透明的纱眼。明清时期纱眼布满织物表明的叫做纱,纱眼每隔一段距离成行分布的,叫做罗。我国古代所谓的纱,指方孔纱而言,它的经丝并不缠绕,但间隔疏朗、留出孔眼,就是现代织物学上所讲的假纱罗组织,在我国古代则称作或方孔纱。绮是斜纹起花平纹织地的丝织品。绫是以斜纹组织变化起花的丝织品。縠是表面起皱点的丝织品,因为表面的皱纹象粟粒状,所以叫做縠,其实就是绉。绉是利用两种撚〔hián年〕度不同的强撚丝交织而成,因它们发生不同的抽缩而起皱纹。机织纱、罗、縠、绉的出现,是我国丝织技术的巨大进步。纂、组是丝带子一类的织物。长沙出土战国时的丝带子,有的虽然只一厘米左右宽,但上面还织着精美的彩色几何花纹,也可说明那时丝织技术的进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