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0/

十二月的莫斯科,严寒的冬季,足以使每一个愤青的热情都冻结住,街上没有行人,没有乞丐,没有生物,有的,只是被茫茫大雪所覆盖住的一片片凋零的建筑物,整个莫斯科似乎就象一座被废弃了多年的遗迹,只有房屋中透出的点点灯火和房顶的烟柱,告诉着人们,这里还有人居住。

红场两侧的墙边隐约可以看到一些抽象色彩的喷绘画,那是年轻的俄共分子在冬季的夜晚画上去的,老人们有时也会怀念20年前那个至少还算是世界一极的国家——苏联,至少在戈尔巴乔夫时代,他们也没有生活在如今的一片混乱之中,变回资本主义的代价是惨重的,第三代总统执政后所面临的种种问题日益突显,北约的东扩,中东恐怖主义的向北延伸,还有南方那个古老的黄人国家对外蒙及中亚威慑力的逐步加固,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北方的大洋要是被美帝的舰队封锁了,那么俄罗斯这头灰熊,也就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了,分裂势力在国内的各个方向踊跃突出,俄罗斯在经历着自上个世纪10年代后的又一次大混乱,大衰退。或许,他们又将回到莫斯科大公的时代,成为世界列强的垫脚石.............然而可怕的是,政府的无能与百姓的无助。

卡加洛夫此时正在莫斯科大学的一间小教室里和几个年轻学生交谈着,“俄罗斯需要的是我们,腐朽的资本主义注定会在我们的时代终结,让我们站在列宁的肩膀上,去完成他伟大的事业。”

时代永远是在变的,马克思知道,列宁知道,叶利钦当然也知道..........历史的大趋势,尽管总会有些波折,但它仍然在不停的向前流动着..............

----------------------------------------------------------------------------------------------------------------------------------------------------

........十数辆轿车所组成的车队缓缓朝克宫方向的高速上行进着,来自机场的黑色波涛,在凛冽的寒风中显得那么肃穆,庄严,还有凝重,大人物的车队,行使在空无一人的莫斯科近郊大街上,车里的人见证了这个伟大帝国从荣耀走向衰败的毁灭之路。

愿上帝保佑俄罗斯。伊万洛夫看着眼前的物是人非,心中默默祈祷着。天煞的波兰,在背弃了后斯大林时代伟大的传统友谊之后,终究投向了美国的怀抱,即使总统派了我去谈判,现在证明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伊万洛夫心中知道,当苏联解体之后,没有了强大的后盾和每年的经济军事援助,作为一个世界二流弱国,但却又处在东西欧要冲的波兰,自然会投向美帝的怀抱,在西方的民主与自由的和平演变的大环境下,波兰人享受着新盟友们所付出的面包与黄油,在嘴上的大胡子粘满了碎屑与肉末的时候,自愿而强制的忘记着被苏联所庇护的半个世纪。

我早该知道,当红旗从克宫降下的那一刻,我们就被无情的抛弃了..........伊万洛夫郁闷的打开随身携带的小酒瓶,往嘴里灌了几口伏特加。甘冽的酒气并没有使心情变的更好,只是无故又增加了几丝悲哀。

将酒瓶放回怀中,坐在宽敞的后座上,车里的暖气与柔软的沙发,还有弥漫在周身的上好的伏特加的气味,看着外面天翻地覆之后的破落与寂寥,这是一种使人无法承受的痛楚,尽管他已经忍受了几千个日日夜夜的心灵的鞭挞与折磨而没有发出一点对总统和国家杜马的决策相左的意见,但是个人的意志,是不会为外界简单而惨烈的变化所左右的。

伊万洛夫喃喃道:“或许,我们错了..........”

毁灭之路是俄罗斯人自己走出来的,也只有俄罗斯人自己去承受...........

愿列宁保佑苏联...........在潜意识的深处,身受东正教多年教义的伊万,不知什么时候却已埋藏下了业已改变的信仰.........那是在他出生后在苏联的辉煌岁月中在红旗小学里所接受的一点一滴的熏陶...

---------------------------------------------------------------------------------------------------------------------------------------------------

额尔齐斯河五十公里外,中俄边境...

这里是草原,但西方人更爱称其为旷野。一百五十年前,或许这里应该是乌里雅苏台的管辖之地,时代是在发展,世界在不断的变化着,现而今,这片在沙俄时期从清国夺下来的领土,仍然在白人的统治下,而这里的蒙古人,或许就是11世纪被欧洲人称为“黄祸”的后裔们,正在经历着他们又一次的改朝换代,但无论如何,这片土地在近4个世纪的时间里,一直都处于两大帝国的统治下。

对于生活在这里的成吉思汗的子孙们而言,他们无疑永远的失去了12世纪蒙古草原部落的野性与狂放,这是蒙古族和其他草原各游牧民族的悲哀,农耕文明最终战胜了游牧文明,致使它成为了野蛮与落后的代名词,种种以往,证明着人类文明之始过后的不变定律——历史是由胜利者所书写的。

格里高里是一个老头子,这是生理特征上的断言。格里高里是一个农民,这是职业上的断言。格里高里,是一个俄罗斯人,这是国籍上的断言.............他今天并没有去务农,其实不只今天,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活干了,种子都没有,种什么,吃什么,靠什么来养活家里的小孙子,格里高里郁闷着,正如同广大俄罗斯人一样。但也并不是毫无出路,他走在旷野上,并不孤独,因为如他一样的俄罗斯人在远东地区滞留了太多太多,而他们必须为了自己和亲人的生存而活着。

三五个人一道,远远望去,旷野上熙攘的人群,朝着南方徐徐的走着,但是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没有人能够知道,各人的境遇是不同的,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那里是天堂,还是凄凉?

“老兄,你到那边去准备干些什么?”

“管饱的话,什么都干,你呢?”

“你看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能干什么,就过去看看吧。”

格里高里并没有讲真话,顾虑是应该有的,跟他对话的那个人诧异的看了看他,似乎认定这个老头一定是在开玩笑。

两枚红星勋章,裹在内衣的包里,被格里高里紧紧的握着。

看脚程,也就个把小时了吧。格里高里看着南方天地之间的连绵,迈步向前走去。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