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表哥中文名字叫张扬,英文名字叫弗兰德,他和表舅在94年的时间去啦美国找他妈妈,表舅母在美国的一家工厂上班是设计人员。后来表舅和舅母离拉婚,表哥就和表舅在美国的新罕布什尔州住下,表哥一直想在美国上大学,可是他对军事也很入迷,后来他打电话问我在国内好参军吗 我说你是外国户口,回来不一定要你,他说为啦拿到绿卡,就在美国当兵吧!在美国想拿到绿卡,男人去当兵,女人就嫁给一个恶心的美国佬!这样绿卡就好办啦!


表哥在他所在地参啦军,部队番号好像叫国民警卫队,一个二流部队,一般也不往外国派去作战。他后来给我电话说这个部队很松散,训练也不是太严格,就是他们的黑人教官很凶,老是看不起亚洲人,说亚洲人像女人没有力气,把他和几个韩国人当成训练对象,他们在部队时间还有个小日本!那两个日本人经常被排挤在边缘,美国佬和这些亚洲裔的人都不愿意和他们交往!


后来表哥几个月没有和我联系,我以为是他在部队训练太忙,我也是参过军的的知道新兵不准乱给家人打电话,后来才知道表哥去拉伊拉克,我很担心,上次在伊拉克有一名中国裔的士兵阵亡,把我吓一跳,我还以为是他挂拉那!说实话我对伊拉克的恐怖分子袭击美国军队是表示高兴和欢迎的,但也同时有点担心如果表哥被袭击啦那我还真是也接受不了,因为我俩从小就在一起玩到大,到美国以后还是经常联系。过节啦他还送我和我家人礼物,哥俩的感情很好,如果被那个肮脏国家拉去当拉炮灰,我也很伤心,况且他是表舅唯一活下去的希望,现在表就每天都去美国士兵联系协会,打听张扬在那的情况,每天都睡不这觉!在伊拉克刚到的菜鸟是不允许给家人联系的,过来半年才可以!去年的夏天表哥终于安全的回到美国,没有受伤,不过表舅说他变啦!变得没有以前那样外向,变得没有话啦!让我好好地做他的思想工作,开导开导他!他在电话里说想回中国看看,现在他已经是美国人啦,07年初他申请退出现役,可是没有成功,美军现在正是最缺人哪能就这样放人!他就在聊天室和我说起来他在伊拉克的经历!


他在巴格达的市区和机场的路上执勤,每天都要去转一圈,还要帮助给路卡上的士兵送给养!他说美军只要一出去就全部把悍马车开到最快,坦克在后面殿后,有时间把坦克甩都看不见,后来被甩在后面的坦克不是狙击掉,就是被RPG打的瘫痪!美军军官就火啦,命令谁把坦克甩在后面谁就负责!后来坦克是没有被击中几辆,可是表哥的战友却被狙击手干掉的不少,他们在一起的几个关系不错美国兵,一个叫哈蒙 一个叫什么记不起来啦,哈蒙死得很惨他是被击中脖子的,血不是往外流的,而是往外彪血,表哥要上去给他止血,可是被他们的排长拉住 不让出去说“他在等你出去,我们要等待支援!”等到狙击手跑掉以后,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用最本能的求生眼神求他们救他,可他们却只能让他死去!张扬说那是他这辈子见过最恐怖的眼神!还有那个我忘啦叫什么的,他和班里的战友们都在一个路口喝咖啡,都还有说有笑,一声枪响,白花花的脑浆直接碰到他们的身上和咖啡杯里,有个年纪小的士兵直接吓得喊妈妈!我表哥说他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他们9个人玩全都傻眼啦,趴在车下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更不要说还击!他们在费卢杰后面清扫战场时间,他们几乎见人就开枪,不管是男女老幼,张扬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这样疯狂,只是想把弹夹里的子弹全部泼在人身上,他打完枪以后,仔细的看看每个士兵其实都一样的表情,那脸上的表情是恐惧和兴奋的掺杂!


在以后的巡逻中爆炸几乎是很平常的,只要爆炸过后老兵就会提着他们的屁股,在看着像恐怖分子人群开枪,他们过后看着令人发指的场面,有人的内脏,残缺不全的人头,到处是血迹,还有受伤在哀求的人,有一次他们班的一名美国籍的士兵,被一个受伤平民的拉住裤子,看都不看就有枪直接打死,还是爆头!排长只叫着快上车,快上车!根本不去里那些受伤的平民!他们在市区巡逻时间,由于害怕被袭击,车速开的非常高!那简直就是赶时间,疯了一样的开车,悍马车疯狂而过,有的平民就被这样撞死,还有在路卡上,被恐怖分子袭击时,自己人还有很多的误伤事件,还有自己人向自己人开枪,特别是一名普通的一等兵在精神崩溃后开枪杀死啦自己的连长,打伤多名士兵!后来被遣送回美国审判,这些都是在电视看不到的!




张扬说完这些他在那边哽咽起来,哭得像个小孩,我说老表这不怨你,你自己要调整心态,不要老想在那边的镜头,我知道我的劝说没有用,可是我还是想帮帮他!这场没有人性的战争已经在美国人眼里感觉到厌恶和恶心!谁能医治这些人的心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