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故事之最高使命 正文 第八章【B10血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0/


第八章【B10血型】

凌晨四点。

A市第一人民医院三楼,灯火通明。

“病人失血过多,很危险……我们必须马上给他输血!”主刀医生急得满头大汗,“病人背部的刀伤最深处达到了5厘米,子弹还在体内,现在病人的血压直线下降,因此我们必须马上找到符合他的血型的人。”

李队心急如焚地问道:“你医院的血库里没有存血吗?”

主刀医生摇了摇头:“我已经安排人去找了,可是血库里没有符合病人的血型,哎……”

“他妈的,你们早干什么去了,如果救不活雷警官,我一枪毙了你。”李队已经失控了,抓住主刀医生的皮胸就要开打。

王明慌忙上前制止:“李队,你冷静一点……”

“雷光伤成这样了,我怎么冷静?”话虽这么说,但是李队还是松开了手,他使劲抓着头发,急得似乎要将头发都扯掉一样。

“都怪我……呜呜……都怪我……是我害了雷警官……”

白雨边哭边蹲在了地上。

大伙见小姑娘哭得这么伤心,眼睛都发红了,连李队的眼睛都湿润了,他训斥队员们的时候曾说过这样一句:流泪的男人是最没出息的。可是这会儿,他自己却忍不住了。

白雪双眼冒泪水,但是她却很冷静,柔声问主刀医生:“你们给雷警官验血了吗?”

“嗯。”主刀医生点了点头。

“他是什么血型?”

“B10型。”

“B10型?真的吗?”白雪兴奋得差点手舞足蹈了,她急忙捋起衣袖,“请你快点抽我的血输给雷警官,我的血型正好是B10型。”

“是吗?”主刀医生松了一口气,“那好我们马上验一下你的血型。”

“不用验了,我自己的血型我还不清楚吗?雷警官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会害他的。”

主刀医生犹豫不定。

李队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动手,人命关天的大事,她会拿这种事当儿戏吗?真迂!”

主刀医生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白小姐,请你跟我进抢救室,因为病人失血过多,抵抗力严重下降,所以抽血与输血必须同时进行,只要他的血压没有问题,我们就可以立即动手术。”

李队正欲跟进去,主刀医生将他拦住了:“李队长,请止步,你不能进来,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见他对自己这么客气,而且说的又在理,李队很配合,立即后退了。

他刚才之所以对医生大吼大叫,乱发脾气是因为太担心雷光了。在工作的时候,他很严肃,对队员的要求很高,队员没有办好事或把事办砸了,他骂起人来毫无情面可讲,就像一座活火山,动不动就爆发了。但是,若是哪个队员受了伤,他比他们的亲爹亲妈还要着急。这正是他的可敬之处,因此,尽管队员们常常被他骂得狗血淋头,却没有一人对他有成见。

雷光是刑警支队里唯一的一名公大本科生,李队特别器重他,雷光没有让他失望,要文能文,要武能武,是个办案能手,而且特别有性格,胆子也大,李队特别欣赏他这样的热血男儿,并打算在年底将他提个副职。

现在雷光伤成了这样,他的心脏似乎被针扎一般,疼痛不已。

在南湖大道发生的事,虽然警方没有抓获现行犯,但是谁都能猜出,此事一定与高云龙有关,只可惜没有任何的证据。他心想:若是雷光没有被抢救过来,他马上就去找高云龙算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李队越来越着急了,他在抢救室的门口不停地来回走动。

然而,白雨是最担心雷光的,也是最伤心的。在她看来,雷光伤成这样,都是因为救她的缘故。她默默地抽泣着,方丽怎么也劝服不了她,只好任由着她伤心落泪。

于她而言,每一秒钟都好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半个小时后,主刀医生打开了抢救室的门,白雨抢在李队的前面问他:“雷警官怎么样了?”

主刀医生摘下口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微微一笑:“手术很成功,病人没有生命危险了。”

“真是太谢谢了你。”李队伸出双手捧住主刀医生的手,“刚才我太冲动了,对不起,请你不要与我计较。”

主刀医生笑了笑:“呵呵……没关系,你的心情我理解。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好领导。”

“呵呵,过奖了。”

李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松开了手,问道:“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主刀医生点头道:“嗯,不过不要与病人说话,他的身体还很虚弱。”

李队点了点头,轻手轻脚地进入了抢救室,一直坐到天亮,他才回局里。

※※※

刚进办公室,他的手机就响了,看了看显示屏,是个陌生电话号码,由于常常有人向他求情,因此他一般不接陌生人的电话,但是雷光脱离了危险,他的心情分外轻松,于是按下了接听键。

“李队,您好。”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队怔了怔,见对方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又貌似认识自己,于是和气地问道:“请问您是哪位?”

“呵呵,李队,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怎么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我是高云龙,昨天晚上我们都见了面。”

“有事吗?”李队冷冰冰地问道。

对方似乎一点也不计较,嘻笑道:“呵呵……我打电话给您,有两个意思,一是谢谢您昨天晚上放了我宾馆里的工作人员,您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

李队打断了他的话:“第二个意思呢?”

“听说昨天晚上有人暴力袭警,而且开枪打伤了警察,真有这么回事吗?”

“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要主动投案自道吧?”李队没好气地说道。

“呵呵……您真会说笑,怎么可能呢,我的第二个意思是想提醒您,千万别怀疑到我的头上来了哟,我可是一个民营企业家,我做的全是合法生意,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干出那种胆大妄为的事,昨天晚上我的宾馆有一点小小的问题,是我管理不到位才出的漏洞,我一定会及时整改,请您放心。”

“哼!高云龙,总有一天,我会办倒你!”李队将手机挂了,此时,怒火攻心的他有一种想杀人的感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