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六十二章 迷惘的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马车在一处豪华的院落面前停了下来,秦中鹰下车看着眼前的院落,不愧是世子,有这么好的院落当家,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拥有一所这样的房子,家里在养一个向北宫月音那样美丽贤惠的妻子,人生还有何所求啊。“大人,这边请。”侍卫请他进去,“我问一下,为什么这个府院没有匾额啊?”秦中鹰问,“大人进去见了世子便知了。”侍卫催促他进去。秦中鹰点了点头,昂首进入。

一个年轻公子此时正站在大堂上,面色苍白,看着跟夏龙扬的五官有一些相似,但是瘦弱的身体却跟夏龙扬夏龙燕兄妹相差很远。“殿下,你怎么起来了。”两个侍卫急忙上去想扶他坐下,夏龙飞却摆了摆手,用微弱的声音说,“秦大人是我北凉的栋梁之才,怎么能坐着接待,那不是太失礼了。”他用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看了看秦中鹰,“秦大人,请坐。”秦中鹰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急忙伸手,“殿下请坐。”夏龙飞点了点头,费力的坐在椅子上,秦中鹰也急忙坐下,“不知道世子叫在下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没……没什么。”夏龙飞话没说完就开始剧烈的咳嗽,一旁的侍卫急忙拿了一杯药来,夏龙飞喝了两口,呼吸逐渐恢复正常,“让秦大人见笑了。”夏龙飞不好意思的说,“在下天生便有肺病,大夫曾经说我活不过20岁,不过在下今年已经29岁了,虽然身体欠佳,但是起码还活着。”“殿下真乃豪杰啊,忍受病痛29载,并且负责北凉多项事务,此绝非凡人能做到。”“不过是略尽义务而,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像龙扬,龙燕那样纵横沙场,纵然死也不能瞑目啊。”夏龙飞叹了口气,秦中鹰也能感受到他的悲伤,每个人天生就不是平等的,身体,才能,家庭背景等决定了他们今后的路,只有少数人才能打破这条命运之路。“秦大人,老实说我之前是反对你的计策的,现在看来,虽然北凉军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彻底击败了风灵族,大人功不可末啊。”“殿下过奖了,秦中鹰不过尽本分而。”“虽然我对秦大人的很多建议颇有微词,但是对于秦大人本人,我可是十分敬佩,大人今年有20了吧。”“还没过20。”“等大人过20大寿的时候我一定亲自来庆贺。”“殿下,我们这些常年在外打仗的人都是有今天没明天,所以也没那么多讲究。”“年轻才俊,又不居功自傲,秦大人将来的前途一定不可斗量啊。”“殿下吉言,中鹰惶恐。”秦中鹰机械性的回答,他很清楚夏龙飞还没有说到关键的地方,“秦大人觉得这个府院如何啊。”“大而不空,雅而不华,景致极好,殿下的品位真是不错,不过怎么不见下人和殿下的家人啊。”夏龙飞笑了,“秦大人真爱说笑,这是秦大人府上,我的下人和家眷岂能随意出入啊。”秦中鹰吃了一惊,“在下何时有此等府邸。”“这是王爷赏赐的。”夏龙飞说,旁边的侍卫上来说了句,“这可是殿下给你请求的。”“多嘴。”夏龙飞斥责,侍卫急忙后退了一步低下头。“秦中鹰何德何能……”“秦大人不必过谦,单凭大人出谋划策消灭风灵族,长途奔袭风灵谷,又以9人之力不费一兵一卒就让草原3族归顺我们,此等功劳放眼北凉有谁可以比,此宅归大人也是理所当然。”“不过我任北安府参军要驻扎北安府,此处府邸也空有摆设,不如请殿下奏明王爷,赏赐其他有功之臣吧。”“秦大人如此功劳只担任一介参军不是太屈才了吗?”夏龙飞笑着从旁边拿出一纸文书,“机略府正缺一个副督统,秦大人智谋过人,最适合不过了,不仅是王爷,在下也看好大人,一旦担任副督统大人就是将军了,而且用你的才能帮助北凉更加强盛。”“殿下太看的起我了。”秦中鹰一阵冷笑。“还有,秦大人已经快20了居然还没有取妻实在是为了北凉的战事耽误了将军,不知道将军有没有心上人啊。”“殿下,秦中鹰还是校尉,暂时还不是将军。”“迟早的事情,你可以先熟悉一下,那么将军可有中意的人?”“殿下,在下并没有心上人。”夏龙飞叹了口气,“如果小妹的脾气不是那么暴燥,我一定要她嫁给将军,不过在下府上有一个美人,可是绝世美人,如果将军不嫌,就赠将军为妾,若将军他日看上他人,可以明媒正娶为正室,当然肯定是大家闺秀……”“殿下,秦中鹰多谢殿下的好意,只是这些东西秦中鹰都不能接受,秦中鹰是北安府参军,眼下北安府正是关键时期,请恕秦中鹰不能离开,更何况秦中鹰已经接到了去弄100万两黄金的任务,能不能完成还是个问题……”“秦大人,我可以告诉你,东凉府乐胜之将军没有因为我二弟的举动而停止对我们的援助,就是说北凉现在并不急缺钱用,大人没有必要去弄那100万两黄金,只要我跟父王说一声就可以了。”“多谢殿下,但是此事秦中鹰已经夸下海口,纵然是刀山火海也不能有丝毫退缩,这是我们北府军的规矩。”“秦大人就这么挂念北府军吗?”夏龙飞冷冷的说。“兄弟都在北府军中不得不挂念啊。”秦中鹰叹了口气,“我那班兄弟都是笨蛋,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如果我不在,他们出了事情会连累整个北凉的,等我把他们教育成能独当一面的人才,一定会回来领殿下的情。”秦中鹰起身,“如果殿下没有别的事情,秦中鹰告退。”秦中鹰站起身向外走去,夏龙飞在后面大声说,“秦大人请放心,这个府邸是秦大人的,我会给大人留着的。”秦中鹰走出了府邸,一个手下愤愤不平的说,“殿下,这小子实在不识抬举,要不要……”夏龙飞笑了笑,“如果他不能为我所用,而且如此忠诚于二弟,那么他只能是个祸害,风灵族已经完了,他的军事才能没有多大的用处了。”……

秦中鹰走出府邸,深吸了口气,他现在感觉累了,比打仗还累,自从踏上北凉城的土地起,他就感觉到了一场无形的战争已经开始,而这些不是能用刀枪解决的。一辆马车猛的在他前面停了下来,这回又是谁呢?秦中鹰想,车帘掀起,只见一个人正冷冷的看着他,不是别人,正是欧振鹏,“秦大人要回驿馆吗?正好同路,可以顺便送大人一呈。”“那就多谢欧大人了。”秦中鹰大摇大摆的上了车,马车又迅速在路上急速奔驰起来。

“秦大人乔迁新居,欧某人不能到访祝贺,真是失礼啊。”欧振鹏先开口,“不过按理说大人是二殿下的人,但是世子似乎也很看好大人啊,大人前途真是不可限量。”秦中鹰笑了,“不是不可限量,是不知道下一秒还能否活着,被暗骑营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啊。”“正如你所说,世子身体不好,所以虽然在后方颇有功劳,而且朝中大臣们都对他赞不决口,但是王爷却未必会立他,而二殿下在军中名气很大,英勇善战,这是王爷最喜欢的,所以二殿下继承王位的机会也很大。”“那么暗骑营站在哪边呢?欧大人又站在哪边?”秦中鹰问。“哪边都无所谓,其实暗骑营必须绝对服从王爷的安排,所以无论最后得到王位的是世子还是二殿下我们都会无条件的追随,我们不能偏向任何一边。”欧振鹏无奈的说,“但是。”他的话锋一转,“我们不能允许有人将龙飞殿下和龙扬殿下玩弄于股掌之间而获取私利。”“你是在说我吗?”秦中鹰一脸无辜的表情。“同时受到两边的器重,同时又有王爷的信任以及靠着二殿下而笼络的一群忠实又有才干的年轻手下,这样的人再加上足智多谋,就完全有能力将两位殿下玩弄于股掌之间而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我有什么目的呢?”秦中鹰问。“我不知道。”欧振鹏干脆的回答,“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目的,有人想升官发财,有人想名垂千古,有人想追求某一领域的最高境界,但是你不同,我看不出你有任何目的。”“那么就以莫须有的罪名来监视我不是太失礼了吗?”秦中鹰笑着说,“人不可能没有目的,尤其是你这样的人。”欧振鹏回答,“或许你自己也没发现而已,或许你的目的只是想一个一个的打败对手,无论是风灵族人还是其他草原民族,当这些对手被击败后你又会寻找下一个对手,无论是外敌还是内部的人,你不能让自己的才能白白荒废掉,所以才一回北凉城你就开始不断想方设法扩大北安府的势力,以二殿下为借口实际是扩充你的势力,同时为下一次的战斗做准备,当然你也发现了朝中的变化,当你了解王爷在继承人上的问题后,你可能会义无返顾的投入一场对内的斗争中来,甚至有可能完全逆转整个形势,又或者你打算让两边两败俱伤而自己取而代之,所以……”“所以?”“所以你要小心点,暗骑营不会介入继承人的斗争,同时也不会让你有机可乘,因为你实在太危险,无论对两位殿下还是整个北凉来说。”车子停了下来,“准备在这里动手吗?”秦中鹰问,“你不要误会,这里是北凉城,暗骑营也不是可以为所欲为的组织。”欧振鹏掀开车帘,“驿馆到了,大人请回吧。”秦中鹰看了看外面,“多谢将军了。”“你要记住,不要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也不要做任何可能危害到两位殿下的事情,更不要做一些打破北凉平衡的事情,暗骑营会盯着你的。”欧振鹏拉上帘子,马车迅速离开,秦中鹰此时也感觉到有些脊背发凉,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于是迅速走进驿馆内。

南宫盛依然在床上睡大觉,李一中也没有回来,秦中鹰一个人走进房间里躺在了床上,自己的目的,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当初离家出走不过是想自己闯出一番天地来,眼下功名有了地位有了,但是这些却并不能让自己满足,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呢?和夏龙扬等人在一起的日子固然快乐,但是更多的同伴就是追求吗?夏龙飞给的房子,美女,地位,官职,这些东西在他的眼里就更不值得一提了。秦中鹰闭上眼睛,要那么多目的干什么?自己还不到20岁,应该走一步看一步,在人生中的交叉点很多,不如就随心所欲的走下去,看看到时候会有什么结果,不过看来自己的对手是不会缺乏了,把他们一个个的碾碎就是自己目前的目的,至于其他的,暂不考虑。

李一中哭丧着脸推门进来,脸上青了一块,“怎么了谁打的你?”秦中鹰吃了一惊,李一中的剑法高超,一般人是打不过他的,“我爹。”李一中回答,“都是你叫我回家,结果我爹一看见我就大打出手,要不是我妈拦着,我就破相了。”“画交给你爹了吗?”“给了,他看了后抱着我哭了半天。”李一中指指身上的湿痕,“还说什么也不让我走了,我只好跳墙跑了出来。”“干的漂亮。”秦中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科举的成绩需要1个月后才能出来,那时如果你不在会如何?”“吏部会记下我的名字,然后给我挂名候补,其他人都分配完了可能会把别人都不愿意去的地方分配给我。”“比如北安府。”秦中鹰回答,“那正好,只要你爹不闹的话应该就能定下来。”“我爹可没那么没出息。”李一中回答,“他从来没有利用自己的职权为自己做过一件事情。”“此等清官将来必然是龙扬的得力助手啊。”“什么?”“当我什么都没说过。”秦中鹰警惕的回答……

第2天一早,1000名士兵在驿馆前整齐的排列开来。秦中鹰走出大门,只见一个军官必恭必敬的向他行礼,“末将徐广盛见过秦大人。”秦中鹰一抱拳,“确实见过,徐大人的手……”“秦大人费心了,早已经不碍事了。”徐广盛每当看见手上的伤痕就不会忘记这个一招就把他的兵器打脱手的小小士兵,不过之前的小兵现在已经是长鹰校尉了,这一级别中最年轻的人,而他却还只是个建功校尉,级别差了许多,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的不公平。“末将奉命带1000人前来协助秦大人,不知有何吩咐?”秦中鹰看了一眼他的士兵,然后把他拉过来一边,“徐大人的队伍里有没有最近才加入的士兵?”“那怎么可能呢?秦大人要的是精锐士兵,这些都是精心挑选的,都是在王府担任职务数年以上的士兵,绝对不会是贪财的人。”“那就好。”秦中鹰点了点头,“我们这次任务是带100万两黄金回来,如果队伍里有人眼红这些黄金的话,我们可就惨了,我们死活是小,北凉得不到这些黄金麻烦就大了。”“末将明白。”徐广盛自信的回答。

“这么早,谁啊?”南宫盛睡眼朦胧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秦中鹰看了看他,“我是谁?”“你在说什么啊,秦中鹰?”“你自己是谁?”“你在耍我吗?”南宫盛大声问。“还好,看来你的精神还比较正常。”“只是比较而已。”南宫盛恼火的说,“再在那里呆一个时辰我就真不正常了,到时候一定四处追杀你。”“李一中。”秦中鹰没有理会南宫盛,向里面大喊,“来了来了。”李一中一身书生打扮跑了出来,“你这是什么打扮?”秦中鹰问,“今年的新科状元肯定是我,到时候回去担任文职,总得先适应一下官服吧。”“好,随便你了,现在我们要出发了,目标是海鹰城。”秦中鹰命令,“现在我宣布一下命令,每个人自己准备干粮和水,我们不统一提供,吃饭时间自己定,不许吃别人的东西,不许喝别人的水,每天休息时轮流由其中100人进行警戒,休息时间不定,担任警戒的队伍也不固定,由我来直接决定在哪里休息,什么时候出发也是我来决定,一路上没我的命令不准进村子,不准进城镇,不准停下,如果掉队就自己想办法归队,或者就近到附近的部队报告然后返回北凉,我许可这样,但是我是不会为任何一个人而放慢脚步的,所有人把自己的东西都放下,除了随身衣物武器和食物水之外不许携带任何东西,南宫校尉将会负责断后,李都尉负责警戒,都明白了吗?”“明白了,大人。”士兵们虽然对于这些不近人情的命令有些抵触,但是毕竟都是精锐的部队,这些还是可以做到的。徐广胜则暗暗点了点头,秦中鹰能当长鹰校尉也绝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武功够高,或者在龙扬身边。

队伍很快出发了,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小巷里,有几个人正在远远的看着他们,“这样不好下手啊。”其中一个人说。“秦中鹰果然名不虚传,做事够仔细。”“不过那又如何,他始终无法逃脱我们的手掌。”“100万两黄金和秦中鹰的脑袋,哪个更值钱呢?这趟生意,肯定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