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血---第二部

吉姆思乡的心情越来越沉重了。以前他苦于无人诉说,自从队伍撤退到丛林,他感觉到中国士兵在仇视他这个英国顾问,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中国远征军从踏上缅甸土地的那一刻起,英国人不仅没有帮助中国军队,而且还在不时地拆中国人的台。先是让中国军队滞留在中缅边境上,不让他们立即投入到战争中去,让中国官兵失去与日本人交战的最好时机,英国人的本意是想让日本人和中国人在缅甸战场上两败俱伤,坐收渔利的自然是他们英国人。

英国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中国人会败得这么快这么惨,英国人刚从缅甸撤到印度,中国人便在缅甸立不住脚了。这多少有些令英国人失望。

中国官兵不是傻瓜,英国人在中间玩的手脚,中国人看得一清二楚。虽然这种决策是英国的高层人物做出来的,但他吉姆毕竟是英国人。他早就感受到了中国官兵对他的这种敌视,随着队伍进入丛林,他的英籍顾问身份也随之消失了,现在他变成了一名普通士兵,在用最后一丝力气走出丛林。

吉姆想活,生存的欲望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刚进入丛林的时候,他担心中国士兵会出其不意一枪把他打死,把对英国人的仇恨都发泄到他一个人身上。那些日子他真是惶惶不可终日,他远远地离开这群中国人,只是在后面跟随着。后来他发现,中国官兵没人正眼瞅他,他带入丛林的干粮也吃完了,饥饿迫使他不得不走近人群,只有在人群中,他才会感到踏实一些。可仍没有人理他,况且语言也不通,唯一能和他对话的就是王玥。王玥对他也不冷不热的,他从王玥的目光中看到她正在和高吉龙一点点地亲近起来。

吉姆虽说有些瞧不起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军人,觉得他们是一群没有文化、没有教养的蠢猪。可高吉龙让他改变了对中国军人的看法,那场丛林阻击战,前后将近打了一个星期,东北营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敌人,沉着冷静,英勇善战。那时他就暗想,要是英国人能像中国人这么不怕死,日本人的阴谋一定不会得逞。队伍一进入丛林,吉姆最担心的是队伍会一下

子散了,各自逃命。但他没料到的是这支中国败军不仅没乱,在营长高吉龙的指挥下齐心协力地在和丛林搏斗,直到最后葬送在丛林里。他被中国官兵这种精诚团结精神深深地震撼了,这支军队没能打败日本人完全是因为他们英国人在中间做手脚。

吉姆现在有些为英国人的行为而感到忏悔了。

这支落败的队伍,终于走到了最后时刻,起初几十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了他们五个人。莽莽丛林仍无尽头,他们的出路到底在何方,就是走出丛林,那里又将是什么地方呢?仍然是缅甸,还是中国?他说不清,也不知道。英国人都走了,回国的回国,撤到印度的也安全了,现在这偌大的丛林里,只剩下自己这名英国人了。吉姆想到这,感受到了前所没有的孤独。

第60节:《中国血》(60)

前方到底是哪里,丛林还有多远?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吉姆心里空洞得如一个无底洞,他在这洞里挣扎着。

现在,他像个女人似的在喋喋不休地唠叨着,他是在说给王玥听,王玥躺在担架上,她睁着眼睛,望着眼前密密匝匝挤在一起的丛林。高吉龙走在前面,默默不语。

“我的女儿该有五岁了,她是个漂亮的小女孩。”吉姆这样说,他知道王玥在听他说,他不停地这么说下去,才感到心里轻松些。

“去年我休假回英国,我那女儿都会在沙滩上奔跑了,我们那个小镇就在海边……晚上睡觉都能听到浪花拍在岩石上的声音……真是太美妙了……”

吉姆一边说一边喘息着,回忆使他变得愉快起来,黑瘦的脸颊上露出了两缕少有的红润。

“我的妻子伊丽莎白是个调酒师的女儿,她调出的鸡尾酒味道真不错,每次喝完酒,我都要到大海里游上好一会……伊丽莎白带着我们的女儿站在沙滩上……那是多么美妙的日子

呀……”重重无力的喘息,使吉姆说不下去了,刚才红润起来的脸颊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突然脚下一软,他跪了下来,差一点让王玥从担架上掉下来。

王玥小声地冲走在前面的高吉龙说:“咱们歇会吧。”

高吉龙停了下来,背靠在一棵树上,他顺手折了一支草茎送到嘴里嚼着。绿色的汁液很快地流进了喉咙。他们就是靠这些植物生存着。

童班副搀扶着沈雅也在后面赶了上来,在距他们不远的地方坐下来,几个人对望一眼,谁也没有说话,仿佛已没有说话的气力了,其实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吉姆在啃着一块树皮,他的样子有些恶狠狠的。啃着啃着,他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他一边哭一边骂:“亚力山大,上帝不会饶恕你的。”

亚历山大是吉姆的上司,是驻缅英军的指挥官。

吉姆已经咒过无数次该死的亚历山大了。吉姆哭完了,又啃了两口树皮,树脂咽得他翻了几次白眼,最后他还是把树脂咽了下去。他抬起头,努力地向远处望去,到处是密匝匝的丛林,他喃喃着:“亲爱的伊丽莎白,可爱的女儿,你们在干什么呢?”

有两滴清泪顺着吉姆的眼角流了下来,他默默地朝着东方在胸前划着十字。

王玥听着吉姆絮絮叨叨的叙述,她的心里并不好过。她从小就恨这些英国人,是英国人给缅甸带来了灾难,她更恨那些日本人,如果没有日本人引起的这场战争,缅甸人在英国人

的压榨下只是贫穷。战争要比贫穷可怕上十倍,是战争让她失去了亲人,也是战争让她走进了这死亡丛林。吉姆的哭泣,让她产生了同情。是啊,要是没有战争,将会多么的美好啊,

说不定,他们一家人已经生活在昆明郊外的老家里,天空宁静而又安详,到处是阳光,到处是光明。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见到阳光和天空了,是该死的战争和丛林,让他们失去了这一切。

不知什么时候,丛林里响起了歌声,他们循声望去,是沈雅在唱歌,她倚坐在一棵树上,她的身旁坐着童班副,是童班副让她唱的歌,歌声轻轻的,缓缓的,像一缕风在林间吹过。

我的家在东北的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九一八,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离开了我的家乡,

整天价在关内流浪,

流浪。

哪年哪月才能回到我可爱的家乡。

……

这首著名的流亡歌曲当时许多中国人都会唱。

歌声低低柔柔地飘着。高吉龙的两眼里热泪滚滚,王玥也泪眼朦胧了,就连吉姆也被那悲切的旋律震撼了,他听不懂歌词,可旋律却使他想起了英国东部那个傍海的小镇,那里有他的妻子伊丽莎白,还有他五岁的女儿。

童班副的泪水点点滴滴地汇聚到胡子上,那里凝成了一片晶莹,他睁开了眼睛,望着沈雅。沈雅唱完之后,便无力地偎在童班副的怀里。

半晌,又是半晌,高吉龙站了起来,向童班副和沈雅走去。他还从来没有认真地打量过这个来自师部的女兵,他站在他们面前,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她一眼,最后冲童班副说:“好好照顾她。”

第61节:《中国血》(61)

童班副不知为什么,听了这句话直想哭。

前园真圣大队走到这个份儿上也已山穷水尽了。

他们的队伍刚好也剩下五个人,少佐前园真圣,少尉佐佐木,军妓小山智丽,另外还有两个士兵。饥饿、疾病以及不可抗拒的丛林,使他们快要疯了。

少尉佐佐木两天前亲手杀死了一个伤兵。那个伤兵的双脚烂得已经不成样子了,但他仍然随着队伍往前走,后来实在走不动,他就爬。

晚上宿营的时候,伤兵也终于爬到了营地,其实他们往前走的速度比爬行也快不到哪里去。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在和几个幸存的中国官兵在并行着往前走,走着走着,他们就落在

了后面,为了省些力气,他们干脆踩着中国官兵的足迹往前走了,这样一来,他们就省掉了许多体力,他们不即不离地随着中国官兵往前走,他们休息,他们也休息。仿佛他们是一对配合默契的伙伴。

那个伤兵爬到营地后,脚伤使他一直不停地呻吟着。伤兵一声接一声的呻吟,使佐佐木的心里烦躁不安,他已经查看那伤兵几次伤情了,刚开始那双脚烂得流脓流血,后来就露出白森森的骨头,的确,那个伤兵快不行了。

烦躁的佐佐木就一次又一次地向前园真圣请示,他报告说:“前园少佐,小山一郎不行了。”

前园真圣闭上了眼睛,他对伤兵无可奈何。

佐佐木又一次说:“小山一郎就要死了。”

前园真圣睁开了眼睛,昏暗中他看见佐佐木的一双眼睛是红的。

佐佐木又来到那个伤兵身旁,伸手捅了捅小山一郎伏在草地上的脑袋。

小山一郎吃力地扬起头,他看见了佐佐木,然后哀求道:“佐佐木君,救救我。”

佐佐木咬着牙说:“一郎,你就要死了。”

佐佐木真心实意地盼着小山一郎早些死,因为他饥饿得实在受不了了,以前死的那些伤兵,佐佐木都偷偷地把他们尸体上的肉割下来吃了。后来,他发现不仅自己在偷吃这些阵亡兄弟们的肉,少佐前园真圣、军妓小山智丽也在吃,几乎活着的人都在吃。佐佐木觉得吃同伴的肉是理所当然的,于是,他的胆子果然就大了起来。

他一次次前来察看伤兵小山一郎的病情,不是在关心他,而是在盼望他早些死去。他下意识地摸了几次腰间的刺刀了。以前他就是用这把刺刀割掉了同伴身上的肉,这把刀很好用,先刺进去,然后一剜,一块肉就下来了。佐佐木不满意的是,这些死亡伤兵身上的肉少得可怜,每个人都已经瘦得皮包骨了,只有双腿和胳膊上还有些肉,让饥饿的佐佐木很不满足。眼见着一个又一个同伴死去了,活着的人也越来越少,吃完他们,还吃谁呢?这种疯狂的想法时时困惑着佐佐木,最后佐佐木又绝望地想,吃完所有的人,就该吃自己了。佐佐木的念头疯狂又现实。

他向前园真圣报告小山一郎的伤情,他巴望着前园真圣下一道命令把伤兵小山一郎杀了,那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大吃大嚼一顿了,这一顿足够让他撑到两天后。可前园真圣什么也不说,这就令佐佐木很不好办。前园真圣是他们的长官,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擅自行事,况且小山一郎还活着。

入睡之前,他爬到了小山智丽身边,他要吃人的念头已经无法遏止了。他要杀人,要吃人,只有军妓小山智丽才能缓解他这一疯狂的意念。他一把抱住小山智丽干瘦的身子,小山智丽很快便迎合了他,根本不用脱什么衣服了,他们的衣服早就不能遮体了,他伏在小山智丽的身上,小山智丽机械地呻吟着。小山智丽的身子硌着他的骨头,他觉得一点也不美妙。他对小山智丽的生命力感到吃惊,自从进入丛林以后,所有的官兵一下子都疯狂了起来,因为他们每天都在死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明天会活着。死亡让他们绝望,死亡让他们疯狂,他们发泄自己这种疯狂,只能一次次,不厌其烦地爬到小山智丽的身上,折磨着她,宣泄着自己。小山智丽始终尽职尽责地迎合着他们每一个人,这样的生活却奇迹般地没能让小山智

第62节:《中国血》(62)

丽死去,她却活了下来。佐佐木为女人这种顽强的生命力而感到吃惊了。

此时,他伏在小山智丽的身上,除了感到硌得他有些难受外,一点也没有减轻他疯狂的念头,他的脸贴着小山智丽的脸,他喘息着,小山智丽也喘息着,他们的样子似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终于,他的嘴碰到了小山智丽又瘦又长的脖子,鬼使神差地他咬住了她的脖子,小山智丽惨叫了一声,这一声惨叫让佐佐木清醒过来,他大口喘息着从她的身上滚下来。

小山智丽呻吟着说:“佐佐木君,你差点咬死我。”

佐佐木在心里疯狂地说:“我要吃了你。”

不知过了多久,佐佐木睡着了。只一会儿,饥饿又使他醒了过来,在他不远处伤兵小山一郎仍在睡梦中一声声地呻吟着。佐佐木的疯狂又一次被小山一郎的呻吟点燃了,他已经忍无可忍了,他想再向前园真圣少佐报告一次小山一郎要死了的消息,后来又想,去他妈的,小山一郎还没死呢。

这么想完之后,他向小山一郎呻吟的方向一点点地爬去,他终于摸到了躺在那里的小山一郎,他的另一只手摸到了腰间的刺刀。于是,他用一只手捂住了小山一郎的嘴,一只手提着的刺刀狠狠地向小山一郎的心脏刺去,一股腥热的血溅了出来,这股腥热让他兴奋得颤抖不止,他拔出刺刀,伏下身去,去吮吸着刀口流出的鲜血,可惜小山一郎体内的血太少了,少得他还没有喝几口就没有了。

他又挥起刺刀向小山一郎的腿剜去……

第二天一早,佐佐木看见小山一郎的尸体只剩下了一副空空的骨架了。他记得自己只吃了两块小山一郎大腿上的肉,别的部位他还没有来得及吃,他就睡死过去了。

他们都睁开了眼睛,似乎都没发现小山一郎的死,他们的目光望着别处。

他走到少佐前园真圣的眼前说:“小山一郎死了,这回真的死了。”

前园真圣又闭上了眼睛。

佐佐木回望的时候,他发现军妓小山智丽和那两个士兵也都闭上了眼睛。

佐佐木大声地说:“一郎死了,哇,死了。”说完他就向前走去。

他们一律向前走去。

自从吃过第一个人开始,佐佐木的眼睛就开始充血了,一直那么红着。从此,他一直也没有忘掉要吃人的念头,他要吃人,恨不能一口也把自己吞了。

佐佐木疯了,他在不知不觉中就疯了。当然他自己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是疯了,同样走向疯狂的人们也不知道他疯了。

一小股中国官兵时隐时现地走在这几名日本官兵的前面。佐佐木时常想扑过去,一口口把那几个中国官兵也吃掉,这种冲动使佐佐木颤栗不止。

于是,他又一次次向前园真圣报告:

“我要杀了他们。”

前园真圣就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仍往前走。

没有少佐的命令,佐佐木不敢轻举妄动。

佐佐木就不厌其烦地说:“我要杀了他们。”

前园真圣少佐终于愤怒了,挥手打了佐佐木一个耳光,骂了一声:“八嘎。”

这一巴掌使佐佐木清醒了一些。

前园真圣就说:“你冲过去,他们会杀了你的。”

佐佐木知道中国士兵的厉害。那一次,他们已经把他们团团围住了一个星期,后来还是让他们逃脱了,不仅逃脱了,还让他们死亡惨重。清醒过来的佐佐木知道自己冲过去,不仅杀不死这些中国人,说不定自己还会被中国人杀死。佐佐木不想死,他暂时放弃了向中国士兵袭击的念头。

就连军妓小山智丽自己也惊叹,自己的生命力会如此强大,竟会一直活到现在。小山智丽亲眼看到那么多身强力壮的士兵,都一个个地倒下了,倒下的不仅仅是士兵,在她的心中,天皇的力量在一点点地减少。

丛林,这该死的丛林使她震惊,是它扼杀了天皇的士兵。她的心在为天皇流血、流泪。军妓小山智丽鼓励自己要顽强地活下去,为了这些天皇士兵,为了著名的前园真圣大队。

她爱天皇,也爱前园真圣少佐,在她的面前,前园真圣就是天皇的化身,她爱前园真圣在自己的心里神一样的形象。当初,她是属于少佐前园真圣一个人的,她也知道前园真圣是爱她的,这是她在走进丛林以后才体会到的。以前的前园真圣要她的时候,总是那么温柔,像一对夫妻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前园真圣和她做爱时,完事之后,时常把她搂在怀里悄悄地流泪,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曾问过他,他什么也没有说。

第63节:《中国血》(63)

他们后来终于迷路了,士兵们绝望了,他们一律都疯狂着。刚开始,有的士兵忍受不住丛林的折磨,自杀了,活着的人们也失去了走出丛林的信心,他们整个像一只没头的苍蝇,东一头西一头地冲撞着,往往走了几天之后,又走回到了刚出发时的地方。魔鬼一样的丛林,使他们每个人都产生了疯狂的念头。后来前园真圣决定向北方行走,于是,就这么一路走了下来。

小山智丽看着那些绝望的士兵,她决定把自己献给他们,献给这些绝望中的士兵,她希望通过自己让他们快乐起来,走出绝望,走出丛林,参加天皇的圣战。

那天晚上,她躺在前园真圣的身边。这些日子前园真圣也显得狂躁不安,他亲手杀死了两名因疯狂而不听指挥的士兵,进入丛林以后,少佐前园真圣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她,让她即感到快活,又感到恐惧,在她的印象中以前的前园真圣从来不这样。

那一天晚上,前园真圣要了她之后,一边流泪,一边在抚摸着她。在他的抚摸下她全身感到发热发烫了。这时,有士兵的哭泣声传来,先是一两个人,后来就是一群人,哭泣声响成了一片。前园真圣也在哭,但没有声音,是在默默地流泪。小山智丽听着男人的哭声,心被啄了一下,又啄了一下。

她冲前园真圣说:“可怜的天皇士兵。”

前园真圣听了她的话没有说话,一只握着她乳房的手却用了些力气。

她又说:“我们会走出去么?”

前园真圣仍没有说话,只是摸着她的手不动了。

她还说:“可怜的天皇士兵,他们都要尽忠了。”

他的手从她的身上移开了。

她坐了起来,跪在草丛上。她觉得,那群即将死去的士兵是那么的需要安慰。她终于说:

“前园君,我要把自己献给他们。”

前园真圣仍没有说话,但她感觉到前园真圣的身子动了一下。

她终于向他们走去,走向了一群绝望的士兵。她走到了一个正哭泣的士兵身边躺下来,拉过士兵的手说:“来吧,我知道你们需要我。”

那个士兵先是吃了一惊,接着就恶狠狠地扑过来,伏在她的身上,在最关键时刻,还掐她,咬她。她忍受着。直到那个士兵死尸似的从她的身上滚下去。

接下来,第二个,第三个……

她麻木了,只是机械地在完成自己的使命,是天皇交给她的使命,她是那么崇尚天皇,她没有理由不为天皇的士兵献出自己。

对每个伏在她身上的士兵她都说:“天皇在看着你们,我们会走出丛林的。”

她还说:“我们为天皇而战。”

她又说:“为天皇——而战——”

一个又一个士兵轮流地走进她,她觉得快要死了,她先是身体麻木起来,后来就渐渐失去了知觉。这一刻她才体会出前园真圣的温柔,士兵们的粗暴,他们每个人都在掐她,咬她,

直到把自己折腾得没有一丝气力了。

士兵们绝望地说:“我要死了,我们都要死了。”

她听到一个士兵完事之后说:“活着真是太美妙了。”

这一句话,让她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后来,她就那么麻木地睡着了,她梦见自己的身子疼得难以忍受,后来她就死了,身体在往一个无底深渊坠去,四周又黑又潮,她想呼喊,可是却没有一丝力气,后来她就想:我是为天皇尽忠而死的。

第二天,她在死亡的梦境中再一次醒来,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仍然活着。队伍又向前出发了,她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她的身子仍疼得钻心,被士兵们掐咬过的地方早已是青紫一片了,她坚强地隐忍着,拄着一根树枝一步步向前走去。

当她看到,昨天晚上她所安慰过的那些士兵不再那么狂躁绝望时,她幸福地笑了,这一切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回报,她没有理由不感到高兴。她一步步向前走去。

第二天晚上宿营时,她又一次向士兵们走去,士兵们需要她。一次又一次,她觉得自己真的就要死了。可是她却没有死。

第64节:《中国血》(64)

一天,在丛林行走中,她发现一个士兵似乎已经走不动了,跪在地上,捂着脸在哭泣,她走过去,蹲在这个士兵的身旁,用手捧起士兵的脸,她看见这个士兵还是个孩子,年龄不

会比自己大,只会比自己小,顶多也就十五六岁。

她像一位母亲似的抱住了他的头,轻声说:“哭什么,要往前走哇,走出丛林,我们才能完成天皇的圣战……”

小兵不哭了,愣愣地看着她,半晌他说:“我不想圣战,我要回家。”

小兵的回答,让她深深地感到失望了,她觉得自己有义务拯救这名小兵的灵魂。于是,她握住了这位小兵的手,把他的手拉到了她的胸前,她让他摸自己,随后她躺了下来,她没有料到的是,那个小兵抽出了自己的手,挥起手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然后抱住自己的头,歇斯底里地喊:“我要回家,回家——”

小兵的举动,让她感到吃惊了。

两天后,她发现那个小兵死了,坐在一棵树下就那么死了。他的身上叮满了蚂蟥,正有一群又一群白的黄的蚂蚁蜂拥着爬上他的身体,他的脸是那么的白,白得有些吓人……

她逃离了那个小兵,她感到恶心,蹲在一片草丛里干干地呕了半晌。

后来又出发了,她很快便忘记了那个想回家的小兵。

自从她把自己献给士兵们以后,她发现前园真圣对自己的态度变了,他总是在有意地躲避她,从来也不正眼看她一眼,似乎在逃避着什么。

有几次,她躺在前园真圣的身旁,他没有动,她伸出了手,抓住他的手送到自己日渐干瘪的怀里时,她发现前园真圣的手冰凉,凉得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从那以后,前园真圣再也没有要过她,她从前园真圣的目光中看到了寒冷,看到了死亡,他的目光,让她有些恐惧和惊慌。

随着士兵们一个又一个地死去,他们的人越来越少,前园真圣目光中那缕死亡的气息也越来越重。好长时间了,她没再听过前园真圣少佐说过一句话。他一直沉默着。

眼下他们就剩下这五个人了,他们沿着中国士兵走过的足迹,一点点地向前走着。

何处是尽头?小山智丽这么问着自己。

为了天皇,为了这些参加圣战的士兵,她要走下去。

前园真圣少佐看着手下的士兵在一天天地少下去,最后只剩下他们五个人了。他觉得自己的生命之路也快走到了尽头,丛林早就使他们这群官兵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了。前园真圣自从误入丛林,走向迷路歧途那一刻开始,便开始心灰意冷。

他随铃木敬司大佐秘密潜入缅甸,利用缅甸人反英的情绪,鼓动缅甸义军杀向英军。随后日本人也开进了缅甸战场,那一刻,他为自己的成功而暗暗得意过。铃木敬司大佐后来回到了国内,受到了天皇的嘉奖,他虽然仍留在缅甸,却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器重。前园真圣大队成了所有在缅日军的先头部队,这是天皇给予他的荣誉,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的职位会得到顺利的晋级,由少佐到中佐,一直到大佐,说不定还会成为一个将军。

他是从缅甸女人的目光中醒悟过来的,那时他前园真圣大队作为先头部队可以说是攻无不克,为了鼓舞士兵们的士气,他从不约束士兵们去强奸、玩弄缅甸女人,缅甸整片土地

都属于天皇的了,缅甸女人自然也属于他们的士兵。他承认,缅甸女人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他没来缅甸前,就曾听说缅甸有两大宝,一是缅甸玉,第二就是缅甸女人。缅甸女人的皮肤弹性极好,又有光泽,头发乌黑,薄薄瘦瘦的筒裙,小小的上衣,紧缚在肚脐以上的部位,露出她们的胸和半截腰身。这一切都构成了他对缅甸女人的强烈欲望。每到一处,他都要让勤务官为自己精心挑选最漂亮的女人送到自己的房间。他要欣赏她们,占有她们,就像占有缅甸这个国家一样。

缅甸女人却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望,他占有了她们,却没能占有她们的心。她们一律冰冷地躺在他的身下,让他把自己脱光,她们一声不吭,任凭他折腾。为了让她们应和他,他掐她们,打她们,咬她们,一直到鲜血淋漓,她们仍一声不吭。在做这一切时,他看到了她们冰凉而又充满杀气和仇恨的目光。他在这种目光中,冷了自己的身体。在他占有的缅甸女人中,他看到的都是那种千篇一律的目光。

第65节:《中国血》(65)

他在这种目光中恼怒了,疯狂了,他折磨着她们。有一次,他正在发泄着自己的不满时,他听到身下的女人突然用日语说:“该死的日本人。”这句话让他惊呆了半晌,最后他兴味索然地从女人的身上滚了下来。

前园真圣已经能把缅甸话说得很流利了。在随铃木敬司大佐入缅前,他就学过缅甸话,经过这几年的缅甸生活,人们已经很难听出他竟是个日本人。

他说:“你为什么要恨我们日本人。”

女人说:“你们占领了我们的土地。”

他说:“我们是来帮你们赶走那些英国佬的。”

女人冷笑了一声,仍冷冷地看着他,最后一字一顿地说:“你们日本人比那些英国佬还要坏!”

“八嘎!”他挥手抽了女人一个耳光。

一缕鲜血顺着女人的嘴角流了下来,女人充满仇恨地望着他。

他暴跳如雷,从墙上摘下指挥刀,明晃晃地架在女人的脖子上,狰狞地说:“我要杀了你!”

女人不动,躲都不躲一下,仍那么冰冷仇恨地望着他。前园真圣感受到了一股悲凉,征服一个国家的土地并不困难,要想征服一个民族真是太难了。他就连眼前这个缅甸女人都征服不了,还说什么征服缅甸这个民族。

“八嘎——”他又骂了一声,战刀刺进了缅甸女人的腹中,那个漂亮、年轻的缅甸女人,眼睛大睁着,仍那么充满仇恨地望着他。

从那以后,他每到一处,都要占有一个缅甸女人,然后让勤务官秘密地把她们杀了。这样做他仍不解气。直到那个缅甸女人对他进行了一次不成功的暗杀,才使他彻底清醒过来——他永远无法征服缅甸女人,他们日本人也永远无法征服缅甸这个民族。

一进入丛林,恶梦便伴随着他。只要他一闭上眼睛,进入梦中,一幅幅血淋淋的场面便在他眼前浮动,先是那些赤身裸体的缅甸女人,她们的肠子流在了外面,她们一步步向他逼

近,她们仇恨、愤怒的目光包围了他,他想喊想叫,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结果就惊醒了,一场恶梦一身汗。

女人在梦中消失了,接下来就换成了那些缅甸义军,缅甸义军死在了英军的枪炮下,他们一个个血肉模糊,他们举着刀枪向他威逼过来,他们咒骂着:“该死的日本人,你们骗了我

们!”

他又一次醒了。

接下来,还有那些中国士兵,中国士兵呐喊着向他冲过来,他们用刺刀捅向了他,捅向了他手下的士兵……

恶梦一个接一个,进入丛林以后,他一直被这种可怕的恶梦缠绕着。他的精神已经崩溃了,不再指望自己走出这片丛林。走出去又如何呢?寻找到自己的部队,然后又是没完没了的屠杀,血淋淋的屠杀,敌我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是把所有的人都杀光了,占领所有的土地,但征服不了他们的灵魂,他们的灵魂会夜夜来缠着他,让他不得安生。这一切的一切都意味着一种虚无。

丛林、恶梦,彻底地粉碎了前园真圣的天皇圣战精神。

他和活着的人一样饥饿、劳顿,在士兵们偷偷地在吃死人肉时,他也似乎被施了魔法,不可抗拒自己,也偷偷地和其他人一样,吞噬着死去士兵的尸体。本能使他这样做,他也是想活下去的。

每当他吃完战友的尸体时,他都要躲在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然后,狠狠地抽自己的耳光,耳光声响在他的耳边,一声又一声,最后直到他什么也听不见了。似乎只有这样折磨着自己,他心里才得到一点慰藉。死难的士兵会原谅他么?

他吃人肉的时候,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但他从佐佐木少尉的目光中又看到自己是清醒的。佐佐木真的是疯了,疯狂的佐佐木在他的眼前晃动着,从他的眼神里,前园真圣看到佐佐木是在想吃活人了,甚至想吃他前园真圣,然后吃小山智丽,吃那个士兵,最后把自己也活活地吃掉。

前园真圣真想一刀把佐佐木杀了,不杀佐佐木,佐佐木迟早要把他们一个个都吃掉。自从佐佐木把那个伤兵偷偷地杀掉,前园真圣就有了这一想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