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 劳驾,让我劫个色---[警察公社征文]

心谷幽兰 收藏 64 948
导读: 这还是大前年的一件“陈芝麻乱谷子”的事。但是,每每回想起来都总会让我忍禁不住的窃笑一阵。沏一杯清茶,宁坐于窗前,剪接往事零零碎碎的碎片,才知道自己记住的不仅仅是人生的磨砺,还有一些美好的事和可爱的人。 农历腊月二十四,在我们这里俗称“小年”,过年就是从这天拉开序幕的。我们也不例外的从这天开始准备轮休放大假了。大清早的我就号召全所的同志们开始卫生大扫除。虽然是个集体,但是俺们也还是要遵照风俗把一切“穷运”、“晦气” 统统扫出门。也寄托哈我们这帮本是血肉之躯、有情有义的平凡人破旧立新的愿望和辞

这还是大前年的一件“陈芝麻乱谷子”的事。但是,每每回想起来都总会让我忍禁不住的窃笑一阵。沏一杯清茶,宁坐于窗前,剪接往事零零碎碎的碎片,才知道自己记住的不仅仅是人生的磨砺,还有一些美好的事和可爱的人。


农历腊月二十四,在我们这里俗称“小年”,过年就是从这天拉开序幕的。我们也不例外的从这天开始准备轮休放大假了。大清早的我就号召全所的同志们开始卫生大扫除。虽然是个集体,但是俺们也还是要遵照风俗把一切“穷运”、“晦气” 统统扫出门。也寄托哈我们这帮本是血肉之躯、有情有义的平凡人破旧立新的愿望和辞旧迎新的祈求。


大家很难聚集这么齐的在一起,嘻嘻哈哈中偷懒的偷懒、聊天的聊天、就我几个老实的家伙扎扎实实的劳动了一天。一天下来,整个所容所貌还真来了个大改观,大门口挂上了大红灯笼,高高的屋顶彩旗飘飘,一副刚劲有力的落地对联也挂在门眉两边。平日里严谨忙碌的院子终于有了点节日的喜庆色彩。马上,晚上的团年饭要开始了,这也真正是我们这个派出所二十几号人一年下来,唯一一次齐齐整整吃顿饭的机会。


五点多钟,我和“死党”老马先行悄悄潜入食堂大餐厅。嘿嘿,准备提前搞点“小动作”。三圆桌上面早已经摆满了各类丰盛的菜肴。前些日子的时候,所长老郑就叮嘱过我,弄点好些的“八加一”(酒)来,遵其旨意我费了好大的劲,托关系弄了两件内供茅台,依惯例今天是个不醉不归的日子。我和老马先是把最上面那桌的酒杯换上了大号杯,嘻嘻,这是领导席,当然得特别优待了。然后,将三桌的酒杯全倒满酒。空出的酒瓶咱就派上用场了,我灌上两满瓶自来水放在一边。嘿嘿,明白否?这就是俺要提前来整的一点“小动作”了。


一会儿,大家一窝蜂的涌了来,吵闹着把我们的几位头:郑所、陈教、杨队、刘副所、朱副所等几个酒量级人物请上了大杯席。这所长老郑虽然只有三十五、六的年纪,但为人正直,在喝酒上有“郑一斤”之美誉。教导员老陈四十来岁,为人朴实憨厚,喝酒也不赖,曾经为挑战“郑一斤”也喝了个十来两,虽然喝趴了,但也被大家授予“陈十两”之荣誉称号。他俩后面的杨队几个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少说都能喝个半斤八两的。为此,我曾经在总结我所班子结构的时候,得出一个重大的结论:“喝不了酒的当不了官”。(大家别骂,这只是我个人的戏言)老马、浩子、鲁哥、小宋咱几个选了一桌坐下,因为我们今天的“阴谋”是计划周全,目标明确的要放倒这几个。


“同志们,大家辛苦了一年,今天大过年的,咱这也破破规矩喝点,来,大家都举杯,这第一杯祝。。。”老郑端起了足有二两的杯子,一翻祝酒词落音,“咕嘟”一口饮了个痛快。


人说“酒过三旬,醉过三关”,这醉的第一关就是话多,第二关就是嘴打哆嗦,第三关就是彻底趴下。这老郑两年了我还真没见过他趴下过,最高境界也就到第一关为止,曾经创记录的在我办公室侃侃而谈四小时没住嘴,喝掉我两满瓶开水后,酒醒刹车回家。嘿,今天我们可是立了心的要让他破破关。


郑头的提议把酒桌气氛提了起来,大家都纷纷举杯跑到领导席去敬酒了,没多久,一件十二瓶酒被彻底消灭干净。老郑几个的第一关在大家的轮番“轰炸”下已经不攻自破。酒场高手不愧就是酒场高手,领导的定立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腐蚀掉的。这到第二关口子上,这几个头就都开始之乎者也起来了,借口该敬的都敬了说啥的也不轻易端杯了。我们哥几个悄悄一合计,该是我出场的时候了,我起身拿出准备好的水酒,满满的斟了一杯跑了过去。


“郑头,陈教以及各位领导,我还一直没敬你们的酒呢,嘿嘿,我喝一半,你们可要全干啊”再怎么我也不忘记计较一翻,不然太大方了会露馅的。这几人没想半路杀出我这么个程咬金来了,把我是没撤啊,眼一瞪,都只好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喲嗬,文子敬酒倒是头一回见着啊,老大啊,你们几个咋整也得回敬人MM一杯波?”这老马和浩子几个赶场的立马过来了,一个提着酒瓶给他们斟满,一个提着水瓶给咱也加上。又是至关重要的一杯酒下去以后,这几人的第二关被我成功突破。哈哈,这嘴皮子还真开始多了起来,老郑也嚷着要单独敬我了。


“咦,这酒谁谁斟的啊,这杯杯咋个没斟满啊,快快快跟我斟满”老陈已经醉意朦胧的在挑刺儿了,呵,我一瞧,暗自好笑起来,不就他自己那杯没满嘛。


“行了,行了,老陈你平时不是那计较人吧,不就一点酒没满嘛,来来来,我敬你一杯算是弥补损失”郑“一斤”僚开了还要回敬我的话题,跑调把矛头对准了陈“十两”。


两人又是二两白酒下肚了。这大伙见两头较上了就都在一旁起哄来了,嚷着非让“一斤”和“十两”见个高低出来。这两头今也实在是高兴,充分发挥出他们的领导艺术和表演才能,从工作上谈到家庭上,从当初两人比酒分高底到如今彼此滴酒不让,居然还晒出了彼此鲜为人知的一些惧内嗅事,把我们逗得是捧腹大笑。


十时许,这顿饭吃了近四个小时,大家搀扶着其他几位酒量级人物相继离去。剩下“一斤”和“十两”还在侃侃而谈。这酒咱是不敢给他们喝了,两人一直就那么对坐着,相互递烟彼此“猩猩相惜”的重复着相同的话语,弄得两人的十根手指上,耳朵上全夹着香烟。


到了这功夫,团年饭算是真正的酒过三旬,醉过三关了。达到了我们预期的“目的”也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就在我们几个决定把他俩弄走时,闻到了一股衣物燃烧的焦臭味,抬眼四处寻找,哇,那烟是从老陈棉衣的口袋处冒出来的,老马冲过去就给他掏口袋,掏出一把散烟,其中一根还是燃着的呢。呵呵,是老陈这老烟虫啊,舍不得手中夹着的几根好烟,都醉成这样了还不忘把它们装进兜里,“顺便”把自己手中燃着的那根也放了进去。火是熄灭了,只可怜了老陈新买的那件棉夹克,口袋边烧穿了三个指头大的窟窿啊。那边老马几个扶着陈“十两”走了。


我这和浩子走过去要扶老郑,他迷胡着双眼望着我,一把按住我的肩说“劳驾,让我劫个色,扶扶…..”话没说完人已经挪了下去……..


第二天,老郑醉酒“劫色”的事即刻成为了全所的爆炸性新闻。




(在警察公社征文即将落幕之际,说说这么件曾经的整蛊事儿,算是来给这次活动凑个热闹。其实,天天面对警察公社群里那么多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朋友们,心里还真有一种想聚集在一起了整蛊的冲动,嘿嘿,只可惜呀。。。。。。。嘎嘎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