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人的战争 第二章 潜入哈尔滨 第二节 走投无路心正焦 穷途竟遇美人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5/


李贤录坐在他的别墅外面,眼睁睁地看着那苏联华人军官跳进他的房子,他拿枪的手,瞄了他几次,都没有开枪。


看着这个苏联军官开车离开了,李贤录把手里的烟头捏的粉碎。他努力地记住了这个人的脸,他发誓,总有一天他会亲手杀掉他。


在漫长的旅途中,当他感到痛苦和极度疲乏的时候,这个别墅是他期待的天堂,他期待着在这里他可以躺在俄式大浴池中泡一整天。他可以喝麦茶,还可以把女人带回家。


现在,这里却成了最危险的地方。


他这时候才想自己出示真的身份证是个错误。


事后他才认识到这点。问题在于他对关东军印刷所的伪造技术毫无信心。以前他听一个日本老间谍说过,关东军印刷所的伪造文件,漏洞百出,在苏联远东城市哈巴罗夫斯克,每个苏联人都知道使用这种证件的人都是日本间谍。


他现在眼睁睁看着有家也不能回。


他站了起来,拿起箱子,离开了这个街区。


他考虑去小旅馆住。可是又一想警察肯定要到那里搜查。说不定那些小旅馆里已经布满了特务等着他。大旅馆肯定更不保险。


他离开别墅向市区走去,在哈尔滨的街道上繁华而喧闹。街上好多当兵的。他来到一个东正教堂,里面收容着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入口处有一个穿着黑袍的修女正在扫雪。他正要上前说话。看到两个警察从里面出来了。他马上明白怎么回事。


他有些气馁,他转身背对着两个警察,对问修女说,有施舍吗?


修女说:“你要等到中午才有。”


警察走近了,李贤录紧张到了极点,他心里计算着,怎么回答这两个中国警察。警察走过去并没有理会他。他放下心来。


他感到情况十分危急,到处都有警察在搜查。他转身向后走去,现在他又有了在雪原赶路时候的感觉。


大俄舞厅是在松花江畔的一所夜总会。象往常一样,里面总是挤满了人。李贤录排在苏联军官和他们的女友组成的长队里,服务生正忙着在每一寸的空间里支起额外的桌子。


李贤录等了好久才得到一张桌子和一瓶伏特加。屋里很暖和,舞台上的灯光闪烁。观众吵吵嚷嚷。


由于只供应伏特加,所以他们很快喝醉了。他们开始向这次演出的明星伊沙喝彩。


报幕员报了伊沙的名字,一分钟一分钟过去了,她始终没有出现。观众的闹声越来越大,越来越不耐烦,到了最后观众差点闹事了。突然舞台上发出鼓声,灯光熄灭,台下的观众立刻安静下来。


当聚光灯亮的时候,伊沙出现在舞台上,双臂上举。她穿着薄薄的舞衣,音乐开始了,她开始跳舞。


李贤录喝着伏特加,眼睛看者她,脸上浮出笑容。自己有救了,因为他看到了故人。


她慢慢扭动着臀部,用脚交替着跺地,她双臂开始抖动,双肩摇摆,胸部颤动,然后,腹部伴随着音乐起伏着,音乐达到了高潮,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寂静。伊沙骤然倒地,只有一只手指向屋顶。观众疯狂地发出喊声。

灯光又亮了,她已经不在舞台上了。


李贤录给了白人服务生一个卢布,叫他领着他去后台,他们来到伊沙的化妆室门口,服务生就走了。


李贤录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伊沙坐在凳子上,穿者薄沙舞衣正在卸妆,她从镜子里看到他,突然转过身来看着他。


李贤录说:“好久不见。”


她看了他好久,说:“亏你还认得我。”


她是个漂亮的俄罗斯女人,一头金黄色的光泽的长发,大而清澈的眼睛,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挺而精致的鼻子,雪白的牙齿,匀称的身体充满柔和的曲线。


李贤录很了解她,她是他来中国认识的第一个俄罗斯女人,她曾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不知道她离开长春以后发生了什么变化,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从事了她的老本行。


“我需要你的帮助。”他冷静地说。


她的脸毫无变化。他的突然消失已经让她心灰意冷。


“苏联人在追捕我,”他接着说,“他们把我的房子封了,所有的旅馆接到抓我的命令我找不到地方住了。”


“这时候想起我来了?你抛弃我的时候,想到过今天吗”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辞而别吗?”李贤录解释说。


“我不想知道。”伊沙愤愤地说。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是一个间谍,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我就死定了。两个月以前,我被关起来集训。但我们注定不能分开,两个月以后,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


“你是间谍?”


“对。”他肯定地说。


“我不信。”


“你看,这是无线电发报机。”他打开箱子。“这是经费。”

她直勾勾地盯着满箱子的钞票,“天哪!这么多钱呀。”


“你们的军队正在南下,关东军面临着巨大的威胁。我们迫切需要知道苏联的军事部署和作战计划。我们在哈尔滨可以探听这些消息。以后等日本人重新占领这里,我们将成为英雄。”


“我们?舞女也可以成为英雄?”


“你只要帮我找一个住的地方就可以了。你痛恨红色苏联是吗?你要为你爷爷报仇不是吗?”


“我帮谁都可以,就是不想帮你。”伊沙坚定地说。


李贤录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伊沙,假如我现在写封信给苏联人送去,告诉他们你是尼古拉的后人。你该知道后果了吧。”


“随便,我只是没想到你有这么卑鄙。”


“我们还可以过从前那种日子,享用最好的伏特加,吃最好的黑海鱼子酱,买新衣服。你可以去东京表演,你将成为明星。”


“是吗?我不喜欢日本人,更不喜欢东京。”


李贤录静了几分钟,心想:我该使用必杀技了。


突然,他放下酒杯,轻轻抱住伊沙,“知道吗?自从离开你,我每天都在想你。”


他看到她的眼睛湿润了,他低下头去吻她。她闭上眼睛,“我恨你。”她呜咽着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