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由电视剧《功勋》的一个片断所想到的:在中国该如何消除旧殖民地的思想文化影响?

之前由于《暗算》这部电视剧,我关注起柳云龙这个演员来了,因此当他主演的一部以上世纪40年代东北抗日战争为背景的新剧——《功勋》杀青上市后,我租了盘DVD过了一遍,有些失望:故事的情节铺垫过于冗长、明显的情节漏洞不少,好在几个正反角色演员的功力都不错,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该剧在编排上的很多缺陷。不过,其中一个不起眼的情节却引起了我万分感慨:

电视剧中,女主角卓越是男主角廖飞的女友,由东北抗联推荐到苏军远东广播电台当播音员,专职对日军的反战宣传。在本剧的开头几集里,卓越受到男友廖飞身份(当时因工作需要,化身日本间谍)的影响并因为替廖飞说话,被开除苏共党籍和中共党籍,连军籍也丢了,当作难民遣回东北,落脚新京——也就是今天的长春。由于生活无着,出去找事做。难啊,当时在东北,稍体面些的工作都必须要求会说日语(这一点对剧中的男女主角倒没问题,他们都留过学,精通日语和俄语)。卓越认为适合自己的工作有几种,其中之一就是“我能给人家上课,教人家读书认字。”可当地人告诉她“现在那老师都是日本人,上课得讲日本话,你行吗?”当地的老百姓进一步劝说卓越,就是懂日语也不要去,因为“那不是祸害咱们自己的孩子吗?整得越上学越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了”。

辛酸啊,这时我想起了法国作家都德的小说《最后一堂课》,故事的背景就是当年德国在普法战争胜利后占领法国的领土,马上着手做一件事:学校不许再用法语教学,而只能用德语教学,这是殖民者以文化思想武器对殖民地改造最彻底也是最基础的工作,够毒够狠,属釜底抽薪型。

而在李连杰主演的《英雄》里也有类似情节:赵国马上就要被秦国攻陷了,城中一个私塾里,老先生要求学生们不要慌乱,要坚持上完最后一堂课,因为老先生坚信:只要赵国的文化传承火种不断,赵国就永远不会亡。这个道理,失败者知道,胜利者又何尝不知道!所以,灭绝被占领国的文化传承,是占领国对殖民地必做的一件功课。远的不说,我们身边的台湾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自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中国战败,次年日本割占我领土台湾,到1945年日本投降,台湾曾有过半个世纪的日据历史。得到台湾不久,日本殖民当局在1896年就分别设立了最早的日语教学机构"国语学校","国语传习所",其目的是"对本岛人教授国语(日语),作为日常生活之用,并养成本国之精神"。日语教育非常严厉,在学校不准讲汉语(台湾话),一讲汉语即施予各种处罚。

此外,日本殖民当局还规定台湾的每个中国学生必须有一个偏名,就是在名字的第二字之后加上班级数,然后再加一个“郎”字,比如李登辉就有过“李登三郎”、“李登五郎”等怪异的名字。

到了“七七事变”前后,台湾的日本总督府更是变本加厉,下达了撤销全台学校汉文科、废止各种报刊中文版的命令,同时颁布相应的惩罚措施,强迫台湾民众学习、使用日语。在“七七事变”前后,台湾花莲厅发布训令,规定公务场合如果不用日语者立即解职。在台湾许多地区,规定不学日语者征收过怠金。各种苛刻的惩罚禁令数不胜数。在学校说一句汉语罚款一钱。并公开叫嚣:“绝对禁止使用台湾语和汉文,不满者滚回支那去。”

禁止汉文汉字,是日本文化侵略中最毒辣的一招。所以,当年蒋介石重新接手台湾后,强制规定中文重新定位为官方语言,学校必须用汉语教学,各种公开的媒体杂志书籍也是如此,以至台湾的精英人物们怨声载道:因为精英们又得重头学起,而原来日语已经融入到他们生活、思维中,赖以生存的技能竟然一朝作废。呵呵,可惜在根除旧殖民地思想文化的发酵土壤上,GMD也是比GCD棋差一着,不够彻底,搞到现在一个不小心,让当年受“皇民化”教育影响深重的精英台独分子沉渣泛起,猖獗一时。

而同样作为日本殖民地的东三省,这样的影响就清除得很干净:除非再一次被占领,否则那些旧殖民文化及思想没有任何复辟的可能和土壤。当然,东三省相比台湾,站我们中国人的角度而言有两个优势:一是地理优势,没有一道海峡的隔断,与内陆连成一体,大中国的影响一直没有阻断;二是时间优势。日俄战争,俄国战败,1905年与日本在美国签定《朴次茅斯和约》,日本接手东三省“势力范围”直到1945年战败止,殖民东北时间四十年,比台湾少了十年。十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大陆在东三省重建新的文化体系就轻松很多:由于中国东北物产丰富,地理位置重要,是日本征服中国并进而征服世界的跳板和基地,日本对这块土地的殖民力度比台湾有过之而无不及:陆军最精锐的部队“关东军”就驻屯于些,其中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新京(长春)在日本人的苦心经营下,其先进程度一度超过他们本土的首都——东京。中国东北,在日本人眼里是个什么样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说起来,长春这个地名还是清朝的乾隆皇帝起的,1932年3月伪满洲国宣布定都长春,改名为“新京”。我们来看看日本人在长春这座城市下的赌注:

亚洲第一个全面普及抽水马桶的城市(20世纪30年代)

亚洲第一个全面普及管道煤气的城市(20世纪30年代)

亚洲第一个实现主干道电线入地的城市(20世纪30年代)

中国第一个规划地铁的城市(1941年)

……

等等。还有后来成为中国一大堆什么“摇篮”、“基地”、“第一”的东东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仅加说一个:长春也是中国光学事业的摇篮。之所以提这个,是因为电视剧《功勋》里有这么一个情节:在东北的东林炮台,号称亚洲第一巨炮的丸一大炮瞄准仪出了问题,关东军情报局从新京(长春)战俘营的监狱里提审中国光学专家肖汉生,以自由为代价要求肖汉生修正这个故障,同时要他用自己于三十年代在意大利申请的一个专利进一步改进这个瞄准系统。你看,当日本面对美国和苏联的双面夹击时,却把自己引以为自豪的亚洲唯一的一门巨炮放在了中国东北,可见日本对这一块海外殖民地的重视程度。当然,也是日本自己对自己的本土防御有信心——没想到美国出了个原子弹啊,而且按美国人自己的事后评估,如果不是靠原子弹,而是登陆日本本土一路杀过去,盟军自己至少还要付出一百万人的伤亡代价。

这个丸一大炮的情节虽有虚构成份,但中国东北的分量对日本来说却是非常之重的,本土之外就是它了。而日本当年对中国东北在文化思想方面的殖民改造,力度当然也不会差过对台湾使的力气。不过还是GCD有办法,上世纪49年以后,中国政府通过一代人的努力,最终把它纠正过来了,而且做得很彻底。

现在,中国政府在香港做着同样的事情。当然,时代不一样了,方法方式也有所不同,但思路是同样的:提升中文的地位,比如,香港回归前,打官司在法庭上规定要用英语,现在则先进一小步,规定英语中文皆可;学校为中文教学;还有升国旗唱国歌等,目的就是要让香港同胞尤其是新一代香港人逐步认清,谁才是自己的国家代表者……一步一个脚印,积少成多,我估计有个两代人的功夫,就能把旧殖民地的思想文化影响清除干净。

至于台湾,由于情况比较复杂,说起来话就长了,这里就不展开了。但有一点,我对中国政府始终有信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