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这份职业,看上去尊崇无限很有前途,但在其位的人未必就适合、或喜欢这份优差。历史上,很有几位皇帝(或虽没有皇帝的名份但实际上行使皇帝职权的人物)是应该改行的:


秦二世胡亥可做导演。他命人在“傩”的基础上将曲谱配管弦,填上词,发展成有情节的戏曲,成为后来陕西“秦腔”的前身,充分体现了他的导演才华。若是现在,他可以去做影视导演,与谢晋、张艺谋、张凯歌、冯小刚等人有得一拼。



秦武王赢荡,可做举重运动员。这家伙虎背熊腰,“力能扛鼎”——大家知道鼎这个东西是青铜做成的,大的有好几百斤,一般人是举不起来的。秦武王把鼎举起来不是问题,问题是他太好强,酒后跟人比赛举鼎,结果失手砸断了大腿(一说是膝盖)。当时医疗条件很差,就是皇帝也没有盘尼西林可用,最后继发性感染,一命呜呼。秦武王就这样为了自己喜爱的举重事业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要是现在,有专职的保健医生,有高超的医疗技术,运动受伤还算一回事?秦武王肯定能成为优秀举重运动员,为国争光。


明天启皇帝朱由校:适合做木匠。天启同学在历史上大大有名,是不爱江山爱木工的典范。他喜欢盖房子、做木工活,整天与斧子、锯子、刨子打交道,从不厌倦。他的手艺是很不错的,曾经造出了一座小宫殿,只有四尺来高,玲珑巧妙之极。他的寝宫里常常堆满了各种木料,打造家具时往往日以继夜,根本不愿意花时间去会见百官臣僚,更不愿处理军政大事。太监魏忠贤就专门在他做木工得起劲时进来奏事,他连听都不愿意听:“你去办吧,我知道了!”结果大权旁落,朝廷被搞得乱七八糟。大明江山虽送在崇祯手上,其实亡国的根子是在天启这里。他如果改行当木匠的,说不定会是鲁班第二呢。



南朝齐废帝萧宝卷:适合做工商管理员。喜欢经商的皇帝不少,如汉灵帝刘宏与南朝宋少帝刘义府,均在皇宫中设“列肆”,自己穿上商贾衣服,亲自沽卖,但谁也没有像萧宝卷弄得这么正规的,他不仅设立了交易市场,还设立了一套“市场管理机构”,也就相当于现代的工商所。更难得的是,萧宝卷同学虽是九五之尊,却丝毫没有皇帝的架子,自己也严格遵守市场管理制度,违反了“市场纪律”,照受鞭挞。要是他治理国家有这么严明,估计也不会出什么岔子了。



说到经商,皇太子司马遹也值得一提。司马遹的老爸西晋惠帝司马衷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白痴皇帝,“何不食肉糜”的千古经典笑话便出自此君之口。但司马遹却实在是个聪明人物,司马衷能当上皇帝,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司马遹讨晋武帝司马炎欢心。司马遹知道宫中险恶,故意装出不喜欢政治的样子,去跟人学做买卖。但是金子在哪里都会放出光芒,他在宫中让人同他一起杀猪卖酒,竟然可以练到用手来估掂肉的斤两,不差毫厘,这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让他当个售货员一定会很称职,说不定还能弄个全国劳动模范当当。可惜他不能当售货员,只能当皇太子,没当上皇帝就被贾后暗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