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照片到底多少是真的? 修图危机看上去很美,没有什么是不能PS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陕西农民周正龙声称自己在山林中拍到了野生的华南虎,他的这组照片得到了政府的两万元奖励。然而照片一经公布,各方质疑四起,大家认为他的照片是伪造的。

照片的真伪虽未有定论,但“伪虎门事件”却让大家想起了一个以前不太关心的问题:我们看到的照片,到底有多少是真的?


美的是不是真的?


在报社长期从事图片处理工作的金涛瞟了一眼陕西农民周正龙拍到的“野生华南虎”照片,又看了看网友们找出的老虎年画照片,忍不住哑然失笑。“这还用鉴定吗?给我一幅老虎的年画,这样

的照片我5分钟就能PS出来。”

他所说的“PS”,是指用图片处理软件


Photoshop,将年画上的老虎先抠出来,再放到另一张树林环境的图片中,通过调整透视关系、色调、明暗,让这只“纸老虎”看上去就像是在树林里活生生的真老虎。如今,这样的技术手段,早已不是金涛这样的专业人士才知晓的秘密。随着修图软件的普及,对数码技术略有了解的人,多少都会两招PS的功夫。“当然,最终PS的结果还是有水平高低之分的,如果给我半个小时,我能把这张照片处理得更像真的。”

而在摄影师丁晓文看来,“伪虎门”事件实际上只是捅破了摄影界和公众之间的一层窗户纸——数码技术已经颠覆了传统的“摄影”。要完成一幅照片追求的效果,以前需要摄影师丰富的摄影经验,包括对光线的设计、对人物的造型、对冲放过程的把握。现在,这些经验通通作废,照片拍得再烂,一样可以在拍摄后,靠电脑来实现完美的效果。

身为一家广告公司创意总监的张宪勇,同时也对摄影很有兴趣。而他的作品也有别于传统的摄影,他认为,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影像艺术”。他觉得,数码手段用在艺术创作中很常见,但在很多时候,我们可能只关注了照片带来的视觉冲击,只关心它到底美不美,而忽略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它到底是不是真的?


谁都能变“瓷娃娃”


金涛日常工作中的一大部分,就是处理每天上报的大量图片。“一般来说,为了让照片印在报纸上更鲜亮清晰,需要提高一点亮度和对比度,增加色彩的饱和度。有些版面的要求高,就需要把照片上的瑕疵都修掉,比如脸上的青春豆、黑痣、皱纹等。”

当然,更多的图片在到金涛手上之前,其实已经在摄影师手中经过了一轮修改。经常为明星拍时装大片的丁晓文对此特别有感触:“以前说一个摄影师好,主要是靠他一个人的技术,现在的摄影师要拍出好照片,背后一定有团队。”这个团队至少需要3个人:摄影师、提供技术支持的工程师,修图师。摄影师负责整体感觉的把握,工程师负责所有拍摄过程中的技术问题,修图师最后处理图片。

“有一次,我去现场看一位法国来的顶尖摄影师给明星拍照,拍到一半,他忽然哇哇乱叫,一问才知道,他想把照片从横画幅调到竖画幅,但这时候,负责技术的工程师正好上厕所去了,他就只能束手无策干着急。”

在这个团队中,修图师的地位至关重要,因为拍摄过程中的种种瑕疵,需要他们去弥补。一般的明星照,最常用的修改方法有3种:磨皮、液化、拉长腿。所谓磨皮,就是修掉脸上的斑点、皱纹和眼睛里的血丝,让皮肤看上去光鲜亮丽宛若新生。“液化”的效果最神奇,它能够很自然地改变一个人的轮廓,让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拉长腿顾名思义,就是截取腿部,直接拉长,既能让腿更苗条,又能使身材更“魔鬼”。

当然,说说简单,真要让这些改变自然得体,也并非易事。而一旦掌握了这门手艺,自然是前途无量。北京有一位当红的女摄影师,原先就是修片师出身。她的本事就在于,无论照片拍得多差、本人多么不完美,到她手里一过,一个个都是瓷娃娃一般晶莹剔透完美无瑕。据说,要请她拍照,起步价是5万元一天。“可以说,修片师比摄影师更值钱。”


风景照上加一条狗


如今,我们生活中接触到的任何一张图片,几乎无一例外都经过了数码技术的处理。商业广告首当其冲。“比如你们看到的方便面包装上的那碗面,每一片葱花都是用PS重新雕琢过的。”

张宪勇介绍说,商业广告中PS难度最大的,当属汽车。“要凸显汽车的质感,必须每一块金属、玻璃都仔细揣摩,还要考虑环境在车身上的反光,要让车和环境自然地融为一体。国外很多汽车广告都是先去拍环境,但环境中的车是不用的,只是拿来参考一下光影和角度,然后再单独在棚里去拍车,按照实景中的光线把车PS好,再放到环境中去。在我看来,现在国内8成汽车广告都拍得不怎么样,太假。”

婚纱照也是PS运用极多的一个领域。“以前为了让新娘子看上去白,一般在拍照前先涂一层厚粉,大白光一打,拍出来五官都没有了,大白脸一块。现在有大家更追求自然和个性,所以妆面都很淡,拍好后再靠PS来修改脸上的瑕疵。”

连风光照有时也逃不过PS的“魔爪”。“现在有些书就专门教你,怎么样在一个景色里面加一棵树、一条狗什么的,让画面看上去更丰富、饱满。”

但是看过这么多“完美”的照片后,张宪勇仍然最怀念在一个国外的影展上看到的一组战地记者带回来的照片。“那种真实的感觉,真的能让人怦然心动。”但是他也不否认,真正的高手,也能够用PS营造出这种气氛。“但这样就不道德了,只能靠每个摄影师自觉了。”


“伪虎门”进展

网友恶搞:你修我也修!政府力挺:肯定是真的!


“周老虎”的真假至今并没有官方定论,但在网络上,网民早已为这场闹剧下达了“判决书”,当然,他们用的是自己的方式——恶搞。一系列模仿“林中老虎”的PS照片源源不断地出现,情节一个比一个荒诞,制作技术一个比一个拙劣。一场轰轰烈烈的“华南虎PS大赛”正在拉开帷幕。

11月24日,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探望了周正龙,声称自己从来没有动摇过对周正龙虎照真实性的信心。他说:“周正龙拍到真正野生华南虎是一个奇迹,奇迹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创造。正因为如此,奇迹往往会受到人们的质疑。”

在有关“伪虎门”的讨论中,一群人渐渐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专业修图师。这些数码时代最高明的“魔术师”深居简出,大家留意的,永远是他们手中诞生的一件件杰作。当你还在傻乎乎地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时,他们也许正坐在电脑屏幕前偷笑。

一张完美的照片究竟是如何在修图师手中一步步诞生的?修图师的工作到底需要哪些功底?国内顶尖的专业修片公司阿米巴数码技术公司总监林炳炎先生为我们揭开了这个行业神秘的面纱。


真假分寸最难把握


林炳炎有两个公司,一个专业从事修片,一个专门做三维图形。用他的话说,两个公司做的事情正好是两个极端:“修片公司是把有瑕疵的真照片修得完美无瑕,3D公司是在电脑做出来的完美图形上加上各种瑕疵,让它们看上去更真实。”


而所谓的修片高手,也就是要在这真真假假中把握分寸,让每张图片达到所追求的效果,看上去又不假。

“就拿修人的皮肤来说,以前大家都喜欢把皮肤磨得像剥了壳的鸡蛋,连毛孔都看不见。现在,审美的口味就变了,大家都追求自然的风格。修瑕疵的时候,一定要保留毛孔。更吃力的是,有的时候原片拍虚了,我们还得在模特的脸上把毛孔一个一个补上去。修男人的脸也很烦,要看上去很Man,就要保留胡茬,但又不能看上去邋遢。很多老外的脸,也必须一个一个胡根地修。”

虽然在对人脸的诉求中,大家已经普遍承认了“自然美”。但林炳炎也坦言,对于其他很多产品,国内的客户仍然无法接受自然的瑕疵。“就拿汽车来说,现在大家还是喜欢把每个车都修得锃亮,但国外的很多高级汽车的广告片,有的画面中间竖着一根电线杆子,有的连车标都模糊得看不见,国内客户绝对没办法忍受的。”

他还经常拿两块金牌的照片做例子。一块金牌上,反光带正好在金牌中间的品牌Logo上,另一块的反光带偏在一边,品牌的Logo在阴影中,不太清晰。“其实按照金牌的质地来说,后一种才是真正的金牌反光时应该呈现的效果,但是如果让客户选,几乎所有人都会选用第一块金牌。”


人水烟丝最难修改


完美的照片究竟是怎么修出来的呢?林炳炎举例说,比如要拍几个美女一边喝茶一边谈笑,就得一下子拍几十张“美女谈笑图”。“因为你不能保证,这个美女笑到最佳状态时,其他美女也正好是最漂亮的时候,所以只能把每个人的最佳表情,从各张照片中挑出来,然后再PS到一张照片上。有的时候,甚至要把模特的整个头都换掉。所有的模特看到最终刊出的照片时会很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头已经被安在了别人的身体上。”

对专业的修片师来说,任何颜色的调整都不成问题,除非原先的底色是纯黑或者纯白,可能有点麻烦。林炳炎觉得,最难PS的东西有4种——人、水、烟、丝绸。几乎所有人在环境中的照片,都不是实景拍摄。环境可能就是用的图库中的素材,再根据环境的光线,在摄影棚中布光拍人。把人放入环境时,要考虑光影、比例、透视的关系,需要整体把握,否则看上去就很假。

水、烟、丝绸都是很有流动质感的东西,每一段的光影都有变化。“比如有一个巧克力广告中,用了很多咖啡色的丝绸,为了营造流动顺滑的感觉,就先把丝绸在铁丝网上根据需要的造型固定住,然后我们修片时,再把固定在铁丝网上的线头一个一个修掉,这样看上去才最完美。”


昼夜加班最最辛苦


到林炳炎公司是周末,办公室里还有几位修图师在赶几幅广告。而在工作日,公司还分日班和晚班。“没办法,客户随时都会打电话来提修改意见。我最晚一次接到客户修改意见的电话是凌晨三点半,最早一次被客户叫去开会是清晨六点半。”而他自己也习惯在晚上工作,比较安静,不会被干扰。昼伏夜出,生活很不规律。

而修图师的工作也绝对是个体力活,林炳炎最厉害的一次,为了赶一组Nike的图片,在电脑前坐了整整44个小时。“客户那边的老外车轮战,一批接着一批来盯我们,结果连他们盯我们的人都累得病倒了。”那次经历也让他元气大伤,从此规定,无论什么情况,礼拜天公司的员工必须休息。“客户还老是说我们公司太牛,我跟他们说,我们毕竟是做创意工作的,不是机器人啊。7天里面保证1天休息,一点都不过分。”

工作辛苦,报酬自然可观。他公司的员工,一般分组员、组长、主管三档。“要当修片师,其实PS技术可以到公司以后再学,但需要有一定的美术功底和摄影功底。如果一个人本身就没有美感,怎么能修出好看的片子?”

一个刚入门的初级组员月薪大概1000元出头,可是一个高级的主管,月薪最高能达3万多元。“如果我现在去国外请一个修片师,没有2.5万元的月薪,人家根本不会过来的。”

林炳炎是新加坡人,他的公司已经有了13年历史。9年前,他把原先在新加坡的公司搬到了上海,把香港的公司搬到了北京,就是看中了大陆修片市场这块大蛋糕。这几年,修图的价格水涨船高。“具体价格要根据修图的难度和要求,每张从3000元到1万元都有可能。”这么高的价格,会不会影像生意?林炳炎笑笑:“坦率地说,国内的生意要做是做不完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