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偷渡客香港越狱疑曾受越野训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8岁的李姓偷渡客从大榄惩教所旁的山崖爬下,翻越铁丝网逃脱。 制图/李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8岁的李姓偷渡客从大榄惩教所旁的山崖爬下,翻越铁丝网逃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警方在通往大榄惩教所的道路设卡,截查过往车辆,抓捕越狱逃犯。


美国热映电视剧《越狱》香港上演真实版。11月29日晚7时许,香港大榄惩教所一在监人员越狱。该囚犯翻出惩教所第一道铁丝网,从陡峭的山头爬下,翻过第二道铁丝网,逃窜在荒山中,被附近村民发现,20多村民追至山顶,该囚犯逃下山不见了踪影。


在事发3个多小时后,29日晚11时许,香港惩教署通过港府新闻处向外通报称,一名28岁的在押李姓内地偷渡客失踪,该囚犯是今年4月因为非法入境被判入大榄惩教所。


香港警方连夜搜山,设卡追捕,至今未果。


晚饭后越狱


11月29日晚,惩教所在押人员集体晚餐。之后,在惩教所职员监视下,所有犯人统一进入监舍。管教人员在监舍门口例行点名入仓时,点到一名李姓偷渡犯人时,无人应答。此时,职员估计到该犯没有一起入监。同行的犯人证实,在吃饭时候,李姓犯人还出现在饭堂。职员意识到,可能在从饭堂到监舍的这段距离发生囚犯逃脱,不知道是否附近监仓也有类似情况,立即就向上级报告。


接到报告的值班主任立即通报其他职员,提醒相互留意是否还有犯人没有进监仓,并向惩教所所长报告。在证实确有人失踪后,惩教所立即拉响警报,并命令所有犯人呆在监仓不准活动。


大榄惩教所所长紧急到场安排管理人员在所内进行地毯式搜查。同时还通知附近山头的岗亭职员监察附近动向。各队职员当即在所内饭堂、花坛、楼梯角以及厕所进行搜查。在证实李姓犯人并未藏匿所内之后,搜查人员扩大了搜查范围,并向香港惩教署报告事件。


香港惩教署证实失踪人员已经越狱,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并请警方协助查找。


香港保安局收到通报后,当即安排协查。因大榄惩教所毗邻海岸,香港水警也收到消息,要求留意海岸情况。


事发3个多小时后,前晚11时,香港惩教署通过政府新闻处通报,证实香港大榄惩教所在押的一28岁李姓偷渡客越狱。


二十余村民追捕


大榄惩教所位于新界大榄涌大榄涌道108号,地处荒郊,东西被山夹峙,南北被水所围。


大榄惩教所的一侧铁丝网外,被一个被削去半边的山头围住,几乎成垂直的一侧山崖上布满防止山体滑坡的铁网,隔着一条河道的对面就是惩教所的一处监视岗亭。


据参与追捕的警员介绍,在此处山崖的北面山脚就是惩教所的第一道铁丝网,29日晚间,越狱囚犯在惩教所内潜移到第一道铁丝网边翻越逃出,沿着山路爬上山顶,再从被削成直角的山崖上利用防护网爬下,并翻越第二道铁丝网逃到路边。警方怀疑囚犯曾经潜伏在河岸边的草丛,或是企图越过河道,爬到对面的山头继续逃亡。


惩教所附近有个大榄涌村,发生越狱事件后,当地村民曾发现越狱囚犯在荒山逃窜。


大榄涌村一名姓胡的村民向记者描述前晚追捕囚犯的经过时,仍心有余悸。胡姓村民告诉记者,29日晚7点多,他突然听到惩教所里的警报“呜———呜”凄厉作响。村里很多村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惩教所平时都不会拉警报,有些人跑出家门向惩教所方向张望。在晚上八九点的时候,一名村民在村口附近散步,突然看见十几米外有个一个身穿类似囚服的男子,浑身湿漉漉地在向山上跑,联想起之前的警报,该村民向其大叫“你系咩人啊?”见男子不作答,村民急忙向村里赶,边走边大喊“走犯啊、走犯啊”。村里胡村长听到消息之后,一面安排人报告,一面叫上二十几个人拿着手电筒也跟着向山上赶。


胡村长等人在接近山顶的时候,看见可疑的男子向山的另一面跑。众人边追边叫“企住,咪走……”可那男子不减速,并且左腾右跳,避过草丛灌木,逃下山去。最终男子越跑越远,不见了人影。


事后村民听闻越狱的内地囚犯是从惩教所削成直角的山头爬下翻出铁丝网之后,颇为惊讶。不过惩教所内在押的囚犯有时会被安排在附近山头除草,不排除逃亡的囚犯事先已想好了逃亡路线。村民同时怀疑逃亡的男子曾受过越野训练。


警方搜山设卡


通向香港大榄惩教所只有一条叫大榄涌道的路。昨日,香港警方在进入大榄涌道的路口设卡拦截出惩教所方向的车辆,一辆警车停在路边,三名警察在路边截查。记者了解到,这是发生越狱事件后设置的几处关卡之一,另有三队搜山队在附近三处山头继续进行搜索。


早前赶到的香港十余名记者排在警方截查点采访追捕消息,有的媒体记者在29日夜间收到政府新闻公布之后就前来蹲守采访。


只要有车辆从惩教所反方向开出时,三名警察就成品字形站立,一名警察伸手示意司机停车,待车辆停住后,一名警察从侧边拉门上车查看,另一名警察则掀开车尾厢,用手电筒查看。在进行检查的时候,三名警察都保持警戒状态,均有一只手握住枪柄。在检查车内人员身份证,证实无可疑情况后,才示意车辆可以离开。


大榄惩教所属低级别设防监所,在1980年投入服务,可容纳706人。犯人类别为短刑期或余下短刑期的男性成年犯人。据记者了解,大榄惩教所除了两道铁丝网和几个山头岗亭外就没有其他的防卫设置,铁丝网上都没有设置电网。被关在此处的囚犯比其他监狱人能获得更多活动时间,此处的越狱风险较低,但谁也没有料到也会发生越狱事件。


有村民感到不解,关在大榄惩教所的囚犯都是轻判人士,偷渡者被关几个月后也都会被遣返内地,奇怪的是已经关了7个月的内地偷渡者怎么会要越狱,也许是不想被遣返或是其他原因。


截至发稿时,香港警方仍在追捕越狱囚犯。


■相关链接


李某被捕刑期可增至两年


逃狱面临着刑罚加重的风险。根据香港法律,李某一旦被捕,刑期可增至两年。


根据香港入境条例第38条规定,在香港非法入境后未得入境事务处长授权而留在香港,即属犯罪。而一经定罪,一般都会处以15个月监禁。如李某没有犯其他罪行,那么他的刑期可能也只有15个月。李某逃狱后,一旦他被抓获,他的刑期可增加到两年。香港监狱条例规定,任何人逃离任何合法羁押或监狱属犯罪,一经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两年。


香港近年越狱事件


越狱事件近年在香港十分罕见。前惩教署署长彭询元去年7月退休时表示,逃狱个案的走势均持续下降,2004和2005年两年,没有发生过在押囚犯越狱事件。


2000年3月19日,香港柴湾歌连臣角惩教所一名年仅16岁、因伤人被判入狱两年的少年犯梁某,服刑仅三日,早晨在正门进行清洁时,趁一辆专线小巴驶入惩教所内掉头,突然闪出门口越狱。当时他逃出惩教所外十多米,爬上路边一块大石,再跳入草丛中,而草丛下是60多米的深山崖。结果“重获自由”不足数分钟便堕崖丧命。


2000年6月4日,喜灵洲惩教所446名囚犯在夜间发生骚乱,香港本地囚犯与越南犯人两帮人手持自制武器参与殴斗,并乘机放火焚烧囚仓,甚至有囚犯撬开铁丝网逃出狱外。骚乱于次日凌晨2时平息。


2002年9月9日,壁屋惩教所一名18岁的犯人下午在惩教所的篮球场做运动时,爬上围网顶部,然后跳过灯柱及近7米高的围墙,企图越狱。当时两名在场的惩教署职员实时按动了警报系统,其后将该名犯人抓住带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