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言:这是世上可怜的女人,那是世上很可怜的孩子。


在一个所谓法制相对健全的社会里,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

所谓制度,一般是指规避风险,不将自己处于被动地位。但当一个人的生命即将逝去的时候,我们究竟是该维护制度,还是应该迈过去,从人的利益出发呢?

也许医生会说,没有签名,无权手术。但是,当生命在他们眼睁睁的关注下,死掉时,他们还会将负责推卸一干二净。这难道仅仅是死者丈夫的错吗?

当一个制度不能满足于现状,或与生命发生严重冲突时,我们是继续遵循,或是修改呢。

那么多的医生,甚至于每个人都可以挽救她们,却没有一个人突破规则,抢救病人。这说明了什么?

我不想说医生的过错,但当一个生命就这么无辜死去的时候,甚至我们还有能力将其挽救,却没这么做,那我们是不是要反省下。什么是我们该做的,什么是我们要挽救的呢……


请不要急着责骂这个悲痛欲绝的男人,画面里他的悲痛和绝望,让我眼泪忍不住往下流。以我农村成长的经历和新闻经验,这应该不是一个伪饰和狡猾的男人。在悲剧面前,请大家尽量保持冷静,用自己的汗水和智商来发掘背后的隐情。相信这个男人有教育的、环境的、风俗的、经历的创伤,如果这个现代大都市都无法和他沟通,责任首先肯定不是他。


没仔细去翻看法条法规,我相信无论是医院、还是卫生机构,以及这个社会的应急系统,都不会没有办法挽救两条生命,刑法上还有紧急避险呢,很简单的道理。


做过手术的人都知道,术前医院会让家属签一张协议,一张协议就是一张法律责任的免死金牌,手术的一切风险都由病方承担了;公平吗?而且这些协议完全是霸王协议,签和不签老百姓死了活该.


想起了社会最底层老百姓的艰辛和难言之痛,他们对这个社会越发绝望了。我们这个社会,城乡之间和阶层之间的割断与隔膜,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普通人可以想象和接受的能力.


连我们这里都有一个已经绝症要死亡的孩子,他们家很贫穷;贫穷到已经放弃对孩子的治疗,可我们的政府在做什么呢?什么都不能做;因为孩子不应该生活在中国最美丽的地方,孩子不应该生活没有贫穷的地方,孩子不应该生活没有那些政府官员不能处理事情的地方;但现实中,他们全家就是这样贫穷而艰难的生活在那些美丽的泡影中,现实中连政府都不会理,记者不会报道的现实.


再请我们不要责骂这个悲痛欲绝的男人,画面里他的悲痛和绝望,已经让我眼泪忍不住往下流。因为我看见那绝症孩子的第一眼,我的眼泪也在往下流.



本文内容于 2007-12-3 1:33:58 被紫藤花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