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不落帝国的雄鹰--海战名将纳尔逊 zt

刘福通大龙头 收藏 1 700
导读:这家伙天生就是个亡命之徒,每战必身先士卒,喜欢战斗在最危险的地方。   他和麦克阿瑟那种身先士卒不同,麦克阿瑟虽然也喜欢在枪林弹雨下走来走去,但无论巴丹还是科雷吉多尔,从来没有一个日本兵打中过这个大个子,他只有运气没有教训。我们要说的这位老兄每次作战几乎都要付出血的代价,1793年,在科西嘉的围攻战中,他丢掉了一只眼睛,1797年的加那里群岛战役,他又丢掉了一只手臂。1798年,在阿布基尔,炮弹把他的前额击伤,一块撕开的皮肤垂下来遮住了视线。他不肯比普通士兵优先治疗,同时以为自己负了致命伤,他倒在卫士

这家伙天生就是个亡命之徒,每战必身先士卒,喜欢战斗在最危险的地方。


他和麦克阿瑟那种身先士卒不同,麦克阿瑟虽然也喜欢在枪林弹雨下走来走去,但无论巴丹还是科雷吉多尔,从来没有一个日本兵打中过这个大个子,他只有运气没有教训。我们要说的这位老兄每次作战几乎都要付出血的代价,1793年,在科西嘉的围攻战中,他丢掉了一只眼睛,1797年的加那里群岛战役,他又丢掉了一只手臂。1798年,在阿布基尔,炮弹把他的前额击伤,一块撕开的皮肤垂下来遮住了视线。他不肯比普通士兵优先治疗,同时以为自己负了致命伤,他倒在卫士怀里,喃喃的对部下说道:“请转告我的妻子......”听到这样的嘱托,他的这位部下不禁耸耸肩,因为将军此时正和一位埃玛.哈密尔顿夫人打得火热,和自己的老婆闹冷战呢!无论负多重的伤,这家伙只休息几个月,就又生龙活虎的出现在战场上,而且照旧冲到第一线,乐此不疲,直到特拉法尔加海战中一位法国神枪手一枪打断了他的脊梁骨。


这位不要命的老兄就是英国海军名将霍雷肖DangerCode;纳尔逊。他的勇敢,赢得了包括敌人在内的水兵们的尊敬和爱戴,只要一声令下,水手们愿意为纳尔逊勋爵赴汤蹈火。


纳尔逊,1758年出生,英国诺福克人,在英国海军中,属于战神一类的人物,那个时代,可以说无论法国人还是西班牙人,海上碰到这位独眼独手的老家伙都是望风而逃,在陆地上拿破仑横扫四方,在海上则是纳尔逊雄霸天下,他的一生就是一连串辉煌的海战纪录。纳尔逊出身贫寒,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听起来好像我们老奶奶讲故事的开头–幸亏他的舅舅是一名舰长,后来还当上了皇家海军的会计长,走走后门,小纳尔逊十二岁就得到机会加入了皇家海军。很快,他就依靠自己那种天生的海狼般的本能在众星云集的英国海军中脱颖而出。


二十岁,他成为亨廷布鲁克号战舰的舰长,同时受到胡德海军上将和杰维斯海军中将的青睐。1797年,他在圣文森特海战中立下战功,晋升为海军少将。那一次,他违抗杰维斯中将的命令,率舰独自冲出战列,勇猛的对敌舰队迎头截击,冲上敌舰肉搏,迫使西班牙舰队降旗投降。这种不顾敌我兵力“见敌必杀”的主动攻击精神成为了后人所说的纳尔逊精神。此后,在阿布基尔,加的斯,特拉法尔加等一系列海战中,纳尔逊留下了一连串的传奇。纳尔逊对于海军的贡献,不仅在于他那狮子般的攻击精神,更在于一系列战术上创造。


有必要介绍一下当时的海军作战特点。当时的海战沿袭自英荷十七世纪的一系列海上争霸战,战术颇为僵硬。当时的战舰火炮大部分部署在船舷两侧,交战双方把战舰排成一线长列,像两道活动壁垒一样用舷侧的火炮互相轰击。这样的作战对适航性和火力的要求压倒一切,只有大型的盖仑型风帆战舰可以长时间可靠的保持在队列中,因此,这种装备二到四层甲板,七十门以上火炮的战舰被称为战列舰,这也是这个舰种名称的由来。而比较小而快速,用于侦察和袭击的战舰,则被称为巡航舰。到十八世纪后期,木质风帆战列舰的建造达到了顶峰,出现了排水量四千吨,装备一百三十门火炮的巨无霸战舰,即便传说中的郑和宝船巨舰,也不过如此。当时的炮弹还是实心的球形炮弹,多少有些力不从心,这时的战斗往往长时间难分胜负,大多数情况下战斗力比较强的一方会把对方击退,从而赢得海战的胜利。因为球形炮弹形成的破口比较小,而军舰上普遍带有木匠,一旦出现漏水就会立即进行修补,除非是正中弹药库或者幸运的在迎风面的敌舰水线处凿开大窟窿,一次大海战,击沉对方的机会相当的小,这样倒霉的战舰一百艘里大概也只有一艘吧。


于是当时的海战颇为绅士,把对手赶回港湾就大功告成。


然而纳尔逊决不肯满足于击退敌人。虽然没有多少理论指导,纳尔逊他丰富的经验使他在战斗中总是创造性地发挥自己的才智。他海战观念也与其他人不同,纳尔逊认为击退对手不能算海战的胜利,因为虽然那样可以达到战术目的,说到底是把海军当作陆军的附庸看待,如果把海军当成独立兵种,这种击退战并没有改变敌我力量的对比,只有歼灭敌舰,将其打沉或者俘虏,才算真正完成任务,因此,他的作战命令,是如果火炮无法解决问题,接下来就要跳帮和撞击,总之决不半途而废,这种打法令当时流行“点到为止”的传统海军将领大为头痛,无论阿布基尔还是特拉法尔加,纳尔逊都是把对方打得全军覆没。


他是海战的天才,打破了当时海战的战列线战术,经常在作战中把敌军斩成几段,分而歼之,也有的时候利用敌指挥官微小的一个失误就造成敌军的崩盘。比如阿布基尔海战,法军对他十分畏惧,因此躲进港湾,排成一字长蛇阵抛锚大战,结果纳尔逊发现法军首舰和海岸之间有一个不足百米的空隙,他当即派出一半兵力,钻进这个空隙,从反面夹击法军。法国舰队腹背受敌,一字长蛇阵变成了一条火胡同,被纳尔逊打掉了包括东方号旗舰的十一艘战列舰,法国的东方远征就此化为泡影。


如果比较他和拿破仑,这两位当时最优秀的统帅相同和不同的地方,就会有些奇特的发现。


在士兵眼里,拿破仑和纳尔逊都深受爱戴,拿破仑能够对每一个士兵的情况过目不忘,能够在队列中一下子找出某一个老兵来,因此每个战士都以为他效命为荣。纳尔逊更是和粗鲁的水手心心相通,有一次听到一个水兵抱怨家信没有来得及赶上邮差,他马上下令邮船返航来取这封信,原因只是“谁知道我这个兵下一仗会不会给打死?”


当然老拿不喜欢自己上前线玩命。只有一次在意大利战役的紧急关头,拿破仑抄起军旗直冲敌阵,后来被画成了油画。平时他反对指挥官拿自己的性命去好勇斗狠。纳尔逊呢,上面已经介绍了。


两个人更大的不同在于战略眼光的不同,拿破仑是伟大的统帅,同时也是卓越的政治家,目光远大,而纳尔逊则完全是醉心于指挥战斗,研究战术问题。前者崇拜的对象是凯撒,是亚历山大,而后者崇尚的是英荷海战中两位以身殉职的海军名将:特朗普和布莱克,分别是荷兰和英国舰队的司令官,纳尔逊最终追随他们而去,而且比他们威名更盛。


说起来,两个人都没有辜负自己的偶像。


其实纳尔逊只要不在海战里面遇到,似乎头脑不能算是很精明,1898年,拿破仑东征埃及,纳尔逊率舰截击,就吃了不少苦头。首先是他到达土伦的时候已经太晚,拿破仑的运输船已经跑得不知去向。这还可以算作天公作梗,可是他接下来的判断离了谱,法国一直宣传土伦的部队是登陆英国的左翼兵团,纳尔逊信以为真,全军转舵向西,扑向地中海通向大西洋的咽喉--直布罗陀。天,这时候拿破仑正破浪向南走呢。等到纳尔逊从几个美国商人那里知道拿破仑已经拿下马耳他,他才赶紧掉头往回赶,这时候拿破仑慢腾腾的船队已经赢得了一个月的时间。纳尔逊依然犹豫不决,又派舰到埃及侦查,结果侦查结果不力,他竟然异想天开的判断拿破仑的目标是土耳其,结果在他武装大游行的时候,拿破仑已经拿下了开罗。1805年,拿破仑要登陆英国,也是派出一个分舰队实施佯动,纳尔逊马上稀里糊涂的跟着横渡大西洋直奔美洲而去,要不是维尔纳夫在地中海正碰上一场暴风雨出不了港,等纳尔逊发现上当只怕英格兰银行已经换了主人,也就谈不上令他名垂青史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了。看来就是大英雄也不免有局限。转自铁血


然而,瑕不隐瑜,纳尔逊对英国海军百年海权的确立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这一点,英国人体会最为深切。特拉法尔加海战后,报捷的英国军官对海军大臣的第一句话就是:“先生,我们打赢了特拉法尔加,但是我们失去了纳尔逊勋爵。”


今天,如果有幸到英国去,您仍然可以看到纳尔逊打赢特拉法尔加战役的旗舰胜利号锚泊在泰晤士河上,而它的对面,它下水那年出生的纳尔逊勋爵,正站在纳尔逊柱的顶端,永远的眺望着远方的大海。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