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千万别从照片上看走眼了,此人正是传奇将军钟伟。

据说75年总参放内部译制片“巴顿将军”,一些老家伙看过后,嘴一撇:有什么希奇,钟伟比他更牛比。话从何来呢?只举几件事例足以说明。

一、林彪竟然被他调动了

47年春天,四野三下江南时,钟伟部(师)在吉林靠山屯遇国民党71军88师,打不打?钟伟和政委发生了严重的分歧。政委认为:东进是全局,上级的命令是铁的纪律,我们不能贪图眼前利益,动摇了总部决心,即使这仗打胜了,我们也是错的。钟伟坚决主张打,他认为:违抗上级命令是不对,但贻误了战机而影响全局就更不对。意见相持不下时,钟伟下了决心:“就这么定了,留在这里打他个狗日的,打错了,砍头掉脑袋我担着,打!”此后,从3月10日凌晨5点到下午2点,钟伟连着接到了林彪三个即时东进的电报,但他不为所动,因为他看见了战局的转变,他围住了88师一个团,而敌87师正在赶过来增援。他一面组织战斗一面向林彪报告情况,电报的主题只有一个:你的命令我暂不能执行,就因为眼前有大仗打。一向执着的林彪这次竟然被被钟伟的执着打动——他改变了决心。最后,5师全歼了88师的一个整团,又反过身来拖住前来增援的87师,林彪再率一、六纵西进一举在郭家屯全歼国军87师,取得了三下江南的全胜。钟伟违令调动了林彪,但林彪并没有亏待他,在整个四野系统中钟伟是唯一的一个从师长直接提升为纵队司令员(军长)的。

二、敢撂李先念的胆子

抗战初期钟伟在李先念部鄂豫挺进支队当团政委,由于与支队领导脾气不合,一气之下带着老婆、刚出生的孩子和警卫班跑了。钟伟带着这伙人历尽艰辛,在苏北找到了老部队──新四军三师。黄克诚收留了他,并让他当了10旅28团团长。李先念对钟伟离队当时十分震怒,据说如果钟伟被李先念追了回去,没准就会被当逃兵给毙了。

三、贪玩的将军

钟伟很贪爱玩。在北满时,一打完仗,钟伟就把部队交给政委和副师长,然后自己就跑回哈尔滨跳舞去了。等干部战士看到师长回来了,说明就要打仗了。

四、拿手枪指着司令员脑袋的将军

都说巴顿野,可钟伟比巴顿更野。巴顿充其量敢踢被战火吓懵了的战士的屁股,但从来不敢拿枪威逼上级。钟伟就敢。49年渡江后,钟伟的49军在湖南中了白崇僖的埋伏,指挥作战的兵团副司令员陈伯钧下令撤,钟伟不同意,坚持顶着等援兵,说否则全玩完。陈说他是副司令,他说了算。没想到钟伟拔出手枪顶住陈的脑门吼:娘卖X的,再说撤我就毙了你!

五、“也拿我去枪毙吧”

1959年8月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各大军区领导除在家值班者,各军、兵种正副职,各野战军军长政委,各师一名正职干部共1569人出席会议,批判彭德怀。会上总政治部主任萧华放了一颗重磅炸弹,说彭德怀在长征路上欠下了红一军团的血债,是彭亲手下令枪杀了一军团的一个连长(林彪也跟着昧着良心说瞎话,说彭恨不得把一军团的人通通杀尽,因为一军团是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

“胡说”,钟伟一声斥喝站了起来,“这完全是无中生有,你(可能是指萧华,但接的是林彪的发言)当时在场吗?我在场,是我干的!彭总不在场,也不知道有这件事!现在要说清楚,那人是罪有应得,该杀!......执行战场纪律,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我看是有人别有用心,扯历史旧账,制造事端,挑拨一、三军团的关系,加害于彭总。”说到这里钟伟热血涌了上来,胀红了脸,手指着台上,几乎是在叫喊:“你们不是在逼彭总交代军事俱乐部的成员吗,娘卖X的,算我一个吧,也拿我去枪毙吧!”林彪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萧华当场下令将钟伟铐出会场,送军事法庭。(过了几年,毛泽东很偶然地问起了钟伟的情况,中央才把他下放到安徽当了农业厅的副厅长。一员铁血虎将就此结束了军旅生涯。)

又过了十几年,彭德怀到了弥留之际,最后的喃喃念叨中有钟伟的名字(看管人员记录)。





本文内容于 2007-12-2 1:29:17 被古今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