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秘录 风雨如晦 引子 死于月夜

e袂飘飘 收藏 2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8/[/size][/URL] 月圆之夜的沙滩上,白茫茫无边无际。远处望不见尽头的应天城城郭,在朦胧月光映衬下,泛着黑色阴沉的冷峻,若隐若现中透出一片肃杀。 深秋季节,看不见白天落叶凋零的景象,却能够在这片散发白天太阳最后余温的沙滩上,感觉到似乎来自阴曹地府的丝丝诡谲,和掠夺生命前的那份被抑制着的狂躁。而这份狂躁则来自于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8/


月圆之夜的沙滩上,白茫茫无边无际。远处望不见尽头的应天城城郭,在朦胧月光映衬下,泛着黑色阴沉的冷峻,若隐若现中透出一片肃杀。

深秋季节,看不见白天落叶凋零的景象,却能够在这片散发白天太阳最后余温的沙滩上,感觉到似乎来自阴曹地府的丝丝诡谲,和掠夺生命前的那份被抑制着的狂躁。而这份狂躁则来自于两个一手持刀,一手端着一个碗的黑衣人。二人身后五六十米远的距离,八个负手伫立的黑衣人,如临大敌一般密切监视四周,防备假想中的袭击者。

不过,他们还是多虑了!沙滩上除了那两个黑衣人以及一旁默默站立的八个精壮黑衣人外,就只有被埋在沙坑中的另外两个人了。

与往常公开处决朝廷钦犯不一样,今晚这两个即将被处死的人,被以这种秘密处决的方式来决定他们的死亡,来一次人间蒸发,不能不说是一件令死者遗憾,令行刑者毫无快感的事了!换言之,一个英雄的赴死,必定希望在万人众目睽睽之下,悲歌一曲,或是喝临刑酒一碗,尽撒慷慨豪侠之气概!然而,今晚则不同,对被埋在沙坑里的二人而言,秘密处决实际等同于这个人从来不曾在这个世上走一遭,即使他们曾经以某种形式出现过,也只是一阵风,一片云,最终不留一点痕迹!这比一次真正的死亡还要残酷!

一刻钟前,在众人咄咄逼人的目光下,他们亲手挖了这两个三尺多深的沙坑;一刻钟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被剥光衣服推下坑去,等待死亡降临。不过,死神总是姗姗迟来。当二人面北朝南竖立在沙坑中,被抵在下颌沉重的沙砾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都未曾放过对生的渴求,对死的拒绝!

然而,死亡最终还是降临!一个嘴角下弯,颌下三缕长须,大鼻泡的黑衣人手持一柄寒光锋利的尖刀,狞笑着缓步走来,脚下的沙砾被踩得咯咯直响。在走到一个蓬发络腮汉子的脑袋前后,停了下来,也不做声,握着刀柄,一下、两下……不停的用刀身拍打着一只掌心,杀光乱播的眼睛令人不寒而栗。似乎在对一个行将死亡的人还不放过,还要进行心理上最后的摧残!

也许是玩够了,也许这种游戏因对方的麻木而又失去了一次亢奋的机会,反正,这个大鼻泡的黑衣人开始准备动手了。只见他半蹲在那蓬头汉子面前,像是拍西瓜似的拍了两下,然后开始熟练地给他剃头发。沙沙沙,刀锋过处,头发飘落,是那种刀锋紧贴头皮的摩擦声。听起来却格外恐怖,眨眼间,蓬头汉子露出了白铮铮的头皮来。随后,刀锋在头皮上轻轻一划,顿时裂出一道恐怖的豁口,有五六秒的时间,缓慢渗出的鲜血顺着额头将那汉子双眼糊住。

起初,那蓬头汉子还以为行刑者会对着自己脖子动脉。来那么一下,靠沙的重量使自己血喷,不料,却给自己剔起了头发,当冰凉的刀锋在自己头皮上轻轻的一舔,他立时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也许意识到这一点,他放弃了仅存的一点尊严!因为,尊严并不能让他死的痛快点!

“兄弟,求你了,一刀让我死了罢!”这种凄然的乞求与他曾经的身份不符。

“嘿嘿嘿”,大鼻泡三声阴笑,好不动容,反而冷冰冰说道:“皇上没灭你九族,已是皇恩浩荡了。你也是御前执掌侍卫了,皇上的心思你还不明白么?放心去罢,由不得我们了。”说罢,大鼻泡冲一边端碗的黑衣人招手。

“杀了我!一刀杀了我!”见那名黑衣人一声不吭,端碗走过来,蓬头汉子肝胆欲裂,嗓子嘶哑地哀号。

“兄弟,嚎什么?!大丈夫死就死矣,何足惧怕?!”一起与他被埋的一个面容俊朗的中年汉子叱喝道。

“马上就轮着你了,慌什么。”那个剃完头发的黑衣人冷酷地走到这个汉子面前,准备给他剃头。

这时候,端碗的黑衣人已缓缓走到络腮汉子面前,冷森森地说道:“记住,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说完,将一碗水银顺着豁裂的头皮缝隙灌了进去。

“啊——”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号,犹如被地狱之火吞噬的挣扎!那汉子拼命摇头,扯起喉咙似狼一般嚎叫,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毛骨悚然!

灌进头皮的水银如蛇似铅一般,迅速在他身子里四处乱窜。那汉子死劲扭动身体,拼命想挣扎出来。只见他身体急剧地颤抖,急剧地摇晃,越摇越快,仿佛要抖落一身的负赘,蓦地,那汉子暴喝一声,像是挣脱牢笼一般,终于以一个赤条婴孩血淋淋的身体,从沙坑里冲天而出!却把一具皮囊留在沙坑里,窜出的他,不过是一具已经被水银剥去周身皮肤的肉身!

“啊——”那汉子惨嚎着向远处冲去。

“狗贼娘!你~你们太狠毒了!”被埋的汉子自知在劫难逃,怒目圆瞪,仰天大骂:“狗日的苍天,你死啦——”说着,突然口喷鲜血,竟咬舌自尽,气绝身亡!

还未动刑,埋着的人便趁机咬舌自绝,两个黑衣人有些意犹未尽,竟愣了大半天。月光之下,二人犹如死神一般,凝视着沙滩上那张新鲜血淋的人皮,还有那颗搭拉着没有一丝声息的头。良久,大鼻泡黑衣人对那个拿碗的黑衣人说道:“走,上面还等着咱复命嘞。”

十一年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