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革命 第一部 挣扎 第二十八章 余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四方的刀剑密密地砍向了格雷姆,他在抵挡刚才的一阵攻击中已经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雪亮的刀刃落到自己身上来。

危急时刻,潇雨抱着一根燃着大火的木梁冲进了包围圈,四散的火花与滚烫的热浪暂时吓退了护民军。趁此机会潇雨一手拖起筋疲力尽的格雷姆,一手夹持着着火的木梁,冲出了人群。护民军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有能及时拦住他们。但是他们很快反应快来,大呼小叫地追着二人围上来。

潇雨一冲出了包围圈,马上扔掉了开路用的木梁,然后一个劲地拖着格雷姆往前跑。但是格雷姆实在是太累了,他没办法跟上潇雨的速度,于是边跑边劝道:“贝德拉,快松手吧。不要管我,你自己一个人快跑。”

潇雨没有松手,也没有答话。他脚下用力地蹬着腿,口中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好象根本没有发现后面愈追愈近的护民军。他们离村外已经不远了,只要跑过前面的一小片空地就可以到达山脚的树林里了。

可是后面的护民军也追到一步之遥了,看情形马上就可以在他们到达树林之前截住他们。这些刚才被格雷姆杀得心惊胆颤的护民军,对他又恨又怕,无不以杀之为后快。他们的心里已经在盘算如何折磨这两个胆敢反胆的乱民。

咝!就在包围圈再次形成之前,空气中传来尖锐的撕裂声。一支木箭以超出视觉感知的速度深深地钉进了跑到最前面护民军士兵的脖子。高速飞来的木箭竟把往前飞奔的人向后高高地带起,在空中略一迟滞才重重落下。那名士兵在尘土中垂死地扭动着身躯,双手抓着被刺穿的喉咙抽搐着,仿佛想要拔出致命的木箭。但很快他感觉不到任何痛苦了。

其余的护民军见到同伴的惨样,立刻如同受惊的群鸟四散躲了开来,生怕受到同样的攻击。等了一阵,有一个胆大的士兵把头伸出了藏身的矮墙,想看看外面的动静,但是迎接他的是一支利箭,从他的右眼位置深深地刺了进去。

这个倒霉蛋立即痛苦地倒下来挣扎,双手乱抓着,一不小心把木箭扯了出来。这下他的眼球也随着木箭一起掉了出来。刚才木箭深深地射入了他的头颅已经伤害到了他的大脑。他发疯般地捡起自己的眼球塞入自己的眼眶,但它很快又掉了出来。他发出疯子特有的狂笑,不断重复着这个动作。同围的同伴看到这幕可怖的情形,全身如同掉到冰窟窿一般打着冷颤。他们自觉地把头缩得更低,生怕引来那位可怕弓箭手的攻击。

一直过了好久,终于有人小心地出来探看动静,才确定敌人已经走光了,周围只有那个疯子的笑声。一个护民军士兵实在受不了如同恶魔附身的同伴还在玩弄那团烂肉,上前一刀解除了他的痛苦。其他人也同时松了一口气,把脑子里恐怖的景象自动地遗忘过去。

潇雨带着格雷姆趁着莉莉丝用弓箭吓阻追兵的时机,拼尽了力气跑到了山脚的树林。这时,他才觉得浑身发软,心脏如敲鼓般地咚咚跳动,肺象风箱般地来回扯动。刚才一阵死命的奔跑耗光了他所有力气,现在只想闭上眼睛昏过去。而被他几乎是一路拖过来的格雷姆也不好受,两眼翻白地躺在地上除了大口地喘气,他什么动作也没力气做了。

过了一会,头顶传来了树枝的景动声,莉莉丝敏捷的身影轻巧地落了下来,看到潇雨吐着舌头喘气的滑稽样,她忍不住地轻笑了一下:“贝德拉,你是我见过的跑得最快的人类哦。想不到护民军的刀剑让你跑得比我的木箭还快。”

“别……别笑……了,”潇雨上气不接下气地答道,“他们……有没有……追来?”

“没有,他们被我射中了两个人,都吓得躲起来了。”莉莉丝轻笑道,有了武器在手,护民军在她看来也不是那么可怕了。

“那就……好,我们也快点走吧,跟莫莉姐……他们汇合。”潇雨断断续续地说。

莉莉丝听了,上前伸出手来,担心地问道:“贝德拉,你的身体没事吧。要不要我来帮你拉起来?”说着,心跳竟有一丝加快,脸上也闪过一丝红晕。

潇雨怎么好意思让一个女孩儿家来帮忙,忙摆手示意道:“不用……不用……”说着,他勉力支撑着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格雷姆也渐渐恢复过来了。他嘴中喃喃地念叨着什么:“尼尔村……完了,全完了……该死的……护民军!……”

潇雨听了,心中也不禁是一阵难过。尼尔村的劫难说到底也有他们几分的因由,但是他随即开解起来,毁灭尼尔村的是残暴的护民军,他们几个人只不过给了一个毁灭的借口而已。

也不想再说什么,潇雨扶起精神上与体力上都萎靡不振的格雷姆,慢慢地走向了沃尔金山的深处。莉莉丝在前面轻巧跳跃着带路,不时回头拉上一把,推上一把帮潇雨翻过那些倒下的树木或高高的岩石。

莫莉跟亚当负责接应那些死里逃生的尼尔村的乡亲,把他们带到沃尔金山的深处,潇雨把它命名为“一号基地”的山洞里。

尼尔村的幸存者不多,只有五六十多人。他们把老弱安排在山洞里,年轻地聚集在山洞外。他们大部分是青壮年,当护民军杀过来时,反应较快,很快逃出了村子,又按照格雷姆的指引跑到山上来。于是这些幸存者当中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每个人都失去了亲人。悲痛与哀怨的气氛充斥着人群,一些女子更是在低声地哭泣,悼念死去的亲人。男人们也苦着一张脸,虽然没有流泪,但其中的悲愤之情显而易见。

莫莉与亚当安抚着山洞里的老人与小孩,孩子们经过刚才那场血与火的场景,要么悲声地哭泣,要么低头不语。一日间他们当中有人仿佛长大成人了。

人们逃出村时几首没有带什么东西,幸好潇雨留下的物品当中还有些许生活日用具,莫莉烧了些开水,暂且让他们喝口热水。正忙着,忽听到外有呼叫声传来,她走到洞口望去,正好看到潇雨搀着格雷姆和莉莉丝一起回到了营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