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革命 第一部 挣扎 第二十六章 灭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熊熊的火光、濒死的惨叫声、女人遭受折磨的哀嚎声、士兵们的淫笑声……

这一天的尼尔村如同陷入了地狱,本来保护村民的护民军化身为恶魔对善良的村民伸出了爪牙。

起初是一大队护民军撤出了扎力特家。由于村民们当时大都在地里干活,留下来的只是老弱妇孺,大家谁都没有注意。护民军小队长带着他的六个手下先对扎力特家下手。

对于这种杀人抢劫加上玩女人的事,护民军们当然是乐意去做的。反正队长吩咐了,抢到的女人、财物随意处置。于是个个士气大振、兴致勃勃地去做。只可怜了扎力特一家十几口人,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就被凶神恶煞般的士兵杀死。幸存的少数几个年轻女人则被拖到大厅里集体轮奸。等待她们的最后下场也是死亡,不同的是她们到了那时已经被折磨地没有知觉了。

兴奋地士兵们洗劫了扎力特家,有人开始举火烧屋。浓烟与烈火引来了不知情的村民前来救火,却不想落入了死亡的陷阱,被杀得兴高彩烈的士兵一一砍倒。而女人则被拖到院子里就地解决。

小队长已经无法约束他的部下,本来只想把洗劫的范围控制在扎力特家,但是随着受害人如同飞蛾扑火般地不断来扎力特家救火,士兵们已经把魔爪伸向了整个尼尔村。

想到村里的大部分人都下地干活去了,小队长牙一咬,心一横,指挥士兵满村地杀人,希望把所有的目击者都灭了口。

恐慌迅速传遍了尼尔村,受害者至死都不明白为何护民军平白无故地乱杀人。终于有机灵一些的人开始反抗,而护民军方面至多也只有七个人,很快有人被村民杀伤。

看到局势已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而地里干活的人看到浓烟冒起,不断地赶回来加入抵抗者的行列——那些可是年轻力壮的农夫,小队长只好不甘心下令撤退。这一天来杀人放火,劫财又劫色的护民军也耗光了精力,带着自己大包小包的战利品灰溜溜地离开了尼尔村。

有了今天的投名状,小队长相信手下再也不会有人出卖自己。那样只要自己一口咬定今天是匪徒洗劫了尼尔村,应该也没有人会怀疑。于是在路上他与手下串好了说辞。编好故事说匪徒洗劫了尼尔村,杀死了扎力特老爷一家和很多村民,而村民趁匪徒走后也哄抢了他家。自己和手下被人多势众的敌人打败,无力保护村民和维护秩序,只好撤退。

不去说护民军怎么去骗他的上司,尼尔村的人们回到家里被惨状惊呆了。尸横遍地,满目疮痍,一日间与亲人阴阳相隔。幸存的人一边流泪一边掩埋亲人的尸体,同时咒骂着万恶的护民军。

有几个幸存的年长者聚到一起,讨论来讨论去,也不明白为什么护民军要对尼尔村下毒手。扎力特一家早就被灭了门,事情的因由也无从得知。最后商定派人去镇上向治安官控述护民军的暴行,一定要为尼尔村的死难者讨回公道。

尼尔村在这场劫难中被杀死了男女老幼五十多人,大火烧掉了半个村子,特别是靠近扎力特家那一片,损失更是惨重。失去家园和亲人的人们守望相助、相依相扶等待着公正判决的来临。

几天过去了,众人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下来,地里的庄稼不能耽误,于是又开始下地干活,要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但是往镇里送信的人还没有回来,众人也不知镇上发生了什么事。一种不祥的念头弥漫在尼尔村人们的心头。

潇雨等人也从下山打听消息的格雷姆那里得知了惨案的详情,悲痛的情绪充满了心头,同时也很困惑护民军对着手无寸铁的村民下毒手。

亚当抽泣着:“为什么?为什么那些混蛋要杀死那么多无辜的人?”

“弟弟,那些人是疯了,是一群疯狗!瓦莱特大神会惩罚他们的!!”莫莉抱着亚当的头安慰他。

潇雨看着沉闷的气氛也不知说什么好,虽然那些死难者与他没什么关系,但是听到那么多无辜的人受害,心中还是禁不对护民军愤恨起来。但心中更多的则是疑惑。他低声问抱头蹲在地上的格雷姆:“格雷姆叔叔,真的是没有人知道护民军这么做的原因吗?”

“嗯……谁也不知道护民军怎么突然发疯了,对着无关村民大砍大杀。最惨的是他们住的扎力特家,全家人都被他们杀光了。那些女人无一不是在死前还遭到那群畜生的轮暴。我活了这么多年了,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做出这种事来。简直比最凶恶的土匪还不如。”格雷姆情绪低落地答道。虽然他刺死了扎力特小少爷,但那时也没办法可想,不得以为之。但是听到护民军的暴行,他出离了愤怒。

扎力特,扎力特一家,轮暴,杀光……潇雨低头想着这些事,除了暴行还是暴行。但是潇雨相信任何不寻常的行为总有它合理的理由,护民军不会无缘无故地做出令人发指的事。为什么这几个护民军会做出这些事情呢,那其他护民军呢?不是说还有很多护民军伤员吗?于是他问格雷姆那些护民军伤员的去向。

格雷姆想了一下答道:“听村里人讲,在护民军发疯之前,他们的大部队带着伤员先离开了。”

“那么,那么这是一个有计划的行动了。要不然为什么在屠杀之前先把伤员撤离呢?”潇雨说。

格雷姆一听,觉得贝德拉的话里有什么含意,急着追问道:“贝德拉,你想到什么?快点说啊!”

“嗯,杀人这种最残暴的行为,其目的无非是劫财和灭口两种。”潇雨边想边说,“那么,扎力特老爷家有不少钱,符合劫财这一种的条件。但是我听你说过他家的权势不小,护民军应该没胆子打这个主意。那么是为了灭口了。是为什么灭口呢?有什么事一定要杀人家全来灭口呢?

这件事肯定是不能让人知道的,甚至是让那些伤员或护送伤员的人知道,所以事前把他们都送走了。难道这一场屠杀仅仅因为是杀人的护民军与扎力特一家某个人的恩怨而已?凭着护民军的威势,普通人见了都要让三分,扎力特一家有什么人会与护民军有了恩怨让后者不得不杀光他一家呢?”

“是扎力特老爷!”格雷姆接过话说,“照此说来,只有扎力特老爷与护民军有了恩怨,才能让他们大开杀戎,起因可能是因为扎力特小少爷的事。所以他们又怕扎力特大少爷知道这件事,先把靠不住的人打发走,然后把所有知情人都杀光。而抢劫与屠村只不过是顺手牵羊而已。没了证人证据,那么事情就任凭他们说了。”

听到这话,潇雨惊道:“坏了!村子里有危险。护民军不会让看到屠杀的人活下去。一定会找借口把所有知情者——全村人杀光。至于借口还不简单——为扎力特老爷报仇!”

格雷姆猛地站起来,急道:“我要去通知村里人,让他们躲起来!”

潇雨苦笑道:“来不及了,别说他们不会相信你的话的。何况现在……”说着手指向山下的尼尔村,“他们已经来了。”

格雷姆大惊失色地望向去,只见大队的护民军正蜂拥而来冲向尼尔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