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革命 第一部 挣扎 第二十五章 毒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碰!木门被大力地撞了开来。“你这个混蛋!”一个人影怒吼着扑了进来。床上的男子光着身体,刚来得及披上一件外袍就被来人扑倒在地,顿时拳头、牙齿如暴雨般砸了下来。

“噢~~”护民军小队长发出不属于是人类的哀嚎,压在他身上的扎力特老爷年纪足够做他的父亲,力气却因为愤怒出奇地大。无论他怎么挣扎,加上右手的伤,总摆不脱挨揍的处境。

无奈之下,他只得向门外的部下们求救:“门外的混蛋们,快进来救救我啊!再不来,我要被那死老头打死了。”

刚才扎力特老爷怒气冲冲地跑过来时,他的部下实际上也看到了,只是知道队长在里面做好事,跟进去触了他的霉头,怕没好果子吃,只好推举了两个队长的亲信躲在门外探听动静。现在一听队长呼救声,他们俩顿时拥了进来。两个长得人高马大的护民军士兵立即跑上前去,想拉开正在殴打队长的扎力特老爷。

但是怒火中烧的老爷丝毫没给他们面子,不耐烦地伸手连抓带挠,给这二位的脸上带上几道“红花”。

眼看着队长被扎力特老爷殴得不成样子了,自己又在队长面前失了面子,这两个劝架的士兵也是发起火来了。上前一人一手抓住老头的双手想把他拉起来,但是不断挣扎的老头没能让他们使上全劲,来回几次都没拉成功。不过这样一来,队长得以从他的身上爬了出来。

带着满脸伤痕的小队长总算站了起来,眼泪、鼻涕、鲜血顺着他的脸往下流,右手的绷带也松了,昨天被莉莉丝的木箭射中的伤口崩了开来也开始往外冒血。

看到自己身上的惨样,队长的心情也是愤怒到了极点。不就是玩了你家一个女人吗?值得发那么大的火。老子差点被你这个老家伙揍死了。一想到此,他看到自己的两个手下正把老头按到地上去,想也不想地冲上去,用脚狠狠地跺在老头的胸口,嘴中恨恨地骂道:“死老头,刚才那么凶,现在轮到我了。叫你打我,叫你打我!”说着,连踹了十几脚,直到气喘吁吁地才停了脚。

“老爷!”床上传来女人的惊叫声,刚才被队长强暴的侍女看到扎力特老爷被踢打后晕死过去,急忙只拿了一件衣服遮掩胸口,不顾一切地冲过到自家的老爷面前,拍打着他的脸,希望能苏醒过来。

一个士兵探了探扎力特老爷的鼻息,惊恐地汇报道:“队长,不好了,老头子没气了!”

啊!小队长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一顿乱踹,把老头踹死了。其实从早上开始,扎力特老爷就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精神已是不佳,加上刚才对护民军小队长的一顿乱殴,更是拼光了体能,最后被小队长一阵猛踹,心力憔悴,一命呜呼了。

想到犯下杀人的罪行,小队长暗自心慌。若是死的人换是寻常百姓,他倒也不甚害怕,只要打点一下上下左右的关系,基本上能保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平安无事,顶多亏些钱而已。

而这个老头,是尼尔村的地主,钱不少,势力也挺大,连镇上的夏洛特子爵与他的关系也不错,又听说他家的长子也就是昨晚那个死鬼的哥哥是镇上护税团当官的。这样事情可没轻易摆平的,说不定最后还要承受对方的复仇。

想到这里,他烦燥地在屋里转了几圈。而侍女的哭声又让他心烦不已。看到屋里只有自己的两个手下和小侍女,一个恶毒的念头从心底升起。这两个手下对自己一向来忠心不二,言听计从,自然不会把自己杀人的事说出去。那么剩下来只有这个小待女看到事情的经过,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只要没了证据,自己一张嘴,随便把罪过推给谁就行了,比如昨晚那些个逃犯匪徒。

想到这里,他的神色安定了下来,思考着如何杀人灭口,栽赃稼祸。他走到一边,对着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对方马上会意地靠上来,谄媚地问:“队长,有什么吩咐。”

小队长轻声地说:“你看,扎力特老爷突然身体不适过世了。而现在只有我们在旁边免不了嫌疑。你看怎么办好啊?”

“这个……”士兵看了看队长的眼睛,试图找寻他真实的意思。随即他从队长的话当中明白了,应和道:“是啊,扎力特老爷年纪大了,早晚要死嘛。想不到听到他儿子的噩耗,一命呜呼了。”

“什么,你们在说什么?老爷明明是被你们打死的!”侍女在一旁听到这样的话,禁不住气愤地站起来反驳,“你这个恶棍,刚才想强奸我,老爷赶来阻止,想不到反而被你打死了。我要告诉大少爷去,让他把你们统统地治罪为老爷报仇。”

“嘿嘿……”小队长和他的手下狂笑着望向可怜的侍女,如同望着一只待宰的羔羊。刚才与队长商量的士兵看到侍女身上没被衣服遮挡的白嫩肌肤,不禁咽了一下口水,淫笑地说:“队长,反正还有时间,不如让兄弟们先乐上一下再做事情。”

“行,刚才我才玩到一半就被老头打断了,这次肯定要好好干死她。等我爽完了,你们再上。反正要处理掉,随便你们玩好了。”队长想到要手下为他卖命,这点好处怎么能不给呢,很大方地答应了。反正于他也没有什么损失。

两个被情欲之火烧昏了头的士兵如狼似虎地扑下了可怜的侍女。后者不敢相信发生的这一幕,哀求道:“你们想要干什么?啊……不要过来啊!求求你们啦!放过我吧,我什么也不会对别人说的啊!”

可是屋里的男人们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象抓一只小鸡一样把浑身剥光的侍女拎到了床上。小队长狞笑着再次压到她的身上。

小侍女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她的嘴被一个士兵死死的捂住,可是她的耳朵却听到了更加恐怖的声音。

小队长心情放松下来,心思也活了,一边在侍女身上放纵,一边对亲信士兵吩咐道:“等会这里完事了,你们去召集可以相信的伙伴。传我的命令让其他信不过的人带着伤员们回中队驻地。等他们走远了,你们把这个家四面围了,所有人都不要放过,一个不留地杀光。当然女人们随便你们先玩弄好了,这里的财物也可以随便地取用。然后放一把火把这里全部烧光。

早上我已经派了传令兵回中队部请求援兵,说昨天的袭击是一伙数十人的匪徒干的。那样我们回去后就说这里被匪徒袭击了,杀死了扎力特老爷一家。这样谁都不会怀疑了。哈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