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革命 第一部 挣扎 第二十章 格雷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等到中午,潇雨摸近了尼尔村。本来无人的村口,有两个护民军士兵在站岗。

等没有人时,两个人开始躲到树荫下去休息。潇雨趁他们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悄悄绕过他们进了村里。

扎力特家很好认,他家的三层塔楼比村中其他所有房子都高。围绕着塔楼,还有十数幢大小不一的房子连成一片都是他家的。

潇雨爬上他家围墙边的一棵大树,把身形躲进密密的树叶间,偷偷地打量起围墙内的动静。

塔楼的入口也有两个护民军在守着,旁边有一座平房前,十几个护民军正坐在阴凉处用餐。不久,一个扎力特家的仆人提着一个篮子走到塔楼前。门口站岗的护民军随意地看了一下他的篮子,就用钥匙打开门让他进去了。接着又把门锁上。

潇雨猜想莫莉姐弟俩大概就关在塔楼里。但是有那么多护民军在,自己也没有办法不声不响地救他们出来。还是回去再想想办法吧。悄悄地下了树,顺着原路回去,却不想村口那两个站岗的护民军士兵离开了树荫,正一左一右地站着把潇雨出去的路都堵住了。

潇雨伏在一堆柴草后面,焦急地打量着村口,一边望一下村里。等一下村民们就要出发下地干活了,自己被堵在这里,迟早要被人发现。万一被告发,肯定会被护民军抓住。

冷静想了一下,潇雨欣然想到一个好主意。现在不能出去,不如回到亚当家里去躲一下。现在他和姐姐被抓住了,家里也没有人。应该不会有人去他家里的。

记起上次莫莉带着他走过的路线,潇雨小心翼翼地摸进了亚当的家里。进了小院,屋子里静悄悄的。潇雨大着胆子推门进去了。眼前因为光线变化的关系而变得黑漆漆不能视物,却不想黑暗中突然一个人影扑了上来。

潇雨本能用手去挡,心中惊恐不言而喻。他想到埋伏在这里的人除了护民军还能是别人吗?自己太不小心了,没想过护民军可能会埋伏在莫莉的家中等着傻瓜来自投罗网。

去抵挡的双手被对方狠狠地抓住,接着另一只手狠狠地掐住了自己脖子。潇雨顿时觉得呼吸变得沉闷起来,刚想抬起腿来踢对方,却不想对方一记扫荡脚正好搁倒了自己,同时,对方顺势压了上来,膝盖狠狠地顶在了小腹上。

被这几个连环打击后,潇雨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机会,此时心中竟有那么一丝刹那的宁静,这该死的命运终于露出了最后的獠牙,自己再怎么努力,也逃不出它的玩弄。

但是在静静地等待中,大批护民军冲进屋来的景象却没有出现。那个制住自己的护民军也没有大声呼叫。这个时候潇雨的眼睛也渐渐适应了屋里的光线,这才看清眼前的人。

压制住自己的是一个魁梧的中年人,四十多岁。一条深深的伤痕划过刚毅的脸庞,使他看起来有些杀气腾腾。

很快那人也看清了被压在地上的潇雨,脸上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惊讶:“咦,你是贝德拉?怎么跑到里来了?”

“我,我……”潇雨慌慌张张地说不出话来。

“你不认识我了吗?”他焦急地问。

听对方这么问,潇雨心知对方肯定是认识自己,那么很可能是村子里的熟人。现在他认出了自己却没有大声地呼唤护民军,看来还有回旋的余地。那么就乖乖地承认了吧:“是的,我是贝德拉,前不久和亚当一起逃出了死囚营。”

“那我是格雷姆,你不认识我了吗?”

啊,好象听亚当和莫莉讲起过这么一个人,对贝德拉一家挺好的。这才长嘘了一口气说:“啊!原来是格雷姆叔叔啊。我知道您的!您不知道我在死囚营里生过一场重病,高烧差点把脑子烧坏,亏大神保拓,我活了回来了,可是把以前好多事情都忘记了。”

嗯!格雷姆点点头,接受了潇雨的解释。他放开了对潇雨的束缚,拉着站了起来,拍拍他身上的灰尘,有些歉意地说:“刚才不知道是你,还以为是护民军的爪牙就出了重手。贝德拉,你没受伤吧?”

“没事,没事!”潇雨揉着又酸又麻的手腕关节说,暗道,这个格雷姆叔叔身手真是厉害,反应敏捷不说,力道的控制也是收发自如,被膝盖顶过的下腹还是一团火辣辣地痛,浑身使不出一点力气来,如果刚才他再晚点收劲,估计自己就要痛晕过去。

“你跟亚当的事我也听说了一些,但现在怎么又跑回尼尔村来了,还有昨晚他们姐弟俩怎么又被护民军被抓了?你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给我听听。”格雷姆担心着莫莉姐弟俩的安危,急急地问潇雨。

潇雨这才断断续续地把逃出死囚营及后来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格雷姆。他心中霍然地升起一丝希望,但愿眼前的格雷姆能帮他一起去救莫莉姐弟。

格雷姆听完潇雨的述说,在屋子里回来走了几圈,这才恨恨地道:“两个笨小子做下这种傻事,还自以为聪明!莫莉也真是的,一个姑娘家,如何能处理好这种棘手的问题。护民军追踪而来,很明显知道你们回村了。他们肯定会跟踪监视她。她倒好还大张旗鼓地到处采购东西送到山上去,生怕不让别人知道自己这里藏了人。

再加上扎力特家的那个小混蛋缠着莫莉,吃了她的亏,怎么能善罢甘休。没事都要整出事来,何况她做了那么多让人怀疑的事来呢?”

听了格雷姆的话,潇雨的脑门“嗖嗖”地直冒冷汗。自己毕竟是欠老练,一下子没有想到那么远,没能提醒莫莉小心。这时,他的心里早就充满了懊悔,恨不得打自己两下耳光。

“那你这次来是准备营他们姐弟俩的吗?”格雷姆问。

“不是,我知道凭自己的力量还救不了他们。只好先进来看看情况。”潇雨老老实实的说,心中不禁希望格雷姆说一声“我来帮你!”。

“看看情况?哈哈……”格雷姆突然苦笑起来,手指往屋后指了一下,“你去看看那里有什么?”

潇雨走过去打开后门才发现那里躺着两个人,一身军装无疑说明了他们护民军的身份。不过现在他们身上被紧紧地绑着绳子,另外看他们两眼翻白,四肢无力的样子,应该是晕迷不醒。

“格雷姆叔叔,他们是在屋里等着我来自投罗网的吧!谢谢您救了我一命啊。”潇雨自然是猜到这些护民军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的,对格雷姆的感激与信任更加进了一步。

“呵,看来你也不笨啊!”格雷姆笑着赞赏,“来,现在说说你有什么主意去救姐弟俩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