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革命 第一部 挣扎 第十七章 火种

潇雨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size][/URL]   “于是那个勇士带领穷人们打败了国王的军队,处死了这个残暴又贪婪的国王。勇士被大家推举为新的国王,他把国王的财产分给了英勇作战的部下。”潇雨停下来叙述,喝一口水清清嗓子。   “那以后穷人就过上幸福的日子了吗?”亚当插嘴问道。   “刚开始是的,那个勇士国王仁慈而贤明,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于是那个勇士带领穷人们打败了国王的军队,处死了这个残暴又贪婪的国王。勇士被大家推举为新的国王,他把国王的财产分给了英勇作战的部下。”潇雨停下来叙述,喝一口水清清嗓子。

“那以后穷人就过上幸福的日子了吗?”亚当插嘴问道。

“刚开始是的,那个勇士国王仁慈而贤明,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潇雨继续讲道,“但是没过多久,他年老病逝了,他的儿子成为国王。这位国又开始变得贪婪与残暴,当初跟随勇士的部下现在也变成了新的贵族老爷,他们又开始疯狂地压迫穷人。让穷人们再也不能安稳地生活下去,于是穷人们在新的勇士带领下又开始起义。

很多年过去了,经过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轮回,那个世界的人们终于明白依靠国王,穷人总不能有安稳的生活。贤者们经过很长时间的思考,终于提出,与其一次一次地更换国王,不如大家共同制定一部法律来统治国家。因为国王是可能变坏的,而法律是不会变坏的。所有人的意愿都通过这部法律表达出来,因此大家都遵守这部法律,甚至是新的国王。”

呆呆地听着潇雨讲述梦境世界的故事,莉莉丝心潮澎湃,那个自由自在的世界让她神往不已,但随即想到这只是一个梦幻中的世界,心情又失落起来:“贝德拉,那些东西只是你梦中所见罢了,在我们这里是不可能实现的。”

“对啊,穷人们怎么可能打败国王呢?那可是谋反的罪名。”亚当也是清醒过来。

“那好,我再给你们讲一个伟大贤者的故事。他不但是一个伟大的贤者,还是一个伟大的勇士,他带领农民推翻了最有权势的国王,建立了第一个信奉法律的国家。那个国王有着天下最强大的军队,他的士兵比星星还多,比山豹还勇猛。因此,他认为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支配他的人民,他手下的贵族老爷也是向穷人索取一切,逼得农民再也不能生存下去了。于是伟大的贤者领导农民起来革命,向国王无敌的军队发起进攻。起初国王的军队取得了很多胜利,但是不久,贤者在战斗中发现胜利的秘密,国王的军队被他打得节节败退。在不到三年多的时间里,贤者就消灭了国王数以百万计的军队,最终推翻了国王的残暴统治。”潇雨想到了自己所知的最精彩的关于革命的故事。

亚当和莉莉亚被故事惊呆了:“胜利的秘密,数百万军队,这些到底是什么?”两个人同时问潇雨。

“呵……呵……,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在梦境中看到了伟大贤者所写的四本书,记述了贤者一生的战斗故事。”潇雨想起自己看过的四卷伟人文选。

“天哪,贝德拉,你太厉害了。我真不知道这样的梦境怎么来的。”亚当感慨道,“要不是你还是原来的样子,我差点以为你不是贝德拉了。”

“贝德拉,你说的那个世界太美好了,如果我们这里也有那个伟大贤者,他就能帮我们解放所有黑精灵奴隶。”

潇雨沉默下来,听到刚才莉莉丝的话,他忽然有一种沉重的使命感。既然自己在命运的安排下,突然来到这个世界,又从死囚营中死里逃生,为什么不做点事,把前世毫无生气的人生在这个异世界活出精彩来呢?否则只有被当成逃犯逃亡一生。前世的革命伟人已经做出了榜样,那么我就把革命的火种在这个异世界燃起熊熊的大火吧,烧尽一切专制压迫的制度。

“莉莉丝,你想解放所有黑精灵奴隶吗?”潇雨问她。

“那当然,你知道奴隶的生活有多悲惨吗?”说到自己原来的生活,莉莉丝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所有的奴隶,不管是人类还是黑精灵都是主人的财产,只要是主人下的命令都要执行。奴隶们从天亮一直劳动到黑夜,这样才能得到一点吃的,而女人们到晚上还要侍候那些监工们。稍微漂亮一点的女奴更成为了主人们玩乐的对象。”

看到她羞红的脸庞,潇雨示意她不要再说了。对于奴隶的生活,潇雨从前世的史书知道地更多。“会说话的工具”、“一匹马一捆丝等于三五个奴隶”、“血淋淋地殉葬制度”,奴隶社会的历史就是一部奴隶的血泪史。为了引开莉莉丝的注意力,潇雨有意不去讲这方面的事,转而问道:“莉莉丝小姐,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拉纳克叔叔联络了庄园里的黑精灵奴隶,他们趁主人的生日那天,所有的管家监工都去庆祝时,偷到了镣铐的钥匙,利用偷偷藏起来的菜刀、锄头杀死了看守,然后乘着庄园里的马逃了出去。

我们离开安西城后,护民军就到处搜捕我们。为了回到南方沼泽,我们决定往西走,避开护民军,再绕路往南,从白土城到南方去。

可是走到这里,还是被护民军发现了我们。后来的死囚营的事你也知道了。”

“你们在南方的同胞现在生活怎么样?”潇雨听奇拉讲过黑精灵的故乡在南方的沼泽里。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莉莉丝可怜兮兮地说,又解释道:“我就出生在主人的庄园里,从小生活在人类世界,还没有去过南方。”停了一下,看到潇雨和亚当疑惑的目光,她抿了一下嘴,似乎下了一个决心般说道:“在庄园里,异性奴隶之间也会产生感情,有时就会生下后代。但奴隶的后代天生就是奴隶。主人也乐于看到奴隶数量的增加,于是他听从一些恶毒的建议,强迫一些女奴隶跟男奴隶发生关系生下孩子。我就是那种不幸的人,从小不知道父亲是谁。只是听说母亲怀上我的那一阵子与拉纳克叔叔相处的次数比其他人多些,所以他们就说我是他的孩子。但是母亲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着,深深地低下头去,眼泪如同碎落的珍珠滚下,打湿了她的衣襟。

潇雨也感到自己的眼睛也酸涨起来,莉莉丝的身世深深地感伤了他。看着眼前漂亮的女孩儿,想到她悲惨的身世,革命需要理由吗?如果需要,眼前这样的理由还不够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