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重大战役——马恩河会战

入侵比利时

陆军设计和发展的德国复杂的铁路系统,都派有军官监督每一条线路。从铁路区段到最短的支线,未经参谋总长批准,是不能铺设或改动的。通向西部边界的双轨,每天可容五百五十列列车通过莱茵河的桥梁;在二十天内,他们用一万一千列列车,运送了三百多万人。在战争的最初两周,每十分钟,就有一列长长的运兵列车通过科隆的桥梁。

有一百二十多万士兵将要形成横扫比利时和卢森堡,进入法国的旋转的一翼。虽然有史里芬计划,因为荷兰的中立不能侵犯,这巨大的人流得通过一块大约七十五英里宽的地区前进。时间表不容许任何拖延——前进部队按照规定必须在法国有时间充分动员之前把它压倒。

但是,不攻克列日,侵入比利时是不能成功的,在这个坚强设防的入口的那一边,横着广阔的平原和法国。有四条来自德国的铁路线在这个战略城市集中,然后扇形展开。列日建在横跨默兹河的一个高高斜坡上,对所有的通道都一览无遗。十二座威力强大的炮台——河的两边各有六座——把一块直径约十英里的地区围了起来。它们的相互支援体系受到各座炮台之间三英里缺口的限制,但在需要时候派出机动部队,被认为是有效的代替物。

8月4日早晨,德国前进部队逼近默兹河上的维塞,正好发现桥已被炸毁,比利时士兵都聚集在西岸。统率两个骑兵团和六个步兵旅的奥托•冯•埃米希将军,立即选择了一个适当的变通办法。两个骑兵团向南疾驰三英里,涉水过河。维塞的比利时守军生怕被围,迅即朝南向列日撤退。傍晚,德国步兵也在维塞渡过了默兹河,向堡垒进发。

在德国人侵入的时刻,他们开始枪击平民,以报复冷枪狙击。人质都被兜捕起来处死;房舍遭到炮击或烧毁。如果发展成为逐屋战斗,野炮立即把村庄夷平。毛奇写信给康拉德将军说,“我们在比利时的进军肯定是残忍的,但我们是在为我们的生命而战,谁挡路,就必须自食其果。”

德国的战略设想是几乎不停顿地通过比利时,预计没有或很少抵抗。在比利时存在八十三年中,阿尔贝国王的国家从未打过一次仗,并且因为它的安全有赖于作为一个“永久中立国家”,军国主义是被人看不起的。但是德皇威廉的战争恫吓,迫使比利时政府在1913年采取征兵制,这一措施更加降低了人们对军队的本来不高的尊敬。直到1910年为止,军队甚至没有一个总参谋部。

阿尔贝国王新动员的军队由十六万五千人的部队组成,其中大约半数部署在列日和布鲁塞尔之间。比利时的战略依靠列日和那慕尔的炮台推迟敌军的前进,直到法、英军队能够到来。列日指挥官热拉尔•勒芒将军,得到派来的后备军的增援,使他的兵力达到四万人,并奉阿尔贝之命,防守列日“到底”。

列日的筑垒是由一位杰出的军事工程师亨利•布里亚尔蒙特将军设计的,在1913年完成之前花了大约二十五年时间。它是由装有装甲炮塔的,形状象平坦的三角形小孤山的钢筋混凝土构成,拥有四百件武器,从机枪到八英寸大炮都有。这个结构本身的设计,是要经得起包括这种尺寸的炮弹的轰击。三角形的每一角,都装备着较小口径的速射炮的炮塔。

每座炮台的周围,都是三十英尺深的干燥的深沟;加上强光的探照灯,以防止夜间的奇袭。这些灯和重炮一起,可以降到地面以下,那里有地下坑道把整个系统互相联系起来。所有的大炮都俯视着由德国来的四条铁路。勒芒将军留下二万五千名要塞部队,派了一个师去加强位于掩护布鲁塞尔的热特河畔的阿尔贝国王的军队。

冯•埃米希仍然认为比利时人会不战而降,派了一位使者打着休战的旗帜,要求列日投降;否则的话,他宣称,这座城市将遭到空袭。勒芒服从他的国王的命令,拒绝了。几小时内,德军大炮狂轰东面炮台和城市本身,但仅仅削去一些混凝土而已。第二天,从附近科隆起飞的用内燃机推动的齐柏林飞船飞临上空,丢了十三颗炸弹,炸死了九个平民。这样,战争范围开始有了新的扩大。

德军队潮涌般地反复冲锋,特别对东面的弗莱龙炮台和埃夫涅炮台,但是被火炮和机枪的联合火力所击退,炮台前的尸体堆积到齐腰高。所有默兹河上在列日南面和北面的桥梁都已被毁,企图用浮桥渡过默兹河的部队遭到炮火的扫射。

只有德军的一次突击可算部分成功。当第十四步兵旅的指挥官被杀时,他的部队遇到第二集团军的副参谋长埃里希•鲁登道夫将军,他立即担任指挥。第二天夜间,鲁登道夫率领他的部队,经由弗莱龙和埃夫涅之间的缺口进入列日。但是炮台仍都在比利时人手里;列日已被侵入,但还远没有被攻克。

对炮台连续进行炮兵和步兵的突击都无效果,直到8月10日,那时冯•埃米希攻占了第一座炮台。二十四小时内,第二座炮台也陷落了。

德国人于是搬来一门大炮,它将使炮台化为瓦砾,并使举世震惊。到那时为止,英国的十三英寸半的海军炮,是这种炮中间最大的。但是克虏伯的军械工人,设计了一门十六英寸半(四百二十毫米)的攻城榴弹炮,可以把一吨重的炮弹射到九英里外。每颗穿甲弹有一个定时信管,只在目标被穿透后才定时爆炸。这门榴弹炮是一种巨型炮,绰号“大贝尔塔”,是照弹药制造者的妻子贝尔塔•冯•克虏伯的名字命名的。(在以后的战争中,还出现一门惊人的巨型炮。)

到了8月16日,十二座炮台中的十一座遭到连续猛轰后屈服了。那天晚些时候,勒芒指挥部所在的隆森炮台,被直接命中而摧毁,他本人也被打昏。他同平民比起来,受到俘虏者的尊重对待。冯•埃米希拒绝取下他的军刀,还接受代他带个信给阿尔贝国王。8月20日,胜利的德军开进布鲁塞尔。

对勒芒的抵抗所引起的推迟,估计不一。英国军事史家把受挫时间定为“四、五天”。其他资料提出,入侵者只比预定时间晚一天或两天。英国的官方历史记载,“列日是丢失了,但由于推迟了德国的进军,它对比利时的协约国的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