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革命 第一部 挣扎 第十一章 重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潇雨瞅准马车经过时,快速地冲出来把一根粗壮的树枝卡进了车轮辐轴之间。高速前进的马车被树枝一卡,很快把那只车轮卡坏了。失去一边车轮的马车倾倒下来在地上拖动了一段路就停住,车前的车夫被狠狠地甩了出去,重重地落下来滚了几下就不动了。

奇拉见潇雨动手了,马上招呼亚当冲了出来。为不被人认出容貌,事前三人都用衣物蒙住了脸。

那个车夫因受到重击而昏迷过去了。奇拉看了他一眼,又回到马车那里。潇雨见奇拉回来,一挥手,示意把马车的门打开,里面应该还有乘客,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来。

车门从里面锁住了,潇雨打不开。而奇拉只拉了两次,就听到一声金属的断裂声,车门应声而开。随着车门打开,一声痛苦的呻吟声随之传出。借着昏暗的天光,潇雨爬进了车厢,看到两个人躺在那里,其中一个正在痛苦地抽搐着,另一个则惊恐地望着进来的潇雨。

“不要伤害我,我给你们钱。”那个正在抽搐的人叫道。听声音是个中年男子。说着,把手伸到腰间拿出一个沉甸甸的布袋。

潇雨也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转身递给了奇拉,接着又一手抓住他的手,把他拖出了车厢,奇拉随手接住往路边一扔。当潇雨又准备抱第二个人时,手刚碰到他的衣服,对方就发出了愤怒的声音。那声音很熟,就是曾在死囚营里听到过的莉莉说的精灵语。

潇雨很奇怪怎么在这里会听到同样的声音。但没时间想那么多了,不管对方如何挣扎,还是用力把她抱了出来。一切等离开这里再说了。

怀里的人儿又踢又打,虽然手脚显然被绳子绑住,但是几下肘击有力地打在了潇雨的胸口,让他差点喘不气来。忍住心口的疼痛,潇雨把她抱到了出来。

到了外面,潇雨也看清了,手里抱着的不正是那个黑精灵女孩莉莉丝吗?虽然那晚只见匆匆的一面,但声音与样子却绝不会错的。但现在潇雨又蒙着面,加上事先约好不要说话的。潇雨没有被她认出来。为了保密,潇雨只好忍着默默地把她先放到路边。

放下莉莉丝,看到亚当正傻傻地看着她。潇雨怕他前去相认,走到他身边轻声地告诉他不要出声,快去把那两匹马解下来,将来行路也方便许多。听了潇雨的吩咐,亚当这才缓过神来按他说的去做。

不去管因为第一次打劫加上与莉莉丝重逢而有点失魂落魄的亚当,潇雨又爬进了马车里,想找点有用的东西。翻开车箱里唯一一个箱子,还不错,又发现了一个钱袋,还有一把精致的短剑。钱倒还好,不急着用,那个短剑对野外生活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车厢的地板上还散落着几个盘子,上面有不少吃的东西,潇雨也毫不客气地扯下一张马车的窗帘把它们打成一个包裹背了出来。

在外面奇拉已经帮亚当把两匹马安顿好了,那个男子已经被绑在一匹马的背上,而莉莉丝还躺在那里。潇雨把包裹放到另一匹马的背上,用手示意快点离开这里。因为亚当不会牵马,只好由奇拉来牵,亚当在后面扶着马背上颖着的男子。时间紧张,潇雨只好自己背起放在那边的莉莉丝。

看到蒙面的男子又想把自己背起来,莉莉丝大声地用精灵语骂着什么,手脚并用地挣扎反抗。在挨了几脚后,潇雨才顺利地把莉莉丝背好,跟上已经进入奇拉一行。

那个男子看到这些强盗要把自己绑走,害怕地大喊大叫,被奇拉用拳头威胁了一下就闭声了。只是浑身还是不停地发抖。

进入了森林,路开始不好走。走了大半夜,一行人才远离了大路边,到了安全的地方。潇雨把那名男子和莉莉丝分开来绑在树上,这才跟奇拉和亚一起躲到一边秘密地商量起来。

亚当首先问道:“那不是那个叫莉莉丝的女黑奴吗?啊……”话还没说完,头被奇拉敲了一下。

奇拉教训道:“不要说黑奴这个词,那是对他们的蔑称。他们也是同我们一样的生灵。”

“是啊,亚当,他们并不是天生就是做奴隶的,而是我们人类强迫他们成为奴隶。要不是他们我们也逃不出死囚营。”潇雨补充道,“那个莉莉丝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这辆马车里呢?”

“那贝德拉你为什么还把她绑着,不快点把她放下来呢?”亚当奇怪地问。

“你没看到马车里那个男的吗?如果当着他的面把莉莉丝放了,他一定可以猜出我们与她认识。而这一带与她认识的人类也不多,只要稍微一调查就可以想到我们是同他们一起越狱的死囚。除非事后我们把他杀了灭口。”潇雨没好气地说,“你要是下得了手,现在就可以把莉莉丝放了。”

从来没有杀过人的亚当,想想都觉得害怕,听了潇雨的话,更被吓得不敢出声。小声说道:“贝德拉你产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潇雨有些不忍心,劝解道:“亚当,不要紧,现在我们已经把他们二个人分开来了,等一下我们就去放了莉莉丝小姐。”又转头对奇拉说:“奇拉大哥,就麻烦你去审问一下那个男的,看他的马车与服饰,可能是个贵族或是大商人。要把他这些天的行程问清楚,这样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一带的有什么地方。也不会让他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好的,贝德拉,我越看你越觉得你想得深,想得周全。真不知道你这小脑袋瓜里是怎么想出来的。”奇拉轰然应道,起身走过去审问那名男俘虏。

潇雨没有回答他,只是背着身对他挥了一下手,自顾自地带着亚当去释放那个黑精灵女孩。

莉莉丝躺在地上,轻声抽泣着。手脚已经被绑得有些麻木了。自从上午被绑着带上马车,直到现在深夜了还没有活动过手脚。前些天,拉纳克带着族人攻打死囚营救出了自己,可是只享受了两天自由,护民军的追兵很快找到了族人,自己和一部分族人又再次被捕。接着,想要弄些好处的护民军,又把自己直接卖给了奴隶贩子。因为自己的身份与美貌,马车里的男子又从奴隶贩子手中花下了大价钱才买下了她。莉莉丝很清楚自己为什么值那么多钱,那个新主人的眼光就赤裸裸地说出了一切。

今天新主人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弄上了马车运回自己的庄园里享用。想不到正为自已的悲惨的命运而忧心重重时,马车又遇到了强盗。落到这些更凶恶的人类手中,自己又不知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也许又是一次次的凌辱与转卖。

正想着,莉莉丝看到有两个强盗转了回来朝她走过来。这次潇雨和亚当取掉了蒙面用的衣服,虽然昏暗的夜色下,光线很不好,但是拥有黑精灵天生的夜视能力,莉莉丝还是很快看清了来人。熟悉的面孔,让她的嘴吃惊地张成圆圆的O型,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怀疑是恐惧让她产生了幻觉。

走到跟前,潇雨开始解开莉莉丝身上的绳子,发现她还在发愣,笑着说道:“我们又见面了,莉莉丝小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