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革命 第一部 挣扎 第十章 森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这一片山丘并不高,但范围很广。到处是茂密的森林,一眼望不到边。潇雨三人趁着夜色摸到边缘,又在黑暗中一脚高一脚低地走进了森林。高大的树木如同高高的卫兵一般挺立着,把天空些许的星光都挡得严严实实。当遇到一只出来觅食的野兽后,潇雨感到这一片森林并不象昨夜休息的树林那么安全。

那只野兽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绿光,令人毛骨悚然,还好独行的野兽看到对方是三个身体高大的成年人,慢慢地退到了丛林里,很快消失不见。直到这时,潇雨三人才感到安全。

奇拉介绍说:那是一只狸豹,喜欢在黑夜里出来捕食。由于生性机敏,牙齿和爪子都非常锋利,即使是老猎人也不敢轻易去惹它。

一夜无话,三人也不再走动,找到一处石涯下围成一团,熬过了夜晚剩余的时光。当天空开始放亮后,才轮流睡去。

虽然护民军一直没有出现在这片森林里,估计他们忙着去追击黑精灵一众了。但是奇拉从死囚营带来的食物很快就要吃完。树林里虽然也有动植物可以吃,但是生吃味道不好且不说,还容易引发肠胃疾病。因此在试过几次吃生肉后,潇雨等人只好放弃。

“要是有火就好了,可以把肉烤熟了再吃。”奇拉望着他用绳套抓来的一只野兔叹息道。

亚当咽了咽唾沫,艰难地把目光从兔肉上移开,从昨天晚上吃了一点面包屑后,直到现在快中午了,他还没有吃过一点东西。肚子实在饿得受了了,他只好去溪边捧点水喝。

潇雨也不好过,他其实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昨天的最后那点面包屑他都留给亚当吃了。现在,饥饿是比护民军追兵更可怕的敌人。如果有火的话,一切都好办了。

想了想,潇雨记起前世最古老的生火法子说:“今天我试试钻木取火的办法,也许能烧起火来。”他只是听过这种法子,自己可没亲自试过。处在困境之下,他只好提出来试试看。

“什么是钻木取火啊?”亚当奇怪地问,连奇拉也疑惑地望过来。

啊!这个世界竟然不知道钻木取火。潇雨又惊又急,忙解释了一番。只是亚当还是不相信,用木头能钻出火来。没办法,潇雨只好自己亲自试起来。

先是找了一段折断而枯死的粗树干,又把一些干燥的枯枝残叶盖在上面,然后用一段较细的树枝在树干上不断划擦。这是个细活,累活,潇雨在前世也只是听说过而已,根本没有亲身试过这种方法得到火种。

双手因反复地来回动作开始变得麻木,直到累倒,别说火,连个烟都没冒出来。潇雨难过地把树枝一扔,丧气道:“看来不行,我只是在梦境世界里见过这种取火方法。可是实行起来行不通啊。

奇拉很仔细地注视着潇雨刚才的动作,听了他的话,没吭声,而是小心地把手伸到刚才潇雨摩擦的树干上。“喔!好烫,”他惊奇地叫道,“贝德拉,你的方法应该没有错。来,让我继续做下去,也许再坚持一下可以生出火来。”

说着,拾起潇雨刚才扔掉的小树枝,学着他的样子,快速地来回划动。

奇拉的力量与耐力比潇雨强得多,他比潇雨坚持地更久,不知来回划动了几百次,甚至是几千次,那些枯叶开始冒起了轻烟,然后烟渐渐大了起来。亚当忙喊叫起来:“贝德拉,快看,有烟了。”

潇雨心道,有烟了也就快有火了,他俯下身去轻轻对着冒烟的枯叶吹起气来,让烟更加猛烈地冒出来,一阵浓涸冒起后,火苗从枯叶堆里窜了出来。

“啊,太好了,有火了。贝德拉,你好厉害啊!”亚当真是惊奇不断,大呼小叫地为潇雨喝彩。

奇拉一边用枯枝来引火,一边赞叹道:“贝德拉,你真有一手啊,我从来没听说过不用火石可以引火。好了,以后就不怕饿肚子了。这个森林这么大,飞的,跑的动物这么多,还不够我们吃个饱。”说着把起兔肉架到火上开始烤起来。

解决了火的问题,接下来的日子是天天开烧烤派对。没有食物的困扰,三个人带着火种也把这片森林走了个遍。根据奇拉的描述,这片山丘在死囚营的北边,是沃尔金山脉往南延伸的一部分。而沃尔金山则是王国西部的一座大山,绵延不知多少里,至少王国里也没有多少人能说得清楚。而亚当与贝德拉的故乡尼尔村就在沃尔金山另一边的山脚。

虽然知道这些,但想这样没有方向地翻越沃尔金山,根本就是自寻死路。没有地图,没有向导地进入沃尔金山,基本上等于迷路。潇雨等人急切地想知道去尼尔村的道路。虽然害怕护民军的追兵,但是亚当还是想回尼尔村见见他的姐姐,何况,除了那里,潇雨也不知能去哪里。而奇拉则怕这两个少年在路上出什么事,也就同意跟他们回尼尔村,然后再想办法回自己的家乡。

不久,机会就来了。在往森林东边探查时,潇雨发现了一条穿过森林的大路。白天,大路上总有不少商队与行人穿过森林。潇雨计划绑架一个落单的行人审问出去尼尔村的路。逃犯很快要转职为绑架犯了。

第二天今晚,三人埋伏在路边的草丛里,每天的这个时候,很少有人从这里穿过森林,这样,绑架行动不会有什么目击者才对。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焦急地在草丛里等了一个多小时,放过一队商人的马车队后,再也没有人经过。亚当已经耐不住疲倦闭目养神了,奇拉仍然警惕地望着路面,潇雨则躲在路的对面,耳朵紧贴着地面,细心听着传来的动静。

很幸运,过了不久,一阵马车车轮滚动的轰响由远及近传来。听声音过来的只有一辆马车。潇雨决定不等了,直接对这辆马车下手。凭借奇拉的一身蛮力加上自己和亚当两人应该能对付得了。

这是一辆华丽的马车,木质的车身镶着众多的艳丽的装饰,连拉车的两匹马头上也给插上了一种金色的羽毛。身着黑色礼服的车夫悠闲地靠在车座上,左手拉着缰绳,右手提着马鞭,催促着马儿快点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