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看到亚当失魂的样子,潇雨心中不禁一阵难受,让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去承受死亡的恐惧,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啊。想来自己其实也好不了多少。虽然有刚才劝奇拉的话,但是心中沉甸甸地感觉是骗不了的。自己原是彷徨无助的小小无产阶级,以看YY小说来满足心中的空虚,不幸莫名奇妙地成了这个世界的贝德拉,又成了死囚营的犯人。好不容易有几天安定的日子过,但转眼可能要在明天被处死。人生无常啊!

潇雨想了一下,劝亚当,也劝自己,笑道:“亚当,不要丧气!真正的男子汉就要象奇拉大哥那样,有所为,有所不为。应当做的事情,就是面临死亡也不放弃,不应当做的事情,就是用金山银山,美女成群来诱惑也坚决不做。所以不要责怪奇拉。你不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吗?”

听到潇雨的话,亚当睁大了眼睛望了他好久才点点头:“贝德拉,你说得对。姐姐一直要我成为真正的男子汉。我却以为自己早就是了,但今天看了奇拉大哥的表现,听了你的话,才知道自己还差远了,放心,我也不怕了。”

潇雨赞赏地拍拍亚当的肩膀:“亚当,你能明白这些道理,也就不再是小孩子了。”

“去,你自己也没比我大多少啊!”亚当不满地回敬了一句,又比了一下二人的身高,“看,我还比你高一点啊。”两个人其实一般大小,据说亚当还比贝德拉小上二个多月,但成长中的亚当看起来比贝德拉还略高一些。

奇拉见这两个少年没有为自己给他们带来的麻烦而埋怨,反而称赞自己为真正的男子汉,一高兴,把他们俩搂着抱了起来:“你们两个小朋友倒是有趣,来,来,来,也算上我一份吧。”说着,抡着潇雨与亚当转起圈来了。

“啊,奇拉大哥,你的手在流血啊!”潇雨眼尖,发现了奇拉的手上到处是伤口,流血不止,两只手快成了“血拳”了。

“没事,没事,只是刚才敲门时用力了点,擦破了一些皮而已。”奇拉放下二人检查了自己的手,一点也不在意地说。

潇雨忙撕下自己身上还算干净的一块衣襟帮奇拉包好伤口,一边对亚当说:”天也不早了,亚当,我们继续睡吧。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但只要我们还活着,就不要放弃希望。这个世界因为希望而变得美好。未来是不可能被证明的。只要有希望,我们就要继续好好地活着。“

亚当点点头,随后不解地问道:“贝德拉,我发现你醒来后就变了耶,变得我差点认不出你原来的样子了。”

潇雨心里一惊,自从顶了贝德拉的身份,浑然不自觉得用前世的记忆与经验来思考这个世界。也许在前世看起来正常与合理的东西,在这个世界就是奇怪的与荒谬的。这在与贝德拉熟识的亚当眼中,自己看起来是不是成了另一个人呢?为了掩饰心中的慌乱,潇雨装作没好气地教训道:“变你个头啊!我不是贝德拉,你以为我是谁啊?你忘了我发过高烧,脑子有问题了吗?”

“对,我看一定是因为高烧把你的头烧好了,变得聪明多了。哎,要是我也能发一次高烧变得聪明多好啊!”亚当少年心性,一点也不在意潇雨的话与平日不同,反而一本正经地说着倒头睡到一边去了。

潇雨苦笑地与奇拉对视了一眼,后者作了一个耸耸肩膀的动作。潇雨心想,亚当的感觉是没有错,你的贝德拉早已经换成了你所不认识的另一个世界的人。但这样的事说出来也没有意义,还是把我当成贝德拉好了。明天,是死是活,就当是命运给我的考验吧。

心里又想到,反正起点的书看多了,穿越的主角们都没有那么容易死的。呵,我的命运呢?也许也会在紧要时刻有相应的改变吧。啊!我的历史、我的美女们,你们的主人来了!哗,口水流不小心流了一地,被奇拉眼神怪怪地看了一眼,忙转过头去掩饰。想到那些穿越猪脚们的经历,潇雨又忍不住开始YY,很快进入了绯色的梦乡中。

第二天一早,狱卒们为了报复昨晚的事就不再给潇雨与黑精灵一伙任何吃的喝的东西。虽然又饥又渴,潇雨三人却也不肯屈服,始终都没有开口向他们哀求。奇拉反而用精灵语向隔壁的黑精灵们聊了起来。首先是个柔美的女性的声音,配合着节秦感很强的精灵语,如同泉水叮咚一般。

“她是那个黑精灵女孩,她说昨天多谢我们的帮助!”奇拉把听来的话翻译给潇雨与亚当听,同时脸上还露出得意的神情。但一声粗暴的黑精灵语插了进来,语气很急促,似乎在责骂着什么,而奇拉的脸上也变得很难看。

在潇雨疑惑的目光下奇拉才不心甘地说:“另一个黑精灵在埋怨我们害得他们被处死,并要女孩不要跟我们卑鄙无耻的人类交谈。”奇拉苦笑了一下,“他还说什么,对,他说他们已经为拉纳卡的杂种被抓到这里来了,还有几个人类的笨蛋,为她得罪了狱卒,害得大家都一起丢了性命。所谓的拉纳卡的杂种,我想是指那女孩吧。”

听了这样的话,潇雨也皱起了眉头,看来身处困境的黑精灵也在相互埋怨。潇雨的思绪随后被另一个男性黑精灵的声音打断了,奇拉翻译道:“哈瑞,你不要这样胡说,要不是拉纳卡,大家能逃得出伯爵的庄园吗?更不用说昨天幸亏隔壁的人类,菲尔母女俩才没有受到侵犯。你作为一个高傲的黑精灵,却把生命看得比尊严还重要,不觉得惭愧吗?在这里,你还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别人?”

那个粗暴的精灵语没有再响起,显然被说中了心事,那个黑精灵女孩继续说道:“波波卡叔叔,你不要责怪哈瑞叔叔了。卡琳娜女神既然赠给我们这样的命运,我们只有去承受就是了。只是我妈妈,他们竟这样对待她,呜呜……”小女孩再也说不下去,伤心地哭了起来,潇雨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猜想她的母亲可能遇到什么不幸。

哭声中另一个苍老的声音用精灵语说道:“莉莉斯,别难过,卡琳娜女神是不会遗弃她的子民的。经历这么多苦难只是在考验我们对信仰的忠诚。只要我们坚定信仰,女神一定会保佑我们的。可怜的菲尔为了保护你受了伤,那些无耻的人类竟会对她下那么重的毒手。唉,愿女神保佑她。”

“谢谢你,卡罗德祭司!”名叫莉莉斯 的女孩儿轻声说道。

“哐当!”牢房的大门突然打开,一群人踩着散乱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尊敬的塞诺恩祭司大人,请往这边走。”想不到平时一向作威作福的牢头黑杰克竟然这么低声下气地说话,看来所塞诺恩祭司一定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了,潇雨心想。

奇拉听到黑杰克声音,眉头皱了一下说:“原来是圣堂的祭司来了,黑杰克才会如土狗摇尾乞好!”

圣堂!潇雨心中一紧,据奇拉说圣堂是人们普遍信仰的瓦莱特神教在各地建立的教堂。圣堂祭司是其中最高的神职人员。今天为何要来这个肮脏破烂的死囚营呢?哪道……潇雨把目光转向了奇拉。对方点点头道:“黑精灵是信仰异端邪神的异教徒。按照规矩,在处死他们之前,要请圣堂的人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在死后灵魂能被瓦莱特大神接纳。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