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革命 第一部 挣扎 第四章 黑精灵

潇雨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size][/URL]   死囚营的日子在白天与黑夜的交替中慢慢流逝,潇雨已在墙上刻下了第十二道线,记录了他在这个世界的第十二日。   狱卒们似乎忘记了他们的存在,即没有说什么时候处置他们,也没有放了他们的意思。一日三餐倒也没有落下。只是苦了潇雨吃腻了那种黑糊糊的不明稀汤,但又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吃的情况下,每次吃饭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死囚营的日子在白天与黑夜的交替中慢慢流逝,潇雨已在墙上刻下了第十二道线,记录了他在这个世界的第十二日。

狱卒们似乎忘记了他们的存在,即没有说什么时候处置他们,也没有放了他们的意思。一日三餐倒也没有落下。只是苦了潇雨吃腻了那种黑糊糊的不明稀汤,但又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吃的情况下,每次吃饭成了一种哈姆雷特式的“生存还是毁灭”的抉择。

那个大个子奇拉每天喝那种稀汤倒还活力十足,真不知他是何种未知的生物。狱卒们大概吃够他的苦头,每次吃饭不敢怠慢地给他双份的食物,但在态度上依然是非常冷淡地,希望离他越远越好。奇拉在精力无法发散的时候总把牢房的铁门出气,用拳头把铁门锤得震天响,然后引来一阵狱卒们的抱怨,这更增添了他们对奇拉的恐惧。

亚当每天总有几次情绪低落的时候,想家想姐姐,哭上一阵子。于是潇雨就想着办法给他讲故事,分散他的注意力。一会儿是安徒生童话,一会儿是一千零一夜,甚至把自己看过的起点小说的故事都搬了出来。虽然潇雨不擅长讲故事,但是神奇的内容,曲折的情节,不但把亚当听得如痴如醉,有时连奇拉也禁不住坐在一边倾听。有几次牢房外面甚至还传来狱卒偷听时忍不住发出的叫好声。

至于故事的来源,潇雨也不遮遮掩掩,直接说自己在几天的昏迷中梦见了一个神奇的世界,把自己本源世界的一切当作梦境奇遇全部照搬了过来。反正这一切也无法查证。

潇雨身上的伤在时光的医治下,依靠这个年轻的身体拥有的充沛活力,也好得七七八八,日常行动不成问题。生活是如此的平静,除了禁闭的自由与奇拉拳击铁门的轰响,潇雨常常忘记自己是在死囚营中。他对自己的未来已经不抱什么幻想了,除了讲故事渐渐忘却了自己前世的身份。在与亚当不断地交流中,他慢慢代入了贝德拉的角色。

咣当!铁牢门开合的撞击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是如此地响亮,各房间里的囚犯们纷纷被惊醒。外面的通道里由远及近地传来吵闹声。狱卒们与另外一群说着奇特语言的人在争吵着什么。潇雨听了一阵,只明白狱卒在催促另一外一群新来的囚犯快点儿进牢房。其中充满了不屑与嘲笑的口吻。

“是黑精灵!”奇拉听了一阵后沉声说道。

“黑精灵?”潇雨惊讶地差点跳起来,那东西不是只存在YY与奇幻小说中吗?自己到底置身于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有精灵出现,难道这里是剑与魔法的世界吗?真是撞了大运,魔法啊!可惜自己前世没吃多少地瓜,不知道这里够不够用。,潇雨记起某位地瓜天王的奇遇,忍不住陷入了地瓜与魔法的YY中。

“尼德兰王国里生活着两种精灵,据说他们是这片土地最早的居民。一种是纯正的精灵族。王国北方的新月平原是他们的家乡,精灵族所信仰的瓦莱特神教更被王国奉为国教。王国的首都就座落在精灵族的圣山瓦莱特神山下,山上有着瓦莱特神殿,供奉着至高神瓦莱特大神。”

奇拉没有发现正在YY中差点流口水的潇雨,这些天他也习惯了潇雨每天问东问西,加上亚当也说过他失忆的事。所以一听到疑问,就很自然地地告诉他关于黑精灵的故事:

“有几个氏族的精灵世代作为瓦莱特神殿的高级祭司被王国高层奉为座上宾,这些精灵祭司又被尊称为高级精灵。他们掌握着王国的精神权力。此外,因为精灵们个个都是能工巧匠,许多城市里的工场里都喜欢雇佣精灵作为工人。

而黑精灵原本生活在尼德兰王国南方的沼泽中,他们信仰半人半蛇的卡特琳女神。生性孤僻,桀骜不逊,再加上异教徒的身份,所以他们又被人们认为是信仰邪神的坏蛋,无恶不作。为了体现瓦莱特大神的荣恩,王国中很多地方都畜养黑精灵作奴隶,以赎清他们的罪恶。”

潇雨只想着魔法的事,听完了奇拉的解说,马上想问。可是他搜遍了脑袋也没有在贝德拉留下的记忆中找到魔法这个词。只好连说带划地问奇拉火球术啊、风刃术啊等基本魔法与流星火雨、雷鸣暴弹等禁忌魔法。

可是奇拉听了半天潇雨的描述后,瞪着牛眼说道:“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情。我长这么大了,根本没听过魔法这种事。”

完了!潇雨气馁地想,是这里的乡巴佬没听说过呢,还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是只有剑,没有魔法呢?我的地瓜算是白吃了!

“他们是逃亡的黑奴吗?”亚当没有发现快要暴走的潇雨自顾自地问奇拉。

“是的,他们是黑精灵奴隶。已经逃亡了好久。今夜被本地护民军抓住就连夜押到这里来了。”奇拉答道。按照王国的法律,逃亡的奴隶被抓住,大部分会被处死。少数会被原来的主人赎回去。还有就是再次被作为公产进行拍卖。

狱卒们把这些黑精灵奴隶关到潇雨隔壁的牢房,把原来的囚犯赶到其他地方。关好牢门,狱卒们骂骂咧咧地走远,一路上还在责怪黑精灵们打扰了他们的休息,明天要给这些下贱的奴隶一些颜色看看。

得知来了新的囚犯,其他的犯人提不起多少兴趣来,事不关已,还是睡觉最重要。牢房里很快又安静下来了。

潇雨被这么一阵吵闹影响,睡意全无。辗转间,从墙上的石缝间隙中隐约传来一种陌生的语言。这种语言有着欢快的节秦,象清泉一般流淌,又象竖琴在拨动琴弦。正当他好奇地听下去,旁边传来奇拉的声音:

“那是精灵语,他们在讨论怎么能逃出去。”看到潇雨疑惑的目光,奇拉脸上惨然一笑:”我以前那位葬身矿难的好友就是一名精灵。虽然他并不是黑精灵,但他们说着同一种语言。据说黑精灵与精灵有着共同的祖先,只是后来精灵侍奉瓦莱特大神为至高神,成为大神的选民。而黑精灵信奉了卡特琳邪神,所以堕落了,连头发也变得银白色。”

奇拉停下来吸口气:“可是精灵照样会因为破产被卖为奴隶。在工场中劳作的精灵也不好过,累死累活地干上一天,仅能得到糊口的粮食。

瓦莱特的大神只对穷人是那么小气。那些王公贵族与高级精灵祭司,大神的荣光随时都会照耀到。瓦莱特神教在各地的圣堂都有大片的土地,果园。还能从当地领主的税收中收取奉神的什一税,圣堂的财产不用向王国交税,祭司们有的比领主更富有。”

潇雨对精灵与黑精灵的差别也不觉得惊奇,对于宗教,记得在前世的历史上,教会也曾攫取了巨大的世俗利益。而各种名义下的宗教根本掩盖不了社会的不平等。宗教更多时候只是用来麻痹与欺骗信众,维护即得利益集团的统治秩序。

接下来奇拉通过偷听黑精灵们的谈话知道抓来的黑精灵有五个,三男两女。他们原先是东边安西城里某位子爵的奴隶。在庄园里劳作,因不堪忍受繁重劳动的折磨,在一个领袖的组织下逃了出来。因受到不断追捕,他们几个人与大队失散才被镇上驻扎的负责治安的护民军抓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