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革命 第一部 挣扎 第三章 奇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4/


潇雨毕竟是重伤之身,午饭之后,疲惫交加的他又再次沉沉入睡。待再次醒来已是午夜。经过一下午的休息,潇雨感觉身体好多了。刚一转身,旁边的亚当就一骨碌睁开了眼睛。见潇雨醒了,他忙起身端来一碗稀汤:”这是给你留的晚饭,我看你睡得好香,就帮你留着。快点吃吧。我知道现在你一定会感到饿了。”

朋友之间不需要太多的客气,潇雨只是笑了笑端过碗碣了。一碗稀汤下肚,引得胃一阵阵欣喜的蠕动。虽然份量远不够吃饱,但已经赶走了饥饿。

喝完汤,潇雨也没有了睡意,就与亚当聊起了被抓的事。原来那天护税团把尼尔村寡妇罗斯夫人家中唯一的奶牛拉去抵了她欠下的炉火税。

经常从她家里打牙祭的亚当与贝德拉二人,为人为已都觉得要救出小花(那头奶牛)。于是人小胆大的他们瞒着家人跟上护税团,想趁天黑从队伍中偷出奶牛。但是天不遂人愿,当小花见到熟人时的欢快叫声惊动了护税团。正因为向穷人们收不齐税而烦闷的护税团,见有人竟敢打他们的主意,也不顾二人只是十多岁的少年,抓住狠狠打了一顿。贝德拉那时为了保护亚当被打得最惨。随后护税团又把他们投入了死囚营。按照王国的法律,打劫护税团当然是死罪一条。而知道这些时,茫然无知的二人已经进了白沙镇的死囚营,后悔也来不及了。

听完亚当的诉说,潇雨也渐渐明白自己的这个身份的前因后果。

讲完这些,亚当沉默下来了。这不堪回首的往事再一次提起,让他感到无比的悔意与失落。

而潇雨更是郁闷地哭笑不得。想到别人穿越了,不是成王称帝,后宫成群。最不济也做个一代军师发家致富。而自己身无长物,只会YY。虽然说是喝过大学的四年墨水,但读书期间更多的时间用在游戏、泡妞、睡觉、足球上面。现在他这个机械系的大学生连个齿轮渐开线也画不出来了,这让他如何在穿越后的世界生存呢?何况现在顶了个死囚的身份,就等着个“秋后处斩”了。还想混个屁!

正在他长吁短叹之时,高高的天窗外忽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这声音太熟了,想当年寝室里几头狼聚在一起关门看片的时候听得多了,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看来这个世界也好这口子。

看到潇雨怪怪的目光,亚当还好心地解释说:“那是狱卒们在享乐。死囚营里多多少少有些女囚犯。在这里,狱卒们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虽然关在这里的人都犯了死罪,但是狱卒可以让你死得快乐或是痛苦想快点死。”

“呵……”潇雨也笑了一下。心中感慨,真的是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权力啊。连管理死囚的狱卒都会充分地享用权力带来的利益。

聊了一下,亚当又沉沉睡去。潇雨却又重新睁开了眼睛。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潇雨就在刚才抓住了自己一部分真正记忆。如同一直坚信的那样,自己并不是贝德拉,至于为什么成了现在的身份,潇雨也不甚了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关于自己本源世界的记忆只剩下一片熊熊燃烧的火焰。那天自己下了班去厂图书馆。因为上次借的那一套伟人文选快到期了,所以急着去还书。当骑着自行车经过厂里氧气站时,突然发生巨大的爆炸,自己只来得及看一眼席卷而来的火浪,就不省人事了。等醒来后就成了死囚营里的贝德拉。

这里也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世界。虽然能与亚当沟通,但显然说的话并不是自己熟悉的汉语。看来是因为自己那个原先主人留下了一部分记忆。

接下来怎么办?死囚营顾名思义就是关死囚的地方。难道自己好不容易从氧气站的爆炸中幸存下来就又被处死吗?一个个问题纷纷跳了出来,让潇雨的心境一片混乱。直到快天亮时才伴随着无数破碎的梦境睡去。

第二天,一阵铁器碰撞的声音传来,把潇雨从梦境中叫醒。刚睁开眼睛,就被人用手拎了起来。

潇雨大吃一惊,心知自己这个身份虽是十多岁的少年,但也长得不算弱小,竟被人一手提起。

“看来你小子命挺大的,听说昨天醒过来了。”一声宏大刺耳的声音传来,让潇雨恨不得悟上耳朵。一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站在潇雨跟前,一手提颈,一手托掖高高地把他举了起来。

壮汉身后的牢门又“哐当”地关上了。壮汉转头看了一眼狠狠了呸了一声,随手又把潇雨放了下来。

“这是奇拉大哥,我们刚进来那会儿很关照我们的。”亚当忙把来人介绍给潇雨,“奇拉大哥人很好,就是喜欢开玩笑。”

“呵呵”潇雨揉着被触动的伤口苦笑,“奇亚大哥好大力气啊。吓了我一跳!”

壮汉坐了下来,嗡声嗡气地说:“别夸我,力气大,还不是到这个地方来吃饭了。”

亚当好奇地问道:“对了,奇拉大哥,他们怎么又把你关回来了?”

“还不是那个牢房里的几个混球听了黑杰克的话想整我,结果不是被我揍得七荤八素。黑杰克忍不住了,听说你的朋友伤好了起来,又把我关回这里来了。”

奇拉的性格很开朗,听他讲来他本是一个农夫,因为水灾失去了家人与家庭,加上借的高利贷没办法还钱,只好被债主卖去矿山当奴工。在地下暗无天日的矿坑中劳作,塌方、渗水伴随着死亡随时都会来到。

一次在事故中,矿主为了保住其它矿坑,完全不顾里面还有几十个矿奴被困,要把渗水的坑道堵了起来。当时奇拉的一个好友也被困在里面。平生骄傲的奇拉第一次跪下来恳求矿主救人,但是被无情地拒绝后,一怒之下跟他打了起来。不想悲愤之下,几记老拳竟把那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矿主打死了。

奴隶杀害主人,这是最严重的谋杀,于是他就这样被送进了死囚营。死囚营没有监狱长,黑杰克是死囚营的牢头,手下管着几十个狱卒,一向是这里的土皇帝。但是奇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看不惯黑杰克胡作非为,经常出手阻止他恶行。因此成为牢头的眼中钉,变着法子整他。

在与奇拉的聊天当中,潇雨也渐渐了解了这个国家叫尼德兰,一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老王国。依照奇拉所说的内容,这个国家如同奇幻作品中看到过的那样,还处于封建社会鼎盛时期,贵族、领地、地租,一切都已被扫进垃圾堆的东西如同复活的古董剧在这里上演。另一方面奴隶制度依旧流行,破产农民、战争俘虏、少数民族都因为各种原因成为矿山、庄园中劳动的奴隶。如这个死囚营中的死囚也有被卖作奴隶。

死囚,等着被处死,还是被卖为奴隶?潇雨想着自己的命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