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讲述下这篇文章的来历,有天无意进了本版的一个帖子,看到了议论外挂的问题.昨晚上来点开看了下,本想在那帖上作答讨论,但实在觉得那样会扫了楼主的兴致.所以还是决定自己开篇讨论和会友.另外也是在杂谈开个自己的头~今后我就扎根杂谈了.呵呵.大家多帮助.

哈哈,看来奖励工分也不是白奖励的,我来看了下后面的回复.我想说的是.存在的就是客观的/大型的网络游戏的生存寿命很大的层面取决于它的运营商的操作水平和眼光...当然,游戏本身也要有市场价格和可玩上手性.另外就看游戏运作中的GM水平了.很多我们国家的早期玩家先驱者们现在都是近三张或者三张多的人了.大家都很明白,每一段经历对大家都是很宝贵的财富.无数个漫漫长夜,黄昏黎明.大家守候在电脑前,或者和自己的玩伴或者战友奋战在一起,有些人走有些人留,有些人迷失了,有些人找到了.甚至还有人因游戏而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他(她)们是幸运的.我们在一起创造着自己的记录或者出品.有些人认为那是一种虚度光阴浪费时间.但我要说的是,那也是一种生活.价值本身是不存在的,是人对外物的看法.标准不同,理解不同.这点上就见仁见智了.我自己还曾经仔细的测试查看过好几处阿贝外挂上的错误坐标并给编辑写MAIL修正.那会很有成就感,因为在网吧被人奉若神明.很有意思的.

另外,外挂,作为一个比较争议的产物.我想说,如果哪家游戏运营商想封杀外挂,那是易如反掌的.但为什么有那么的多公司在做外挂,有那么多的玩家在使用外挂呢?因为有需要.我想很多真正玩过游戏的玩家都知道一些游戏不用外挂很难玩,社会有时还是懒人推动发展的呢,呵呵.以石器为例:曾经有个新闻,当然,是在游戏论坛上的,一个浙江还是哪里的男性玩家,因为不怎么看攻略,也不怎么仔细研究,在加加村口,打威威和乌宝宝升级到了45级,被光大石器玩家惊为天人~~~.那哥们太强悍了.点到45级,抛除不是每次走动都能遇到怪的问题,还要买血打肉换钱.那真是不一般的狠人儿~

另外,那些做外挂的公司,也要仔细研究游戏的攻略测试作标和攻略的准确性,让大家试用,满意,最终得到一些回报。这里不乏一些只是提供免费但高品质的公司,比如刚开始的阿贝和天使部落。天使最强大的时候,外挂里带和游戏兼容不干扰的音乐播放器。外挂带给大家的是手脚的解放和自由。当然了,也许会破坏一些创造的乐趣,但更多的还是带给玩家方便,快捷。又如石器,最终的末落,不是因为大量的使用外挂,而是因为他们的运营商北京华裔,不顾死活的猛推商业宠,如同杀鸡取卵一般。最终,游戏的运营权卖给了金山。金山的运营,我只想说有过之无不及。把不上线的老玩家档案封掉再删除。我个人觉的这东西都是侵权非法!你卖了房子,一看没人这就推倒建个再卖!!??我们国家对这些虚拟产品的物权法方面没有什么明确的界定。有的话,我就去告他们。强烈鄙视一下金山。因为他们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为什么这样说呢,消法上有规定,任何商业机构都不能自己在店内张贴声明来限制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金山的封大家的依据就是给大家一个发封MAIL,到点不回就当你自动放弃,删之。再问,就告诉你爱去哪告去哪告。试问,这样的态度谁会买他们的帐??????

讲述下我的那几年游戏时光吧。99年底开始玩石器,起因是公司楼上有个小网吧,我看别人玩了会,就说买个游戏玩玩,结果买的是张点卡,就再买了游戏,后来一发不可收拾。爱好上了,每天泡在网吧,那会新街口一带的网吧,基本上都白天7到8块。一直玩到02年的冬天。我的ID是中国网通一的 我爱小昕。服务过的家族,从最早的1.0时代自发的游戏组织石器夜间动物园,到后来的炎之城到后来的,蝶舞星河. 傲气凌云。我在1.82时代的末期还在石器里结婚了。呵呵,我婚礼的时候网六的维护时段认识的朋友都注册号到网一来观礼,可以说是盛况空前。我拿过近两年的全站PK前三名,当然了,有朋友可以说你那是刷来的,但我要说的是,刷~你也要有资格。每分去哪刷呢~~嘿嘿。PK也是要靠经验和战术的。我们站的第一个5转120级的ID人物叫:篮球飞人。那哥们是个红脸大壮形象~我想他现在可能还记得我。因为我带一队小号就把他那一队人全挂了。比的是什么呢,就是技术和战术。对游戏,对人物技能的完全了解和支配,对队友的战术控制指挥。我曾经是最佳PK队长和挂机队长(队友)。我每天上线都有人问我挂机不啊,给留个位置啊。因为什么呢,我在1。82时代,带过的新人,可以以千人计算。我在80象区带练到了白字117级,我想很多玩过石器的战友会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概念,一战下来可能一点经验没有,因为不和击不给经验。

我的石器老婆可能比我出名,她叫雪之冰灵。到现在,差不多有十年了,我还是很想念她,我QQ的签名近十年不曾更换过了。9816451。曾经我傻傻的赶去山东见她,她是应该出现在过我面前的,但她不愿意承认。我在她哥哥家住了一周,还见到了她当时和后来的男朋友,也曾经在她和我说不能在一起,然后删档的时候,自己在网吧的电脑前默默流泪一夜。但我想说的是,那些都是我在短暂一生中所珍惜的经历。我感谢那些曾经和我一起欢喜一起忧伤的朋友们,是你们陪伴我度过了那些难忘的青春岁月。虽然现在很多人已经联系不上了,但我仍然把你们放在我的心里,那个最温暖最柔软的地方。我想念你们每个人。在这里再列出几个我现在还想的起来的朋友名字。原始之海、他LP我想不起来了,嘎嘎,但我在青岛时见过,一起聊的很开心,傻海还吃醋,因为他那会还在上学。后去澳留学,每年假期我们都大聊,但我永远识别不出哪个Q号是她的,一是多,二是老换、小佩(上海MM,有个姐姐,好象两个人都用一个帐号和我玩过,后来据说去了韩国留学,后来我不再上网两年半,失去联系)、WANG(雪的哥哥)、冷之子(猪头小冷,后来去当了消防兵)、鬼步、鬼暴、星际狂人(对我很大帮助但我到现在还很歉疚的人)、风之子(后来对我很大影响的一个人,我们从玩友演变成债权人、对手、上下级、对手、朋友;最高的时候,他当过我们公司的代总经理)、叶楠-太阳之子(以泡MM见长)、冉冉(公司同事,惊骇之作:半夜和另一男性玩家说,老公,我好想你啊。暴汗后大骂死人妖)、郑浩南(四川沙坪坝的一个弟弟)、小狐怪怪(游戏ID因为乱拿复制道具被删档了,大懒人)、日出(广东的一个好兄弟)、风中百合(南京MM)、钻石眼泪(后来成了大管家,管多个家族)、芊芊(北京MM,后来无故消失)、雨水心、公主(最疼爱的一个妹妹,贵阳学医的)、欧阳文学(家族里一个比较早结婚然后从良戒网的,嘎嘎)、水木(北京大兴的一个弟弟)、小美人(太阳之子的第N个网络老婆,实名制,嘎嘎)、SUSU(苏苏,农大的妹妹)、还有很多很多已经记不起来了。

今天写了半天,都有点跑题了,本想写篇有关外挂的讨论,最后却说起了自己。呵呵,各位战友见笑了。就把这当作一个我寻找和追忆往昔岁月的地方吧。想怀旧一下的朋友欢迎来作客。

我还记得我在青岛的海边看太阳一点点升起的时候,在默默的坐在临海的窗边发呆的时候,有些悲凉,但更多的是一种释然.一切终将过去,明天还得继续开始.生活总还是要过的.只是时间改变了我们.我们是无法改变时间的.

希望再这里能找回一些曾经的回忆和朋友.也许就在哪个转角处我们就又相遇了.曾经,她和我说过.我们之间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

距离产生美,距离产生距离.愿有情人都成眷属.





本文内容于 2007-12-2 15:27:23 被纯蓝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