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弟弟都是狼》之感悟

《弟弟都是狼》人物反映的人性与性格


这篇文章的故事结构极其简单,大体用一句话便可概括:一个男人(木文君)和他的三个弟弟(木一航,文少,木枫)以及另外一个男人(秦守)又及那个男人的侄子(秦俊)不得不说的故事。从情节上来看,《弟弟都是狼》的最大特点就是情节设计得步步惊心,一环套一环,引人入胜;却又不像后宫那样勾心斗角,颇为心计地明争暗斗。作者用三言两语便迅速抓住一个特景,加以描述,埋下伏笔,语言简洁却抓住了描写的重心,于是展现在读者面前便不仅仅是文字,而是一场男人之间龙争虎斗般爱情与阴谋相纠缠的戏。


男主角木文君的身份及背景在第一章就已展开叙述:颇有天才成分,脑子不坏,懂得为家人分忧,连跳几级,19岁大学毕业,工作是同声传译。短短几行文字,已经将木文君的背景概括得十分清晰。作者的文笔向来都纯粹干练,使文章本身带有一定的真实性和缜密性。前面已说,作者最善于抓一个特景一笔带过,却能用最简洁有力的句子表达出人物的性格及形象。这点恐怕大多数作者都望尘莫及。作者在塑造主角木文君这一人物时,采用的手法是欲扬先抑。根据第一章,我们看到的木文君是“缭绕的香烟,轻轻搭在唇上——背景是明晃晃的No Smoking宣传牌,那鲜红的斜叉正义凛然的戳着你的眼睛……”“米色的风衣随风翻卷着衣角——露出里面仿阿曼尼的标签,签角上飘着几根线头……”简单两句话,就已将木文君的悠闲、随意、无拘无束、怡然自得的形象描绘得淋漓尽致。而作者没有放弃以景衬人的描写手法,“浅浅的哼唱,性感的鼻音——可惜轻易的就被地铁口吵杂的人声辗了过去,只剩下大娘大婶中气十足的“发票,发票,要发票么”缭绕在耳朵里,挥之不去……”“清爽的发丝,略长过眉——用途是挡住城市人空洞无聊的脸和更空洞无聊的眼……”仅几个字,已将背景用“实”与“虚”的方式轻松对比,并且真实地烘托出来。实,即地铁中不断叫着“发票,要发票么”的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场景,而这个场景,恐怕正是无数人看过却毫不放在心上的细微镜头。作者却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瞬间将地铁嘈杂的环境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读者眼前。而作者却并不是在绘制一幅图,没有空气似的浮夸文笔,更没有多余的画蛇添足。她是在描述一个现实,一个凭借虚幻的文字勾勒出的真实的空间。而刚才所提到的虚,则是“城市人空洞无聊的脸和更空洞无聊的眼”。众所周知,繁华的城市背后都是黑暗,人们庸庸忙碌,生活早已麻木至极。而作者虚构出的B市,则是用两句话就做足了铺垫,以黑暗的社会做背景,阐述的是各持不同心态的人性。作用是什么?自然,是用来突出主角们光辉耀眼的身影。


人物是定型的,情节是流动的。木文君之所以站在地铁口,必定是等人。由此故事终于进入开端。既然书名为《弟弟都是狼》,想必木文君要等的人定是他的弟弟。而对于狼这个字眼,我们脑海中浮起的念头是什么?凶狠的目光,让人们心悸于它的残忍与贪婪。那么又引出一个问题令我们深思,狼的什么举动,或者说,什么特性,让人们看到了它眼底的残忍与贪婪?自然又是反应社会的问题:愈是明亮温暖的人,内心愈是步步谨慎,处处设防,谋虑多多,无论从哪个方面哪个心理角度而言,活着纯粹是为了他人,甚少会考虑到自己。木一航就是这样的人。让我们撇开他“高挑白净,干净的乌黑的短发,清爽含蓄的笑容,长长的睫毛,眸子灿若星辰,转动间流光涟涟,一丝不苟的白衬衣牛仔裤”等一笔带过的外貌描述,直接切入他的内心思维。浏览全文,木一航似乎是早早就为木文君做起了打算:“等待了十年,想念了十年,准备了十年”,“转到法学院去了,以后打算从政”的理由仅仅是“当初念医也是为了能照顾你,如今黑道让小枫走了,秦守横跨着黑白两边,所以我打算去摆平正厅衙门。”而回到十年后的现在,木文君与木一航地铁相遇的地方,作者又用以“小”见“大”的手法描述出当时的情景:木文君在笑说“不见外你就该叫我表哥啊”的时候,一直彬彬有礼保持微笑木一航突然不作声,默默地钻进了出租车里。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却是体现出两人对彼此间感情的在意程度。木文君始终认定木一航是他的弟弟,只是他的弟弟。甚至在二人同居后,他的观点亦一样如此。木文君渐渐地彷徨,迷惘,不知所措;作者清晰地写出了他心中的不安:他可以接受同性之间的爱,却无法确认自己是否能处于其中;他无法看透自己的心,亦无法看透三个弟弟的心;无法保证对他们的爱是爱情而不是纯粹的兄弟感情;无法确信自己是否会保护他们,而不是伤害他们。他的内心开始犹豫、挣扎、惶恐,结合他温柔且平静的性格而言,这样的焦虑的确是应情应景,作者利用对比的写法将木文君心里的忧虑与急躁完全暴露在读者面前,想要塑造一个真实的人物,真实到令人无法找到其突出的优点,不露锋芒,极具亲和力,笑容软融融的人。用文少的话讲“看见木文君的微笑,竟是莫名其妙跟着他上车走了。”而作者运用对比的工具则是木一航,同样活生生的人,同样沉浸在兄弟之情中,相比之下,木一航没有木文君的困惑,他苦守十年,思念十年,为木文君付出了一生。他抛开社会伦理,从不曾考虑自己“喜欢什么”、“热衷什么”,纯粹一心一意绕着木文君转。他给木文君更多的是温暖,让木文君感觉到“家”的存在。然而木文君得到的感触是什么?他感动,感激,却更觉透不过气。这又是为什么?我想从理性与理智两点分析。站在理性的角度上,即站在道德的角度上,他无法面对木一航深沉的爱,他做不到。因为他时刻担心自己的做法是否会影响木一航,以及另外两个弟弟。同时也在爱与关怀之间徘徊,他茫然,不清楚对木一航的感情究竟是爱还是关怀。亦或者皆有,却又犯难,不知哪个感觉更浓郁一些。而理智纯粹是木文君个人的局限性观点,他认为木一航的爱过于压抑,令他难以缓息,并不是他自私,只是对于一个自己“仅是关怀”或“不爱”的弟弟,他没有任何责任和权利回报木一航的爱,更没有任何责任和权利逼迫自己去接受这种浓烈的爱。


《弟弟都是狼》像是平分秋色的一锅清汤白面粥。各个主角占领着不同的市场领域,校园言情、都市青春、黑道社会,糅杂在一处,不但不生硬、唐突,反而通过人物与人物之间麻线般的联系,体现出作者的别具匠心。相对于沉稳冷静的木一航,冷酷无情的木枫,令人摸不着底的秦守,木文君的弟弟文少更像一个朝气蓬勃的阳光少年。文章中对于他的描述十分细致:“少年高大的身体敏捷的转过来,修长有力的腿带动紧绷的腰、肌肉纠结的背、线条流畅的颈,阳光味道的小麦色皮肤上晶莹的汗珠也随着快速的转身飞散开来。”从性格上来分析,文少与木枫皆是易怒,冷漠,极具杀伤力的人。而二人的不同则表现于背景:木枫起初是黑道上的小混混,然后势力越来越大,逐渐聚集老大的气势;相比之下,文少则阳光耀眼一些,他对木文君的爱是真正的、毫无心计的、纯粹由暗恋引发的感觉。文少显然是三个弟弟中心理年龄最为年轻的,却又不是任性,他像个初经世事的孩子,会格外在乎木文君的感觉,会霸道,会吃醋,会感到孤独与寂寞,会为他人一句左耳右耳的爱的传说而紧张地买下一对耳钻作为礼物送给木文君。这里又是一根难以发觉却出其不意地令人倍感温暖的隐线,相对于其他人来谈,文少对木文君的爱则像是一杯波澜不惊的白开水,没有放糖,更没有苦涩,静静地酝酿着、蕴升着感情。被激烈的木一航与秦守的斗争掩盖得毫无光泽。而从文少的身上,我们可以透过他看到少年对爱的执着,爱的单纯,以及对社会道德的不满。


至于另一位弟弟:木枫,作者唯一给予给他一双锐利的“狼的眼睛”。然而,与其说他是主角,不如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引线人。文章开头便有这样的对话——木文君道:“一航,小枫在B市有道上的哥们儿么?”一航:“没,倒是有个叱咤风云的大哥。”之后便再无下文。初看此章,仅仅以为这段不起眼的内容是随意的聊天性质对话,并不甚在意,然而小枫的出场方式(在阴暗的酒吧里漫不经心地和流里流气的朋友混在一起),行事风格(木文君被绑架时他急躁慌张,在毫无计划的情况下直接冲过去救人),无一不在阐述他一个心理:变得更加强大,来保护木文君。这样的思想形成来源于两点,其一是木文君的教育,当他转校第一日打架失败时木文君告诫他决不可服输的道理,令他决定在黑道上站稳,其二便是木文君被绑架后,他与秦守同时救人,方法却不尽相同,同样是通过人物思维的明显对比,展现出他做事考虑不周,思虑欠佳等等缺陷。正是这两点让木枫彻底明白强大的力量对他而言有多么重要,于是他毅然决然选择离开,为的是将来更加威武地保护木文君,至于他对木文君的感情,作者在这一点有些疏忽,并未做太多详细描述,对于二人间感情的变化也描写得不甚显著。此乃失败。诚然也是由于木枫所做的事的一系列影响,将《弟弟都是狼》由原本平淡朴实的家庭情节彻底推进高端。


作者在塑造人物的同时,采取了“明线暗线,双环连套”的交叠方式构架整体。所谓明线暗线,顾名思义,即是两个线索一明一暗同时前进,并且节节联营,步步追击,从一个故事引出一个故事,使人物、情节发生密切的关系,不断丰富并磨练人物性格,将主题思想更加深化,把背景设定得更加局限细致。故事随着秦守的出现,暗潮涌动,使文章像流水一般缓慢地在无形之中流向一个更加黑暗的社会。故事的方针开始沿着枪杀、漂白、绑架、盗窃、犯法等阴暗的事展开情节,而作者在这种缓慢的流速中增加了木文君与秦守之间暧昧的回忆镜头,使人物所面对的黑暗又燃起一包烟花,尽管是零星,却极亮,耀眼,且温暖。大学期间,秦守是木文君的老师;工作期间,秦守是木文君的上司。感情亦如淙淙清泉,无论秦守出于什么原因,始终和木文君建立着一种“我主动你被动”的模式。在这方面,作者又用秦守与木一航之间的对比方法,木一航从不命令木文君,秦守时刻在命令;木一航从不压迫木文君,秦守时刻在压迫;木一航会坦诚布公对木文君说:“不要和秦守在一起”,而秦守却表面不在意背后做无数小动作(例如派人保护木文君的安全,派他小侄子秦俊看守木文君在家中与三个弟弟之间的亲密程度等等)。从这几点可以看出,秦守给木文君的感情是看似压抑实则放松的,而不像木一航那样看似放松实则压抑。木文君需要一个喘气的机会,秦守可以给他。木文君需要一个被保护的机会,秦守可以给他。木文君需要一个成长的机会,秦守亦可以给他。然而木一航却不能。木一航给木文君的只有依靠与爱护,却始终无法让他坚强。


木文君的思维自始至终都被三个弟弟牵着,挂念着,在他的心底,或许早已将秦守放在一个“看似”“不重要”的位置上。他是个极力想追逐幸福与平静的人,再无他求,此时作者更像是一个铺设好局面的局外人,在暴风雨前洒下一片花海,木文君非常害怕雷声,她安排木一航保护他,安慰他,给他精神上的支持和勉励。让之前眼睁睁看着文少离家,小枫离家,小俊不知所踪而满腹空虚行尸走肉般的木文君再次鲜活起来。两人开始一段简单却充满光芒与温暖的同居日子。这里又描写到一段情节,文章已出现过两三次:与弟弟们过的第一年除夕夜,原本孤零零一人过节的木文君突然讶然看见奔回来找他的一航等人,心里万分感动;后面的除夕夜,却再不曾有这样合家欢乐的美好时光,令木文君倍感惋惜。而此刻的除夕夜,文少带女友回家,四人一起吃包有硬币的饺子,木文君顿时又有了“家”的念头……由此可见,在木文君的心中,一直有个单纯的想法,他始终无法赞同或理解自己对于弟弟们的感情就是爱情,也拿捏不准弟弟们对他的爱能否经得住考验。他想要的只是温暖与关怀,是一个充满温馨的家。然而暴风雨接踵而来,秦守进监狱的事无疑是木文君平静生活中一个不小的打击,也就在这时,他的失魂落魄,他的颓废,他的彷徨,他的痛苦,他的焦躁不安,统统都来源于对秦守的思恋。他也终于明白自己感情的方向究竟在哪里,同时,木一航也将他的满腹焦急看在心中。至此,他选择出国,离开。


《弟弟都是狼》目前已经连载至末尾,结局未出,在此不做分析。作者为读者精心构造了一个和谐的故事:一匹睿智聪慧满腹心计的狼,一匹冷酷绝情眼神锐利的狼,一匹执著倔强坚韧易怒的狼以及一匹披着羊皮的狼各自出招攻击一只善良温和平凡简单的大兔子的纠葛纷争。作者切换了四种描绘的角度,站在上帝的视角写出四个人与众不同的性格以及对待爱情的态度。体现出四种不同风格不同思想的人物。文章至末写到木文君探监秦守,作者以木文君的眼随意一瞥“后面那片白的刺眼的墙壁上,那上面贴着鲜红的宋体标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从’字已经很斑驳了,看上去更像个‘不’字。”从而看出木文君坚定沉着的决断,他为了秦守,无论花费多少努力,多少时间,他都坚决要帮秦守逃出监狱这座囚笼。 自始至终,他未曾向秦守表达自己的心声,然而在诸多细节上,我们看到了木文君对秦守的宽容、隐忍、温柔,以及坚韧。作者以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山的雪》作为这一部惊心动魄的争夺戏的结尾,用高峰上豹子风干的尸体寓意着生存与死亡的追逐和抗争,“而选择乞力马扎罗山作为自己最后的栖息地的Harry,在行将死去之时,仍然深深的爱着。不过不是眼前的Helen,却是昔日的Cynthia……”作者巧妙地运用名著与文章结合,以各种象征的手法阐明自己的观点,用乞力马扎罗山的雪衬托出黑暗社会的人爱与人性。我们没有看到一段刻骨铭心至死不渝的轰轰烈烈的爱,却是看到一段刻骨铭心至死不渝的轰轰烈烈的情。生活也正如作者所说,无论是监狱还是乞力马扎罗,海拔一万公尺之上,天天天蓝…… 蓝天之上,是希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