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序言

在开始探讨盎格鲁一撒克逊人之前,有必要对该研究对象加以明确的界定。对于谁是盎格鲁一撒克逊人这一问题,《不列颠百科全书》给出的答案是,自公元5世纪起到诺曼征服时止移居并统治英格兰的日耳曼民族。一般认为,他们主要就是比德在((英吉利教会史》中提到的盎格鲁人、撒克逊人和朱特人。其种族成分,包括这些日耳曼民族的成员与原先居于此地的凯尔特人、及后来的北欧海盗丹人入侵者等的相互混融。’《大美百科全书》指出,“盎格鲁一撒克逊人”一词最早于8世纪时出现在欧洲大陆,特指不列颠的撒克逊人,以与留在日耳曼尼亚的老撒克逊人相区分。“诺曼征服”以前,不列颠岛上的日耳曼人皆自称为“英格兰人”或“撒克逊人”。现代史学家认为,“盎格鲁一撒克逊人”一词比上述两个名词更清楚、且易于理解,故一直采用。2可见,英国学者在界定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定义时注重的是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种族渊源,而美国学者在界定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定义时则注重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演化的历史进程。有鉴于此,本人从种族渊源和演化的历史进程对盎格鲁一撒克逊人作了界定,文中研究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是指自3世纪起、到7世纪初止移居不列颠的古代日耳曼人,且不包括自维京时代起入迁不列颠的北欧海盗及丹人。

盎格鲁―撒克逊人对英格兰民族的深远影响是无须赘言的。对于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不列颠这一问题无论是从欧洲民族史,亦或是从英国史的角度均有深入研究的必要。国内学者对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不列颠的研究重点都集中在5世纪中期以后。对于此前,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不列颠的播迁没有足够的重视。事实上,在5世纪中期以前,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不列颠的播迁是整个播迁历程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根据英国学者的研究,3世纪初,盎格鲁一撒克逊海盗已经开始侵扰不列颠东南部地区,并且己经在不列颠的某些地区建立了拓植地,这可以看作是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不列颠播迁的起点。3}世纪初,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不列颠播迁的历程基本结束。本文在时间上截取从3世纪初到7世纪初的这段时间,力求从整体上对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组成及其在不列颠的播迁历程有一个整体的把握。

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并不是一个组织严密、结构简单的民族集团的组合。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的历史,不仅仅包含了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不列颠的一页。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播迁不列颠之前,已经在欧洲大陆的西北欧沿海地区经历了数个世纪的播迁。在欧洲大陆的辗转流徙使得盎格鲁一撒克逊人集团中某些旧支系剥离,某些新的支系汇入。盎格鲁一撒克逊人这个雪球愈滚愈大,最终使得西北欧沿海地区,诸多日耳曼部落,或其中的某些支系最后都贴上了“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标签。此后,这些日耳曼人源源不断地迁入不列颠,开创了真正意义上的英国历史。4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欧洲的播迁历程是盎格鲁一撒克逊研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有对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西北欧沿海地区数个世纪的辗转流徙作深入的研究,方可以圆满地回答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组成问题。对于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欧洲历程,由于占尽了地利之便,德国学者普勒特克(A. Plettke )和罗德 (F. Roeder)从考古学的角度对此做了深入的研究,研究成果一再为英国学者所转引,基本解决了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欧洲的播迁及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组成问

作为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直系后裔的英国学者对于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不列颠的研究向来是不遗余力的,研究成果汗牛充栋。当前英国学者的研究成果在宏观和微观两个方向上均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微观研究方面,英国学者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研究工作,详细地校订残留文献中有关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组成及其播迁不列颠的记载;在研究趋向上,侧重于对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组成和播迁不列颠的某些细小方面的研究。微观研究成果丰硕,推动了宏观研究的发展。在宏观研究方面,不仅仅出现了专门研究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不列颠历程的著作,而且,出现了专门对相关著作做专门梳理的作品,如《盎格鲁一撒克逊研究》(TheStudy of Anglo-Saxon)。在该书中,H.M.查德威克(Hector Munro Chadwick)详细地展示了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不列颠研究的发展路径,指出了不同时期英国学者和德国学者的研究成果及研究的侧重点。s从本人收集到的材料来看,宏观上对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不列颠播迁的研究似己进入低水平重复阶段,基本上可以较为清晰地从整体上把握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历史了。但由于不同学者个人对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不列颠的某些具体材料有着不同的理解,微观问题的研究结论尚存分歧,因而对这些问题认识的进一步深化,目前仍有相当的空间。研究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不列颠所依据的史料,主要是残留至今的一些古代文献和考古学证据。由此,英国学者由于在做相关研究时对以上两种史料的倚重程度不一可分为两派。在做相关研究时倚重残留文献方面,较有代表性的学者和著作有:C.奥曼(Sir Charles Omen)的《诺曼征服前的英格兰史》(England before theNorman Conquest), H.M.查德威克(Hector Munro Chadwick)的((英格兰民族的渊源》(The Origin of the English Nation)、约翰?理查德?格林(John RichardGreen)的((英吉利人史》(A History of the English People)等。这样的研究能够从纵向上分阶段较好地研究了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不列颠的历程;但由于残留文献中对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不列颠的播迁记载不详,且有关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各个支系的记载数量不一;因而,这样的研究过多地集中在了某些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建国历程上,并不能从整体清晰地展示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不列颠的完整的历史进程。部分学者在研究时则倚重考古学证据,较有代表性的学者和著作有:马丁?J.惠托克(Martyn J. Whittock )的《英格兰的起源》(The Origins ofEngland 410-600), J. M. L.迈尔斯((J. M. L. Myres)的《英吉利人的拓殖历程》(The English Settlements)和C. J.阿诺德(C. J. Arnold)的((对罗马一不列颠到撒克逊英格兰的考古研究》(Roman Britain to Saxon England: an ArchaeologicalStudy)等,由于考古学证据本身不一定能完全提供准确的纪年,这样的研究虽则从横向方面或许能够较好展示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不列颠的不同地区的播迁历 #]5)]LF1q

程,但不容易从纵向上较好把握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播迁。对于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播迁不列颠的历史场景,20世纪以前,英国学者一般采信残留文献中的记载,认为盎格鲁一撒克逊人曾野蛮屠杀不列颠人,并把幸存的不列颠人变成奴隶或把不列颠人赶到了威尔士和苏格兰;并得出了经历浩劫之后残留在英格兰的不列颠人口数量有限的结论。20世纪以来,随着语言学、文字学、考古学等相关学科研究方法和研究手段的长足进展,英国学者对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及不列颠人的人口数量作了深入研究,指出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人口数量与不列颠人的人口数量比较而言,起初曾是人口上占少数的弱势群体。受制于力量上的悬殊差距,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在英格兰建立霸权是一个逐步扩展的长期过程。这一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发生过与不列颠人的战争,但远没有文献中记载的那么惨烈。浩劫之后,曾有大量不列颠人幸存下来,他们的身份不仅仅是奴隶,而通过后来的联姻等方式,随即发生了彼此间的互融,不列颠人的名字甚至出现在盎格鲁一撒克逊小国的王室系谱中。作为社会底层的自由民众,他们更是大量地存留在英格兰各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