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侵华日军战给中国人民造成的苦难【组图】细菌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受害人自述:我1942年9月的一天,我和父亲上山砍柴火时,我腿上起了一个泡有点痒,我以为是树枝碰的,当时没有在意。等到了夜里我的脚突然肿了起来,火辣辣,接着烂开了花,烂的黑黑的肉一块一块往下掉,我的父亲回来也和我一样同时烂腿,村子里一下有二十多人烂腿。五年后父亲烂死了,家里很穷,妈妈没钱给我医病,只是用采来的草药给我医腿,但没什么用,到17岁时,烂腿使我丧失了劳动力,全*妈妈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十几年前,妈妈去世了,我的生活就无人照顾,也失去了经济来源,*国家一天2元钱的低保和邻居的施舍苦度余生,前几天我的腿下半截刚刚烂掉,现在我已经站不起来了,只有坐在这里等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叙述:2002年9月,就在我采访后的一个星期,这位饱经苦难的老人,带着苦难和仇恨离开了人世,他的邻居告诉我他去世时眼睛还睁的大大的,那只烂腿上的血水还一滴一滴地往下滴。 张松贤老人出生于1927年,浙江金华人。1942年,日军来到金华烧,杀,抢,掠,许多村民被迫背井离乡,张松贤全家躲到离家20里外的山上,3个月后才下山。在一次干农活中,老人的腿被刮了一下,从此起疱变肿,接着肿处开始溃烂,一烂就是60多年,也痛了60多年。先后住过6次医院,植了4次皮,但一直无法根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老人的伤口居然是用旧报纸和粽叶包着,“他已经不知道痛了,”儿子何海松说,“包一包,是免得脓水弄到裤子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春莲 女(1926—2003) 作者亲历:当杨春莲卷起裤管,一股难闻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只见整个右腿从膝下到脚踝以上全部烂空了,透过腐肉能看到白森森的骨头,许多苍蝇蜂拥而至,老人因疼痛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自述:60年前(1942年6月)的一天,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日本鬼子了进村了,他们在村民的米缸里便溺,奸污妇女,我亲眼看到他们枪杀村民,幸亏我的家人前些天就得到风声,将我的头发剪短,打扮成男孩模样,才没被鬼子遭蹋。那天,乘鬼子不注意,我和三个小伙伴逃出了村庄,一路上我踩到了好几具尸体,水塘和小溪里还浮着不少尸体。鬼子走后没多久,村子里到处是烂腿的,我的右腿上也起了一个疱,逐渐又红又肿又黑,又呕吐又发烧,随后便开始溃烂,烂的连动脉都断了,血如泉涌,痛得死去活来,要不是抢救及时,我这条老命早就被搭上了,但现在我的腿已经不能走路,只有坐着等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姜春根 男 (1940—)农民,江山市大陈乡乌龙村 自述:听我父亲讲在1942年7月,有一队日军从我们这里经过后的不久,妈妈背着我带着姐姐到山上去采茶籽。回家后我、妈妈、姐姐的腿开始起疱,疱的周围很快红肿了起来,并开始发高烧、怕冷、呕吐,泡也逐渐变大变黑,三、五天功夫都相继腐烂了。为了给我和姐姐医腿,家里卖了所有家当,而妈妈却从来不医。我们一家真是命苦,又过了两年,我刚出生不久的弟弟也染上了烂腿病,我们一家只有父亲没烂腿。在以后的十几年里我的妈妈、弟弟都先后烂死了。而我现在为了生活还在拼命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申子娥 女 (1915—) 农民 金华市金东区雅畈镇二村 自述:27岁时(1942年7月),我看见日本鬼子有几架飞机把一些棉花和鸟毛状的东西投下来。等鬼子的飞机飞走后,我和村子里的伙伴们去看,回家后,我的腿上就起了个疹子。第二天,就形成了一个大水泡,不痛,有点痒,夜里就开始发烧、怕冷,起泡处红肿得很高,并突然变黑烂了起来,与我一起去的伙伴有5人烂腿。从此,再也没好过。现在为了止住烂腿的疼痛,我每天要上两次药,我的弟弟和叔叔都同我一样烂腿,他们已先后烂死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徐丙翠 女 (1931—)农民,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碧湖镇 自述:11岁那年(1943月9月),日本鬼子在一夜之间全部撤走了,我们村子和周围村庄突然流行一种瘟疫,有许多人在一夜之间暴病身亡的,几乎家家都有人死去,有的一家死了好几口,每天都能见到出殡棺材,我的父亲也是暴病身亡,整个村庄充满了恐怖。瘟疫还没有过去,又有许多人开始烂脸、烂腿,有的几乎全身都烂。一天,我外出时嘴巴被山坡的树枝碰了一下,嘴巴上起了个红疹子,感觉有点火辣辣的、又有点痒,但没几个小时的功夫,我的嘴巴就一下起了好多水泡,水泡很快变黑,肿得很凶,并开始腐烂,烂处鲜血和黑黑的毒水直往下流,第四天我的嘴唇已经全部烂掉了,牙齿、牙床也开始连同血水往下掉,最后我只剩下三个牙齿,痛得我死去活来,在地上不停地打滚,我差点被折磨死。从此,我的嘴巴变成了一个洞,说话往往连我的家人都听不懂,吃饭只能喝稀饭,菜捣成糊状才能下咽,基本上失去了味觉……。唉,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都是日本鬼子造的孽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周文清 男 (1937—)农民,江山市凤林镇达坝游村 自述:在我5岁时(1942年8月),我和父亲、哥哥同时感染上日本鬼子放得毒而烂腿。一天,我们父子到外面干活回来后,刚开始我们的腿上都起泡,接着肿胀变得漆黑,不到四、五天功夫,我们腿都烂开了,烂处四周结起似炭块的干痂。第二年我的父亲就烂死了,我的两条腿都烂得看见了骨头,因家里穷,我的腿从来都没有医过,因烂腿我没有讨到老婆,为了填饱肚子,我每天都走村串户,帮别人磨刀磨剪子才勉强糊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继仕 男(1921—)农民,江山市峡口镇广渡村 自述:21岁那一年(1942年6月),在我正准备娶老婆的时候,日本鬼子来了,他们到处轰炸、杀人抢劫什么坏事都干。我们在山上躲了几天回来后,发现家里的房子已经被鬼子烧了。一天,我到外面干活时,双腿起了几个疱,肿胀变黑,几天功夫变得像拳头一样大的黑疱就开始腐烂,从此再也没有好过,在周围乡镇我是出了名的黑腿王,一提起烂腿王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是我。当时很奇怪村里一下子到处都有人烂腿的,大约不下二十人。



希望大家记住这些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记住我们民族昨天的血泪史、屈辱史;希望大家;真诚地向受害老人伸出援助之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忘却苦难的历史,意味着历史的重演。我们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应当了解并永远铭记这段苦难史。愿这些老人的悲惨遭遇能激发广大读者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奋发图强的民族精神再重演。 这是我含着泪看完的~看了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真的~小日本太可恶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