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获最佳协会奖更像妓女立贞节牌坊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一半的人胜任自己扮演的角色,生活得多姿多彩。而另一半的人却做着自认为是正确,其实是错误的事情。亚足联如此,中国足协更是如此。所以,处于足球第三世界的亚洲,也就一直不缺乏小丑,中国足协便是其中之一。




邯郸学步的亚足联在今年评选中也了进行改革,女的刚评选结束,男的就开始折腾了。这个哄抬亚洲球员身份的评选活动,其实只是亚足联制造的一个馒头,缺乏血案,却不乏搞笑。种种苛刻规定注定让远在欧洲的中村俊辅、马达维基亚、郑智们无法获此殊荣,而进入亚足联视野的,基本是不入流的本土球员。江湖规矩各异,这可以理解,但你不能把这个聚会办得像江湖堂会一样——不管功过与否,给每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贴个头衔。这与卖官有什么区别?




继女足评选一无所获后,这次中国足球终于抱个最佳协会奖回家。这是亚足联的滑稽还是中国足协的圆滑?中国女足在家门口的世界杯上一球小负挪威,饮恨四强;中国男足在亚洲杯上窝囊地输给乌兹别克,无缘八强;中超联赛丑闻不断,甚至为了奥运战略差点南北分区;更不用说自大的足协官员嘴里“姚明,易什么联是谁,我都不知道”这样的冷笑话了。就这样一个整天没事闹分区和停升降的协会居然获得最佳,别人不在背地里闲话,我们自己都觉得脸上无光,最佳的标准是什么?是以最佳送分为标准,还是最佳混乱为标准,抑或是以最佳幽默为标准?




客观地说,这一年中国足球整体低迷不能完全归咎于中国足协,但是,正是中国足协多年来的不作为决定了玫瑰凋零,决定了男足崩盘。最佳就是应该是典型,就应该是榜样,虽然亚足联在评选奖项的时候有可能面临“答案只有C”这样非如此不可的难题,但是也得照顾中国球迷的感受嘛,号召亚洲其它国家足协向中国足协学习,难道想趁乱给中国足球爬升的机会?虽然亚足联请来洛杉矶银河与悉尼FC对垒,增加人气和狂敛财气,但这不是娱乐圈的颁奖典礼,何况人家娱乐圈在很多时候也讲究实至名归。亚足联这个评选像是春晚里一出做工低劣的小品,演出结束后只有稀稀拉拉的掌声和笑声,甚至还有低分贝的骂声。




我不知道足协官员在领取这个奖项时是何种心情,但可以揣测他们是不会像鲁迅先生拒绝诺贝尔奖提名那样拒绝的,因为足协官员急需任何一个奖项来加重自己的仕途砝码。这年头不要脸的人多了,也不缺足协那帮人。这年头造假的也多了,建议足协把北京龙潭路改成办证一条街算了,这样便于造假、造奖。




当足协将最佳协会奖装裱悬挂在办公室里,就像是妓女在怡红院悬挂贞节牌坊一样,甚至足协比这些妓女更次,好歹人家挂着牌坊或多或少也表明弃娼从良的决心,而足协却还乐呵呵地享受着这个它自认为无比珍贵的奖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