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一集里说到,我爷爷带着用家里几百亩土地换来的十几个人和枪参加了八路。



参加八路后,说起我爷爷在哪个部队,这个问题我问过老辈人,我奶奶说是在山东老六团,我父亲说听我爷爷解放后说是在一个叫什么海军区司令部的,老六团具体的番号我也搞不清楚,还请广大网友指教。至于那个司令部,我问了一下我们单位搞史志的同事,他告诉我山东当时有两个军区,一个是渤海军区,一个是滨海军区。由于当时的滨海军区离诸城县很近,而渤海军区好象是在山东的西北部,靠近河北、天津,所以我估计不会是渤海军区,应该是在滨海军区,因为当时山东有个滨海专区,中心位置在今诸城、莒县、日照三县交界的山区,也就是现在的五莲县。一九四七年五莲县建县之前,这里一直属滨海专区,滨海专区的驻地是当时诸城、莒县、日照三县交界的一片丘陵地区,按照当时国民政府的地域划界,那片丘陵地区属三县分别所有,具体怎么划法,已无从考证。之所以说是丘陵地区,是因为这里的山不是很高,不象山东中部的泰山海拔1532.7米那么高,最高的山叫马耳山,海拔702米,听我父亲说,我爷爷所在的八路军部队曾经在马耳山上和日本鬼子干过一仗。比较有名的山当属五莲山、九仙山了,北宋的苏东坡做密州(就是现在的诸城)县令的时候,曾登过五莲山,称此山“奇秀不减雁荡”。这片丘陵地区,山连山,山靠山,山东沦陷后,成为八路军打游击和驻扎的绝好地方。因此,八路军在这里设立军区,由于离日照海边较近,故将这片地区称为滨海专区,所设军区名为滨海军区。后来解放战争时期,称这里为滨海地区,一九四七年建立五莲县,县名因五莲山得名。说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一件很可笑的事,就是前些年张国立、邓捷夫妇主演的《康熙微服私访记》里有一部是说五莲县令的事,我当时就大笑不止,五莲县一九四七年才建县,以前根本就没有“五莲县”这个叫法,清朝康熙年间,那里还属诸城、莒县、日照三县所有,根本就没有五莲县。不过想想也是,如果他们找个真地名,一些人会去查《清史》对号入座,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猜他们剧组里或许有个人老家是五莲县的,出这么一个主意,反正清朝时没有五莲县,别人也没法对号入座,顺便也为五莲县做了宣传;也或许是听夏雨说的,他曾在五莲县上完小学,也在《康熙微服私访记》里出演过角色。



话题扯远了,接着说我爷爷的故事,我爷爷当时在滨海军区司令部,由于是在司令部,保密工作就非常严格,加上抗战中期受组织上指派回乡组建地方抗日武装,所以我爷爷口风一直很紧,甚至解放后都很少和家人说部队上的事,就是他在滨海军区司令部也是我父亲年轻时费了好大劲才从他嘴里套出来的。至于我爷爷在八路军中打过什么仗,八路军怎么打鬼子,他从来不说。我奶奶也了解的很少,我父亲知道的就更少了。所以我只能从老辈人们的只言片语里了解一些告诉大家。



我爷爷小时候跟我二老爷爷学过武功,所以他的武功很好,听我奶奶说,我爷爷参加八路后,在司令部给首长当警卫员,在一次遭遇战中为首长挡了一颗子弹,子弹打在右肩,伤不是很重,但养好后已不再适合当警卫员了。我爷爷上过几年私塾,还识几个字,首长就让他当了司务长,那时候司务长可不是个好差事,不象现在部队里司务长是个肥差,那时候的人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有点吃的宁可自己不吃,也要先让首长和前线战士们吃上,从来没有赚点油水的想法。粮食是很难筹措到的,几百上千号人的吃饭问题很让人头痛,不过我爷爷总能变着法让战士们吃饱。后来解放后,我爷爷的老战友到我家看望他,曾跟我父亲说,我爷爷当司务长的时候,是他们吃的最好的时候。那时候粮食的筹措主要靠三种途径,一是缴获鬼子伪军的粮食,二是老百姓上缴的公粮,三是就地拿钱买粮食,我爷爷就曾经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块祖传玉佩拿去和地主家换了几百斤高粱米。



在一次宿营的时候,炊事班埋锅造饭,刚煮好一锅饭,遇到鬼子进攻,炊事班班长当场牺牲,当时我爷爷离锅最近,也来不及多想,盖上锅盖,背起锅就跑,一口气跑了几十里路才停下来。放下锅战友们才发现我爷爷负伤了,一颗子弹打穿了大铁锅,穿过锅里的饭和锅盖,打在我爷爷后背上心脏的位置,只是没打进去多深,就嵌在后背的肉里,打进去一指宽的深度,我爷爷楞是跑了几十里没感觉到,实际上是后背早让锅给烫胡了,反正都是痛,也就感觉不到了,后来让战士拿刺刀硬给剜出来的。我爷爷后来告诉我父亲,那次很险,如果我爷爷当时不背那一锅饭,肯定没命,子弹正中心脏。



说起八路军的运动战,我奶奶曾经说过,那简直就是跑断腿。我爷爷所在的八路军,在一次攻打诸城县城的战斗中,还没等攻下县城,鬼子的增援部队到了,没办法只好撤离,一晚上的时间,从诸城县城跑过日照南跑到江苏连云港地界。一晚上几百公里路,仅靠两条腿跑,可想而知多么难。



八路军的军纪是非常严的,我奶奶跟我说,八路军行军的时候,一声命令趴下,全部都得趴下,即使你脸前有一堆屎,也得趴那儿不能动;说不许出声,就是咳嗽也得憋着。



我爷爷曾经告诉过我父亲,和鬼子打仗打冲锋的时候,要拼命往前冲,越往前冲,离鬼子越近,挨子弹、炮弹的机率就越小。因为鬼子的武器主要是三八大盖、轻重机枪、掷弹筒和九二迫击炮。打阵地仗的时候,轻重机枪、掷弹筒和迫击炮都是压后阵的,这些武器主要是挡住后边人冲上来的,打的都比较远,打后边的人,后边的人刚跃出战壕往前冲,队形还比较密集,等跑开了,就分散开了,机枪、掷弹筒和迫击炮的作用就不是很大了。而跑在前边的人,主要靠三八大盖的排枪来解决,加上冲锋人员是跑动的,被打中的机率就小的多。这是我爷爷的一点经验。



还有一条就是要服从指挥,上级叫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爷爷曾经说过一件亲身经历的事,那是在解放战争中,解放诸城县城的一次战斗,在外围挖好战壕和国民党军对峙,等待攻城命令,上级让大家隐蔽在战壕里,老兵就呆在战壕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抽烟、喝水、吃干粮、检查枪支或干脆睡觉,没有命令决不露头。我爷爷当时有个警卫员,是个新兵蛋子,年龄也小,才十七岁,头一次上战场。我爷爷也说,就是看他年龄小,没参加过战斗,没经验,才让他跟在身边,也好别让他白白丢了条性命。可那毛头小子却很兴奋,一点也安稳不住,国民党军从城头上零星往下打炮弹,过一会儿打一发,炮弹落在阵地前,我爷爷那小警卫员就伸头看,第一次伸头,让我爷爷骂了,对他说,你看什么,那小子回答说看看是不是敌人冲过来了,我爷爷训他说,你操什么心,如果敌人真冲过来了,上级就有命令了,也用不着你看,小心让人打掉你脑袋,那小子忍了一会儿;第二次伸头,被我爷爷一脚踹倒在战壕里,我爷爷生性耿直,脾气倔,庄户粗人,又没多少文化,不太会说,就象《亮剑》里的骑兵连长孙德胜一样,只能用这些手段教育下属,那小子又忍了一会儿;等到第三次从同一个地方伸头的时候,前两次城上的人早就看见了,以为是个干部在观察敌情,一枪打过来掀掉了半拉脑壳,就这么白白死掉了。



还有一个经验就是阵地战打轻机枪的时候,在同一个地点不要打超过一梭子子弹,就要换地方,甚至在一个地方打半梭子子弹,就赶紧换地方。因为那时候,日本资源匮乏,火力配备比起德国来就差远了,坦克、重炮日本都很少,就是轻武器也差很远,德国军队二战时配备大量冲锋枪,而日本确消耗不起,比起鬼子,八路军的武器就更差了。所以那时候轻机枪就算是杀伤力很大的武器了,也是战场上要被首先解决掉的,当时机枪手的战损率是很高的,因此轻机枪打上一梭子要赶紧换地方。重机枪因为有固定的射击阵地,有掩体保护,枪本身又很重,就没有换地方的必要了。



再说一件有意思的事,我小的时候和大人们玩,大人们好拿手比划成枪向我打,然后嘴里配着音“叭——够——”那么一声。我当时就不理解为什么打枪还要“叭——够——”发两个音,后来直到去年,在和我一个老领导聊天的时候,才知道三八大盖打枪的时候就是那个声,而且我们这里以前不说“枪毙了”,而说“叭够了”,也是因为这个。




我爷爷当八路的故事(一) http://bbs.tiexue.net/post_2367495_1.html



我爷爷当八路的故事:关于地主 http://bbs.tiexue.net/post_2377679_1.html



我爷爷当八路的故事:参加八路 http://bbs.tiexue.net/post_2396330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07-12-1 22:56:50 被jaweelee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