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个高潮 第一卷 重庆风云 第一个高潮 水井街第99号.第三节 你要不要带血的钞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0/


再走近,刘昌芳就邹起了眉。只见门上有很厚的灰尘。

她敲了下门,门上的灰尘就不断地掉下来。

她继续敲着,没有一点动静。她甚至想把信就放在院门边。但是,她所受的教育,让她不愿意这样做,所以,她叫了起来:“有人吗?”更重的敲门。

门竟然开了,这次的“吱呀”声响,把她惊得几乎叫起来。

但她很快地镇定下来,因为,她没看到人。原来这门虚掩着,她敲重了就自己开了。

她定了定心,走进去,这才发现,院里的灰尘起码有一尺来厚,她的脚踏下去,几乎被灰尘掩盖。

她只走了七步就再次停住了,因为,她看清了院中停着的一个东西——一具棺材。一具上了黑漆的棺材。

她停住了,脚打颤,头皮发麻,身子发软。

她再次叫了起来,声音就象在哭:“有人吗?”

“什么事,姑娘。”一个冷冷地,干瘪瘪的声音响起。

“妈呀!”刘昌芳吓得怪叫起来。因为她身前,棺材边,突然冒出了一个人。

“我不是你妈,姑娘。”那人道。

刘昌芳这才发现,是那个老妇人,自己开始在98号看见的那个老妇人。她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老妇人仍旧用冷冷地,干瘪的声音继续道:“这是私人住宅,你不能进来。”

刘昌芳吞了一口气,使自己的情绪镇定了一些,说出了自己来的目的。

老妇人道:“给我。”然后伸出了手,那是一双几乎没有肉,象骷髅的手,指甲很长,很长,很尖很尖。

刘昌芳的心再一次颤抖起来,忙把信掏出来递过去。

老妇人接过去,只瞟了一瞟,就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跟我来。”扭头就走。

刘昌芳想拒绝。

可是,老妇人冷冷地唠叨道:“早就说送来了,这时才来。来我把东西给你。”

刘昌芳还是跟了上去,她不是个半途而废的人,既然有东西带回,她只能跟去。

老妇人直带她上楼。

楼梯是木质的,因陈旧,走在上面,难听的吱呀声,不断地响,声声敲击着刘昌芳的心房。

雾更浓,阴风更大。天已经暗下来了。

突然,一声猫叫响起,老妇人的身子突然迅速地象灵猫一样,串上楼去。

刘昌芳正惊魂未定。

又是一阵急促地人踏楼板下来的声音。却是那老妇人又回来了。

已经暗得看不清的楼梯转角处,突然有了光亮,绿森森的光亮。老妇人一身都沐浴在绿光中,眼睛发出绿光,盯住刘昌芳,开口道:“姑娘,你要不要带血的钞票!”骷髅一样的长指甲手伸出来,拿着一叠,正在滴血的钞票。直向刘昌芳递过来。

“啊!”刘昌芳发出一声惨叫,人从楼梯上滚下来,昏了过去。


回头且说,那刘昌芳的爹娘,也是半年没见女儿了。中午一家人吃得简单。下午,两口子就全出去买东西。回到家,又两口子齐上阵,弄了一桌丰盛的完餐,把七大姨八大姑全请来了。

可是,一家人左等也不见刘昌芳回来,右等也不见刘昌芳回来,一家人就着了急。直等到七点了,家中女人就骂起人来。命令,刘昌芳的爹爹、舅舅、姨父去刘昌芳说的水井街99号去接。

几个男人这才也着了急,急急忙忙地赶来水井街,却也是连99号也找不到。敲街坊的门,不但没有人开,还有人把石头打出来。

几个人男人无奈,找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值班的警察草草地翻了一遍户,就骂起人来:“老子是老警察,这一片儿,哪里不熟悉。水井街,是个尿泡街,只有98号,什么时候有个99号?神经兮兮的,这么冷的天气来找我的麻烦,小心老子把你们抓进号子里,冻一夜。狗日的!”

几个男人一时傻眼了。刘昌芳父亲心有不干,再要问。那值班警察,已关了窗,索性连灯也关了。

正在无计。女人们的骂人声又响起来。

原来他们在家中久等不见人回来,就也过来了。

在水井街也是什么都没找到,也奔派出所来。见男人没用地挤在这里。就火冒起来。

男人们把情况向女人们说了。女人们就来敲门。

这重庆的女人,是有名的“辣椒美人”,天不怕地不怕,何况自己的姑娘有事,顿时,又是敲又是骂,鼓噪起来。只要逼着那值班警察出警。

这值班警察是个酒鬼,刚好今天白天与人到郊区打了一条狗回来,晚上一值班就在炖,这会儿关了门,就在喝酒,已是喝得二晕二晕。

听得这些人乱骂乱敲,就生气了:“妈的,你几个狗日的连警察也不放在眼里!”提着枪拉开门,本是要耀武扬威一番。

没想到这女人急了是不讲理的,见他提着枪,就一拥而上,把枪就弄响了。虽没打到人,事情也闹大了。接被一个人知道了消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