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征服欧洲战争以及欧洲匈奴人的历史

欧洲的匈奴人

匈奴原本活跃在蒙古草原上,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就存在的古老民族。公元50年左右时值汉朝,部分匈奴归顺汉,其余——也称为北匈奴的,终于无法承受汉朝军队不断、强力的打击,于公元1世纪左右开始了他们的迁移。


匈奴这次的迁移历时达200余年其过程已经很难考证,史料记载也是相当模糊。但是在公元3世纪末,这个原本已经消失了的民族突然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内,这群在野地游荡2世纪之久的荒野之狼,最终以飓风般的姿态改写了整个西方历史!


匈奴人在于公元360年左右突然进入了欧洲人的视野,随后在称为巴兰比尔的王的领导下开始了他们的征服战争,第一个目标便是当时称为阿兰的突厥人国度。当时的阿兰国堪称强国,阿兰王倾全国之兵与匈奴军战于顿河沿岸却遭惨败,阿兰王被杀阿兰国灭,阿兰余部最终臣服于匈奴。匈奴在西方史书第一次出现即伴随着阿兰国的灭亡,整个西方世界为之震动。


灭亡阿兰国后,匈奴在顿河流域附近逗留了几年,然后在他们年迈的国王巴兰比尔的带领下继续开动他们极具毁灭性的铁蹄,踏向西方。在他们的面前,是东哥特和西哥特——两个势力强大的日尔曼部落联盟,再继续往西,便是西方世界的中心——罗马。


公元375年,匈奴大军进入东哥特领地,早已得到风声的东哥特于边界线上摆开阵势迎面阻击。东哥特的军队以步兵为主,数量相当庞大看上去也是密密麻麻好不壮观。匈奴铁骑自天地交接处如潮水般涌来,铺天盖地的骑兵一眼看不到边际,大地为之震动。东哥特人哪见过这等阵势,匈奴骑未近便已军心大乱!又听到天上突然传来异响,如风、似雨……抬头看时只见漫天如蝗之飞矢,东哥特人接二连三倒地,尚未短兵相接,东哥特败相已露。这匈奴人用的箭也是不一般,其准头高,射程极远,杀伤力极强,箭头用锋利的金属或坚硬的动物骨头作成。据说匈奴人有时会在作战前事先将箭头沾上马粪,被这种沾上马粪的“脏箭”射伤的人轻则伤口发炎,重则染上破伤风!匈奴骑兵可边快速冲锋边施放箭矢,而且能保持较高的精确度,这些功夫在西方的骑士中可不多见的。东哥特军就这样被狂殴暴打一顿败退而去,接下去匈奴军在东哥特领地纵横驰骋,所到之处如秋风扫落叶般。年迈的东哥特王赫曼瑞克愤而自尽,东哥特人部分投降了匈奴人,其余逃进西哥特人的地盘。


东哥特灭国后,匈奴人接着继续向西,西哥特人以德聂斯特河为险,布兵拒守,试图击匈奴军于半渡。匈奴军一边在河对岸作势佯攻,大部却从上游乘夜偷渡再回攻。这边西哥特人在河岸构筑防御工事备战正酣,却不料被拦腰一顿痛打,兵败如山倒之余西哥特人也是溜字当头。西哥特一部数十万人马渡过多瑙河逃入罗马帝国境内。


这之后多瑙河附近肥沃的匈牙利平原暂时停止了匈奴人西进的脚步,他们占据了乌拉尔山和喀尔巴阡山之间的整个草原在那里居住了下来,罗马人总算松了一口气。但这些逃难而来的数量庞大的日耳曼人也够罗马人烦的了。这罗马地方官吏也是瞧不起这帮西哥特“难民”,竟试图把苛捐杂税往这些西哥特人身上加,直把客人当奴隶!西哥特人正当国破家亡之际,满肚子鸟气无处撒哪还容得罗马老儿任意欺凌?当下群起造反,反把当地罗马人给赶了个干净,大有在罗马境内“复国“的架势。罗马人急忙镇压,岂料这亡国恨使人力无穷,西哥特屡败罗马军,还乘机扩大了控制区域!慌了手脚的罗马皇帝华伦斯于公元378年御驾亲征西哥特,却于君士坦丁堡附近的阿德里亚堡战败被杀。罗马将军狄奥多西接着镇压,双方势均力敌终于380年左右达成协议:罗马允许西哥特在西巴尔干划地自治,双方暂时相安无事。之后狄奥多西任罗马皇帝,临终前将帝国分作东西两部让两个儿子分别继承,自此罗马帝国分裂为以罗马城为首府的西罗马和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拜占庭,时为公元395年。


公元396年西哥特等日耳曼部族又不安分再与罗马交恶,西哥特军于公元396年攻雅典,400年攻意大利,410年甚至洗劫罗马城,416年占西班牙并宣布建国,其余日耳曼部落也纷纷效仿割地封侯,一时间罗马帝国境内竟成立了数个日耳曼人的国度……这罗马纵有三头六臂也难于应付,只能放任他们了。而匈奴人呢?他们一直就在肥美的匈牙利草原上放牧休闲,建立起他们的匈奴帝国。罗马人也乐得安抚这些匈奴人,每年还交纳大量的贡税给这些匈奴人享用。这期间罗马主要被日耳曼人折腾着,匈奴人倒是较为安分没跟罗马惹出什么太大的是非。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公元435年左右,匈奴人的首领阿提拉杀了原本与自己共同掌权的兄弟而大权独揽……从这一刻起,匈奴人和欧洲人的历史共同翻开了新的一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