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子英雄 十八章 十八章七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七 节

话外诗:《化石鱼》

活着 还是死了

这是个问题


水 如乳汁

养育了 也

囚禁

渴望

飞翔 的

目光


意识如水 清淡

却明白 离开

意味着

什么


游来游去

漂泊在同一平面


深邃的目光 被

短秃的尾鳍

摆搅成两滴昏黄


茂密的水草 如

婀娜多姿的姑娘

缠绕这一个又一个甜蜜的梦想 或是

莫名的忧伤

高度近视的眼睛 已分辨不清

那是一张死亡之网


还是离开了 以另一种冰冷而又久远的方式

沧海桑田 海枯石烂

沉沉浮浮 忽隐忽现

仍是原来的模样


忽然发觉

这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独立存在 就像

从来就没有过自己

而今

石的拥抱 如水

不过是另一个无法脱逃的泥淖


想知道

那寂然不动的

可还是

自己——鱼?


离开了水 却

还活着

活着 却

无声无息


活着 还是死了

这是个问题

是个问题……

赵益文出茶铺便直奔赵家,大管家苟得时热情出迎,并带她去书房见赵富生。转过花坛,迎面走来一人,苟得时一见便忙上前来给二人作介绍。“这位是佐藤小太郎大少爷,现任皇军翻译官,刚从大日本帝国留学回来。”“这位是故去的赵先儒先生的孙子,赵益文,在省城读书。”

“佐藤翻译官,你好。”赵益文叫道。

“你好,赵先生。”大少爷有些不太自然地上前握手。握过手他就想转身离开,可还没等迈步,就被赵益文叫住了。

“佐藤翻译官,听说你日本话说得很好,请问,若把中国话和日本话相比较,你认为哪一种更好?”赵益文问道。

“各有特点,不相上下。”

“但不知佐藤先生更喜欢哪一种?”

“……日本话。”大少爷略一犹豫然后答道。

“可我并不喜欢日本话,我一听见日本话就觉得刺耳,难受,恶心。我认为日本话根本不能和中国话相提;中国话不知要比她美妙动听几千倍、几万倍。我想每一个真正的华夏儿女,炎黄子孙都会和我一样这么认为的。“

大少爷听后脸色不由得一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提醒翻译官先生,别忘了你是个中国人。”

“你弄错了,我现在是大日本帝国的臣民,不再是中国人。”

赵益文先是一怔,继而冷冷笑道:“奥,原来如此,怪不得翻译官会不喜欢中国话而投入喜欢日本话。那想必翻译官也定是喜欢日本而不喜欢中国了?”

“是的。”

“想不到佐藤先生还是个忠诚的爱国者,出龙阵而入犬丛,你不觉得你的选择是个错误?”

“不!恰恰相反!”

“鸦有反哺,羊有跪乳。中国哺育培养了你,你不觉得你应该为她做点什么以报答她的养育之恩吗?否则,你不觉得你连他们也不如吗?”

“中国哺育了我?”——佐藤大少爷叫了起来,——“是的,是用落后、贫穷、混乱、愚昧哺育了我!我该感谢她吗?你说我该怎么感谢她?——难道让她继续用这些东西哺育我?”只见他挥舞着双手大声嚷道。大少爷急促的在地上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儿,心情似乎平静了些许,他停住,把手一摆,又说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会忘记我曾是个中国人——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年,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要永远困守在中国而只能做中国人。我要追求幸福,追求光明,追求进步,所以我必须离开中国。你应该有所了解,现在是个开放的世界,是个自由的时代,所以我有权选择决定自己以何种身份存在、以何种方式生活,——这事我的自由!”

赵益文强压心中怒火,“你是有权选择国籍的自由,又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也有追求个人幸福的自由。但是你的这种自由不能成为你出卖、伤害你的母国的理由和交换条件。“

大少爷闻听此话,再也无法自制,不禁勃然大怒。“出卖、伤害母国?你说清楚,——我如何出卖、伤害母国?“

“你把日本鬼子带进中国、带进大槐镇,这不是出卖、伤害是什么?“

“中国已经腐朽,已经濒临死亡,因此我把大日本帝国的先进、文明带给中国,以此拯救中国,好让中国能像大日本帝国一样繁荣、富足,这如何是出卖、伤害?——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我报效母国,这不就是!”

“这就是你的报效之道!——战争!流血!死亡!到处在呻吟!到处在哭泣!”

“新生前的阵痛是免不了的。”

赵益文愤极而轻蔑讥讽道“我原以为你不过是条狗,没想到还是条愚狗。”

“无知狂妄小辈,你也配教训我?我不想看见你,马上给我出去。”大少爷怒吼道。

赵益文二话没说,扭头昂然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